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上访的三个怪圈的背后/陈林
(博讯2005年08月23日发表)

    胡锦涛总书记一贯强调,群众利益无小事。近年来,上访特别是进京上访呈上升势头,甚至出现了几例极端的个案,这既是过去长期矛盾积累的反映,又何尝不隐含着社会对于新一代领导人的期待。现行体制下内在的张力,通过上访渠道得以一定的舒解。但是就全国不少地方而言,上访问题愈演愈烈,积重难返。按照笔者的分析,已经形成了三个怪圈:

    怪圈一:循环上访。一次次、一层层上访,一次次、一层层批转,等因奉此,例行公事,八股文章,衙门作风,终点又回到原点,不了了之,或者周而复始,无限循环。上访人员也好,“有关部门”也罢,在这个过程中,耗费了无穷无尽的精力和资源,问题始终不得解决,甚至还因为打击报复等原因造成事态的进一步激化。重复上访、越级上访和集体上访等等亦由此而生。

     怪圈二:“幸运”上访。上访,再上访,不断上访,终于幸运地得到某位高层领导的关注,哪怕是只言片语,雷厉风行下来,甚至钦差大臣出动,一切问题似乎迎刃而解。一些领导人好像也逐渐陶醉于这种貌似立竿见影的施政风格。诚然,上访的最初起因往往是问题依照正常程序已经不能就地解决,但出现上述事例的机会更属渺茫。现实中,却经过媒体的刻意渲染,在一定程度上造成社会心理暗示,进一步强化了上访思维之定势,助长了上访风气之流行,人们日益倾向于非程序化的解决之道,甚至诉诸于极端行为,以至于,越重视上访,上访越严重。而高层领导的直接干预,纵使在个案上有助于实现公正,这一方式本身却是非法治的,流风所及,将会导致更多不公正的隐患。凡此种种,未尝不构成一个新的怪圈。 (博讯 boxun.com)

    怪圈三:纠缠上访。不排除有少数上访诉求是过分的、无理取闹的,或者是政府职责以外的。极个别上访人员甚至由于自身原因或者长期压力,具有偏执倾向,不可理喻(虽然这很令人同情)。但不知何时,中国形成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哪个地方频频发生上访,特别是进京上访,这个地方就被认定为“社会不稳定”,有关官员将会面临严峻的“一票否决”。于是地方当局有时可能无原则地屈从于上访压力,一味迁就上访诉求,暂时图个息事宁人。有人发现了个中秘密,加以利用,制造事端,纠缠不休,又构成一个上访怪圈。

    上述三个层次的上访怪圈是环环相扣的。有怪圈一,才引起怪圈二,又引起怪圈三。但归根结底,背后隐含的逻辑前提,是一个“青天假设”。《大河移民上访的故事》一书中,上访代表写好了白布冤书,一起立誓:“到北京找青天,如若找不到,死在北京,不回家乡!”想来这位“青天”日理万机,体恤民间疾苦,但是难免受到蒙蔽,需要“达于上听”。

    观察表明,很多上访诉求的矛头指向地方、部门和基层当局的擅权、滥权行为。对此,一个貌似有理的推论是要求进一步加强集权,孰不知这恰恰是一种南辕北辙,权力的逻辑决定了上访的逻辑。当权力的合法性更多地来自于“上面”,上访成为别无选择;当权力的合法性更多地来自于“下面”,我想下访也会不断多起来。至于擅权、滥权,与其说是分权的结果,莫如说是集权的结果,在横向上和纵向上均是如此。

    在纵向上,权力过于向上集中,特别是集中于中央。权力自上而下,问题就会自下而上。试想一位地方长官,如果其权力来自于上级的任命,他首先考虑的将是迎上所好,而把治下人民的诉求置于相对次要的地位,人民对其有何不满也只能向更上一级投诉。上访事出无奈,下访聊胜于无。上级比当地人民拥有更少的信息和更多的牵累,势必难以正确、及时地做出回应,乃至事态恶化到几乎不可收拾的地步,才能下得决心,而这时可能已经丧失了最好的处置时机。

    在横向上,权力过于向党委集中,特别是集中于党政一把手。权大于法,特别是党政权力干预司法的问题,严重损害了司法体制的独立性,也导致司法的腐败、软弱与低效。本该是个解决纠纷的机关,却变成了制造纠纷的机关;本该是个消除民怨的机关,却变成了积累民怨的机关。作为社会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既然司法裁决的终局性和严肃性不能得到尊重,层层上访的现象就将永无休止。

    如果“领导”无须对民意负责,那就向“领导的领导”反映,而“领导的领导”也不见得要对民意负责,于是只能寄希望于他是一位“青天”。“领导”的级别越高,“青天”的可能性似乎越大,于是乎层层上访、越级上访。而地方部门和基层官员哪怕是出于规避风险的考虑,平时也会倾向于无所作为,矛盾上交。

    为此,根本之计在于大力推进代议民主、行政问责、地方自治和司法独立。从着重层层监督,到强化彼此制衡,包括中央与各级地方制衡,立法、行政与司法制衡。在法治的框架内, 确立便捷的、有效的纠纷解决机制,又何必舍近而求远呢?

    话又说回来,上访现象还在发生,至少表明认同一个更高或最高权威。如果上访现象濒于消失,原因只会是两种:一种是我们的确已经走上成熟法治的轨道;另一种则很不妙,那意味着人民的绝望和权威的崩溃。所以,现阶段对于上访行为,哪怕是上访中的过激行为,要持一种宽容和引导的态度,不要轻易加以罪名。纵使那些个性不无问题的人,也可以考虑提供心理辅导和社会救助。这才是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正确立场,也是国家长治久安的重要保证。

    来源:凤凰周刊 _(博讯记者:张君)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08/20050823235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