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郭国汀:为自由而战,为正义事业献身,死得其所无尚光荣
(博讯2005年07月27日发表)

    郭国汀更多文章请看郭国汀专栏

    女士们,先生们,下午好!

     非常感谢你们将追求正义奖授予本人,对此我深感荣幸。我想借此机会说几句。首先,我想感谢所有到场的寻求正义的人们。在我看来正义在世界上是如此重要,因而在座的每一个人放弃与家人团聚的休闲时光来寻求正义,想必是世上最富有正义感的好人。其次,我要感谢全世界众多朋友在我遇极不公正的非法迫害时为我呼吁声援,才使我恢复自由身。现在我不仅仅身体获得自由,而且我的思想和灵魂也得到了自由。此外,我想特别表达我对加拿大律师权利观察观察组织的谢意,特别是戴维国会议员和安世立大律师的无私支持。 (博讯 boxun.com)

    为什么包括上海律师协会,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在内的整个中国的法律界从最开始到现在一直保持高度沉默?甚至中国律师网没有发布一条有关我被迫害的消息,告诉律师们发生了什么。在中国,实际上绝大多数律师们都支持我的所作所为,然而上海市5600名律师仅有一名律师事后电话问我:“我能为你做点什么?请告诉我”,然而第二天国安警察就拜访了她!全中国12万律师仅有北京等地不超过十名律师公开声援。并非本人的人际关系如此糟糕,而是他们要么被封锁信息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要么受到高压害怕波及自身利益而不敢表达。事实上很多律师支持我但这一次他们却不发一言,这充分表明了中国律师执业环境不容乐观,也证实了存在于中国律师界的严重犬儒主义。

    我必须说明的是,一方面,我感到非常荣幸,来到这里并接受这项“追求正义奖”。这是在我的一生中,首次获得这类奖项。而在之前,我仅获得过专业奖项。因为过去的20年我有18年主要从事海事律师业务,但两年前我突然变成一名人权律师。

    其实这一切并非偶然,我还是个大学生时,通过学习思考,形成了自己的政治法律人生观。20年前我便公开批评共产主义,质疑马克思哲学,毛泽东思想。因被挚友出卖,竟被吉林大学法律系当局当作精神分裂症患者强制送进精神病院关了21天!1987年又因为在给女朋友的情书批评中国的所谓人民民主专政制度,人事制度,再次被女友出卖,竟被取消律师资格一年。从此为避开政治我专注于研究国际贸易法和海事海商法,并给自已定位为出庭律师。直至3年前,我在上海创办了“天易律师事务所”此前我甚至还不会使用电脑上网连发电邮都不懂。

    但自从学会使用电脑、通过互联网我了解到了很多信息。我知道世界上发生了什么,我们的国家正在发生什么。我得知有不少年轻人仅因在网上发表文章被拘被捕被判刑。对此种文字狱我坚决反对,因为思想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是一个国家文明进步的前提与基础。因此我自告奋勇为他们辩护。直到2003年正式成为郑恩宠律师的辩护律师,开始了我的人权律师生涯。因此并非象纽约时报所说“偶然成为人权律师”。今天在这里用英语无法精确表达我的意思。我实际上一直是出庭诉讼律师,尽管在中国有很多诉讼律师,但象我这样从容易搛钱且无风险的海事商务律师转行到搛钱少且风险巨大的人权律师恐怕全国目前绝无仅有。也因此人们嘲笑我是笨蛋。当局则认为我是为了名利。而我则自嘲是二百五律师(因为我曾按每小时收费250美金计收律师服务费,当然一年下来也没有一个此种案子)其实,我深知为寻求公正正义,促进司法公正,成为人权律师显然要比海事律师能发挥更重要的作用。但是一党专制下的法院不可能有真正意义上的司法公正,中国的公安检察院和法院完全受控中共独家掌控,这里当前中国司法严重不公的根源。在中国,根本不存在法治。中国的司法事实上不但未取得进步,实质上在倒退。

    20年前,当我还是一名年轻的律师时,我总是能赢得官司。因为任何时候,我一旦接受案件,便会尽力调查研究考证细节,分折每一个证据,认真撰写辩护词代理词,从而被认为是学者专家型律师。是的,我的工作非常优秀和杰出,众多的法官也公开称赞我。他们对我的当事人说,你们找对了律师!实际上,从一开始,当我还是一位年轻的律师时,法官们即对我说:如今象你这样办案认真的律师真少。

    但是现在,无论理论功底,口才,还是文笔均远非初出道时可比。我的诉讼案败诉的比例却大为增加,并不是因为我的办案能力在下降,恰恰相反!实际上我的综合能力远比当年好,因为法官根本没有独立审判权,判决往往是当局行政长官,或是中共书记的意见,甚至江泽民的判决。所以,特别是所谓秘密审理的政治案件,法轮功案件尤其如此。我认为要使案件获得较公正的审判,唯有全面客观地公开案情,打破黑箱作业或许能有所帮助。因此新闻自由媒体支持至关重要,在目前主流媒体全被中共独占鳌头的极端反常的情况下,国际互联网和海外媒体自然成为中国律师最有力的同盟军。律师发表文章辩护意见及代理词的权利及接受海内外媒体采访的自由权决不容任意剥夺,则否中国律师拿什么拯救当事人?!因此我一直使用真名实姓――郭国汀,或汤姆森郭――公开发表评论,案折,辩护词代理词。披露案情真相。之所以用真名,是因为我要对我所说与所做的事负责。

    执业20年来,我的执业格言始终是:一不怕死,二不爱钱!说不怕死其实并不真确,生命是如此可贵,阳光是如此灿烂,友谊和爱情是如此美妙,森林草地大海如此充满活力,叫我怎能不珍惜?我的意思是为自由而死为正义事业而死死得其所无尚光荣。说不爱钱也不确切。钱是那么可爱,否则就不会有那么多贪官污吏那怕杀头在即也要百计千方大贪特贪,可见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我的意思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决不能为钱不择手段,放弃人格出卖灵魂尊严,更不会为钱与贪官同流合污。一个人连死都不怕,连钱都不爱,当然也就无所畏惧了。这也正是我敢于办理高风险的案件选择最危险的道路的原因。唯其如此才能不畏强权,不惧艰险,唯真理是从。

    是的,一切都是真的。我决不为钱出卖我的原则人格灵魂。虽然我同样需要赚钱,坦率的讲,即使在20年前,我便一直对所谓名利根本不在乎,也因此才成为中国最有名的“穷大律师”。如果要讲完我的传奇般的故事,那要三天三夜。然而受时间所限,我想用一句话来结束今天的演讲:中国需要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宪政及正义公正,这是全世界人人都需要为之奋斗并相互支持才能获得的。再次感谢大家!

    注:根据郭国汀律师在温哥华《寻求正义国际研讨会》获得追求正义特别奖颁奖仪式后即兴英文演讲录音翻译整理

    2005年7月26日 _(博讯记者:牛虻)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07/20050727222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