[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赵达功:中国经济发展与人权现状
(博讯2005年09月01日发表)

    赵达功更多文章请看赵达功专栏
    )
     (博讯 boxun.com)

    一、廉价劳动力和“血汗工厂”是中国经济 高速发展的前提条件
    
    中国的经济建设不可能做“无米之炊”,尽管从农村开始的联产承包、责任田制度调动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但中国经济真正腾飞还是从对外开放和外资进入开始。经济特区的建立和推广,吸引了大量的外资,其吸引力主要是廉价劳力与廉价原料,以及中国广阔的市场。中国二十多年来持续的高速发展,主要是依靠源源不断的从贫苦农村涌入城市的廉价劳动市场。在这个过程中,权力一开始就和资本结合,剥夺劳动者的权利和吞噬劳动者的血汗。这就是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中心“秘密”。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广州白云区的一家台资鞋厂在2005年“五一”黄金周法定假日期间,只在5月1日休息一天,引起工人不满,加上工资低,加班时间长,工人无法忍受。于是几百名工人集聚在工厂门前抗议示威,后被警察驱散。该厂职工反应,他们每个周六、周日都照常上班。从今年开始,每天晚上都要加班加点,有时从晚上六点干到夜里两点。加班费每小时只有1.8元,一个月加180小时的班,才能够拿到三百多元加班费。每月工资510元,还不包吃住。
    
    类似这家鞋厂残酷剥削工人的现象,在三资企业、乡镇企业和私有企业里,特别在中小企业里,相当普遍。纽约的“中国劳动观察”最近发布的《中国工人阶级现状调查报告》说,广东珠海的台资美星制鞋有限公司的数千工人在7月4、5两日罢工,抗议工厂削减工资。这个工厂的工人每周劳动81小时,还经常加班,加班费每小时只有 2.5元,比正常工资还低,平时没有节假日,女工也没有产假。
    
    中国成千上万的“血汗工厂”,不仅吸引着中国资本的投入,也吸引着欧美、日本、韩国和港台资本。靠吸吮中国工人的血汗,侵犯他们的生存权利,养肥了资本家,同时也巩固了专制政权。中国政府默许并支持对工人的残酷剥削压榨,官吏腐败更是助长了资本的贪婪。这种状况引起西方国家劳工组织的关注。在美国迪斯尼公司被指控,其承包商在中国经营“血汗工厂”,因此该公司已被迫聘请一批外部审计员对此进行调查。美国全国劳工委员会公布了一份报告:《重新唤起米奇的良心》,指控迪斯尼中国工厂的经营者蔑视工人的权利,给工人微薄的工资, 而且让工人在难以忍受的环境下工作。
    
    美国全国劳工委员会表示: “在迪斯尼中国工厂里,年轻的男女工人每天被迫工作长达10到13个小时,每周工作6到7天,生产迪斯尼的儿童图书。这相 当于每周工作60到90小时。这 些工人每小时的工资仅为33美分到41美分,处境十分 悲惨。”
    
    “工人得不到加班费是常有的事。在一些工厂里,女性产假的合法权利都被剥夺了。8到12名工人通常挤在一间设施简陋的宿舍里,睡的是上下铺的双层床,吃的是工厂餐厅提供的糟糕的食物。”“工人经常会因为劳累和厂内令人窒息的热气而晕倒。工人没有医疗保险,没有养老金,没有合法权益。他们没有自由交往或组织起来的权利。 ”
    
    报告中被点名的企业包括Nord Race在东莞开设的工厂,主要生产迪斯尼文具,以及鸿兴 (Hung Hing)在深圳开设的印刷厂。
    
    二、矿工的生命支撑着中国煤炭产业
    
    经济发展需要大量能源,而在中国,煤炭是主要的能源。 煤炭行业丰厚的利润来自廉价劳力,也由于安全设施低投入。为了追逐利润,矿工的生命一钱不值 ,这是中国矿难频频发生的原因。
    
    中国的煤产量是世界煤产量的 35%,却占了世界矿工死亡人数的 80%
    ;是南非的30倍,美国的100倍。中国官方也不得不承认这铁的事实,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李铁映8月25日在人大会议上做报告说“2003年煤矿发生特大事故 51起,死亡1061人;2004年发生特大事故42起,死亡 1008人。今年1月1日至8月21日,发生特大事故33起,死亡951人,比去年同期上升43.5%和134.2%。事故涉及17个省(区、市),特别是今年2月14日,辽宁阜新孙家湾煤矿瓦斯爆炸,死亡214人,是建国以来的第二大矿难。就在这次执法检查期间,5月19日河北承德暖儿河煤矿瓦斯爆炸,死亡50人 ;7月2日 ,山西宁武贾家堡煤矿瓦斯爆炸,死亡36人 ;7月11日,新疆阜康神龙煤矿瓦斯爆炸,死亡83人; 8月7日,广东梅州大兴煤矿透水,涉难123人。”
    
    李铁映所列的都是特大矿难,而事实上,矿难死亡人数较少的情况,大都被当地官方隐瞒。如果允许独立调查,我相信矿难死亡人数还会翻一倍以上。对于矿难的原因,李铁映也说了一句真话,“从已查处的案件看,几乎每一起特别重大事故的背后都存在着腐败行为。有的领导干部和执法人员与矿主搞权钱交易,充当非法矿主的保护伞; 有的甚至直接参与办矿,牟取非法利益。”
    
    现象上看,似乎是因为腐败导致矿难,其实不然,制度才是根本。是专制制度导致腐败蔓延,蔑视工人生命的和工人权利。在所有的矿难中,我们没有看到工会出面, 矿工没有自己的组织来维护自己的权利,完全任人宰割,与奴隶没有两样。
    
    三、“圈地运动”剥夺农民
    
    二十多年来,农民究竟有多少土地被圈 占?官方的数字不可靠,但也有个数字。今年8月23日《北京现代商报》文章《遏制圈地运动开发区整顿风暴仍然在继续》中说,两年前,全国各类开发区规划圈占了3.6万平方公里土地,相当于一个台湾省的面积,但大都荒芜闲置。“圈地运动”造成最直接的后果就是耕地锐减 ,粮食大幅度减产,储备粮已降到70年代的水平,形势相当严峻。
    
    郑义先生去年在“大学城圈地运动与始作俑者江泽民”中分析说, “据十个省市的统计,在各类园区实际用地中,未经批准的非法占地达2/3以上。如果说,上世纪末的那场圈地运动还多少有那么一点点十分稀薄的发展经济的意思,那么这次圈地运动的最大特点就是寡廉鲜耻公开抢劫。以办教育、发展高新技术産业爲名,权钱勾结圈占土地,然后改变土地用途,划拨土地非法入市,空手套白狼。”
    
    上世纪末,国家统计局保护耕地专题组正式宣布一项更正:非农用途所占用的耕地,是各级地方政府上报数位的2.5倍。如今官方统计各类开发区总面积已达3.6万平方公里,且不说“圈地运动 ”之暴利滔天,愈演愈烈,我们也仅仅给它乘以“隐瞒系数”2.5,这就是8万平方公里,3个台湾。几年功夫,不费一枪一弹,就从百姓手中抢走了3个台湾的土地!
    
    去年英文媒体曾透露:一项曾爲中国前国家主席江泽民所称颂的“大学城”非法圈地事件已被中央政府列入调查名单。“东方大学城”是大学圈地运动之首创者,创建于1999年,占地面积780万平方米,计划容纳15万名学生和5万名教师。江曾于2001年到此一游,公开赞扬 “东方大学城”是一个具有开拓性的计划。从目前已经暴露出来的问题看,无非是一个以发展教育爲名的抢地抢钱的“局”。
    
    在去年全国土地日,《法制日报》记者来到处于“高速圈地热”中的南京江甯区,随处可见拆迁后的废墟和荒芜的良田。名目繁多的各类经济开发区占地800平方公里,竟然蚕食了江宁一半以上的土地。几千个村庄之存废,数十万农民之去留,仅系于权势者手掌之翻覆。这其中,就有江甯“大学城”的一份功劳。举目中华,哪里不在抢夺人民土地?哪里不在“兴建”“大学城”?
    
    中共当局领导的“圈地运动”当受到失地农民反抗时,地 方党政权力机构会动用国家机器,使用警察、军队对农民进行镇压,更有甚者是与黑社 会勾结,利用黑社会抢夺农民土地。
    
    今年6月11日凌晨四点半,河北省定州市南部绳油村外一块荒地上,二三百名头戴安全帽穿着迷彩服的青年男子手持猎枪、钩刀、棍棒、灭火器,随着急促的喊杀声,冲向居住在窝棚区的村民,向许多手无寸铁的男女村民疯狂袭击。期间不时还传出类似爆炸的巨响,以及响亮的连发枪声,有村民应声倒地。事后据绳油村村民统计,此次袭击至少造成6人死亡,袭击造成约100人不同程度受伤,其中有51名村民在不同的医院里接受救治,其中8人尚有生命危险。
    
    农民的命运被当局所操纵,即便是个别反抗赢得惨胜,接 下来的报复也同样让他们的权利长期受到侵犯。
    
    当被剥夺土地的农民进入城市后,他们依然是二等公民, 他们依然受到歧视,包括他们的子女受教育的权利都受到侵犯。他们是城市里的贫民, “圈地运动”是在制造无产阶级,于是阶级对立终于又在所谓的社会主义国家出现了, 不同的是所谓“无产阶级政党”是无产阶级的剥夺者、占有者。
    
    四、严重的工业污染导致生存环境恶劣
    
    中国的经济发展是不顾人民死活的发展,工业污染日益严重,许多环境已经不适合人类居住。今年中国科学院针对东南沿海地区,特别是长江三角洲和珠江三角洲地区,发表一份环境污染状况的研究报告,报告分别对水体污染、空 气污染、土壤污染等三方面用大量科学数字进行了详尽分析。
    
    水体污染:珠江三角洲、长江三角洲及厦漳泉地区是我国水资源丰富的地区。但是,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该地区地表水体普遍受到严重污染,除少数大河干流外,大部分水体的氨氮和耗氧有机物严重超标。太湖、淀山湖等20个湖泊水质多数在III至V类之间,处于富营养化状态,不能满足饮用水的功能要求。长江和珠江沿岸各大城市下游江段均存在明显的近岸污染带。长江三角洲地区大多数城市市区河道水质为 IV至劣 V类,河水普遍黑臭。珠江的广州河段氨氮和溶解氧的年均值超过 III类标准,市区河涌氨氮、石油类严重超标。在珠江广州河段水中已检出有机化合物300多种,其中38种属于国家环保局的优控污染物,114种属于美国环保局地表水质标准中的优控污染物。珠江广州河段和澳门河口已成为持久性毒害有机物的高生态风险区。上海、苏州、广州、深圳、东莞等城市已经面临突出的水质型缺水问题。农业和农村面源污染也处于失控状态。
    
    空气污染:由于大型燃煤企业的二氧化硫排放总量还在增加,酸雨问题未获缓解。近十年来,珠江三角洲地区空气中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整体水平分别在0.029-0.038 mg/m3和0.054-0.070 mg/m3范围内波动,与十年前大致相当。而总体酸雨频率还有所增加。1999年以来长江三角洲地区酸雨平均pH值均在4.8以下,酸雨频率高于 75.5%。厦漳泉地区近三年的最小pH值在4.0以下,酸雨频率达85.0%。大气污染类型出现由煤烟型向汽车尾气型逐渐演变过渡的趋势,氮氧化物已成为空气中的首要污染物。所以,在硫酸盐增加降水酸度的同时,硝酸盐贡献率也在不断提高。城市大气光化学烟雾污染频繁出现并明显加重。珠江三角洲地区曾于 2000年爆发区域性光化学烟雾污染事件。2002年9 月6日,香港和深圳同时出现 200mg/m3以上高臭氧浓度的光化学烟雾污染事件。
    
    土壤污染:沿海大部分地区的耕地土壤中持久性毒害物质大量积累,农田、菜地农药残留和重金属污染突出,严重影响了农产品品质。2000年太湖全流域农田土壤中六六六、滴滴涕、15种多氯联苯同系物检出率达100%,滴滴涕和六六六超标率为28%和 24%。广州有 50%农地遭受镉、砷、汞等有毒重金属和石油类的污染。杭州有万亩连片农田受镉、铅、砷、铜、锌等多种重金属污染,致使 10%土壤基本丧失生产力。江苏也曾发生千亩稻田铜污染及水稻中毒事件。宁波主要蔬菜基地土壤镉污染普遍。上海市郊10个主要设施蔬菜园艺场中,有的土壤锌含量高达 517mg/kg,超标5倍之多;而砷含量全部高于 5.0mg/kg的安全线,有的已超过10mg/kg污染线,原则上已不适宜于无公害蔬菜的种植。此外,菜地土壤硝酸盐含量也大幅度增加。土壤质量的恶化已影响到农产品的质量。2000年下半年广州市检测到蔬菜亚硝酸盐含量超标率为6.8%,铅、镉、铬、砷四项重金属超标率为33.1%,农药残留超标率为 6.5%。2001年浙江省农产品出口由于检测不合格而损失数亿美元。欧盟对中国茶叶的农药检测项目从原来的6种增加到62种,直接影响浙江省每年茶叶出口额670万美元。更令人不安的是,许多低浓度有毒污染物的影响是慢性的和长期的,可能长达数十年乃至数代人。
    
    污染归污染,发展还是硬道理。中共各级官员为了自身的利益,继续扶持和保护污染企业发展,而受害者是当地农民。今年 8月份,浙江省长兴县村民因当地电池厂造成严重铅中毒和环境污染问题和警察发生冲突,一些人员受伤。美国之音报道说,涧下村一位村民告诉记者,该村一共有 1千多村民,很多人严重中毒,其中儿童中毒有140多人。她说,她的孩子才 3岁多,就铅中毒超标34.2。一些孩子因为铅中毒服用激素而引起早熟。
    
    天能电池厂的环境污染不仅限于涧下村,周围很多村庄都受它环境污染的影响。该厂在长兴县大云寺村的一家分厂就因村民抗议在一年前关闭。该村一位村民严重铅中毒而不能正常从事劳动生产将近两年了。他说,厂家没有给他提供任何赔偿。这位村民说:“我们这里孩子铅含量全部超标,对我们老百姓的影响太大。当官的包庇说没有毒,最后化验出来全部有毒,有污染。搞到最后,老百姓也和煤山总厂一样起来造反,造反了才关闭的。”
    
    结束语:
    
    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神话是建立在侵犯工人农民的生命权、生存权基础之上,维权的唯一出路在于反抗,在于斗争。也应了中共过去经常使用的一句话: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通过上访维权,他们把上访的人抓了起来了;通过律师寻求法律途径维权,他们把律师抓起来了;通过记者采访曝光维权,他们把记者赶跑或收买了;通过互联网维权网站呼吁,他们把这些网站封杀了;……总之,当局利用手中的权力侵犯和剥夺工人农民权利,而工人农民只有走上团结抗争之路。一方面权力所有者要维护他们的专制统治,资本要获得利润;另一方面,工人农民要活命,要生存。
    2005年8月29日修改
    
    ——《人与人权》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09/20050901032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