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巴雅古特:我的退党声明
(博讯2005年06月28日发表)

    
    我1973年高中毕业,当时没有大学可上了,就回家在牧业生产队参加劳动。当时是“文革”后期,“上面政策”要恢复一经被瘫痪的乡村党组织。当时还有一套说法,要什么“吐故纳新”、输什么“新鲜血液”之类的,说白了就是要发展新党员。而像我这样年轻的“新鲜血液”正好属于他们“纳新”范围之内。支部书记给我一张表,我添了。几个月后我就被告知我已经入党了。就这样在我们艾里(村),我和我的一个表哥都成了共党员。到目前为止,我算是个已有30多年党龄的蒙古老“布尔什维克”了。
     当时我一个中学毕业生,不可能真正了解这个党“伟大光荣正确”的历史。我本人是有上进心的,自己也想有所作为。共产党利用我们的上进心,所以就这样,不费吹灰之力地让我上了贼船了。而且当时我还蛮有理想的呢。当时党也宽宏大量,也没有怎么考验我,就这样非常简单而畅快地接纳了我。 (博讯 boxun.com)

    后来我考上大学,再后来就毕业、工作。其间我从没有想到利用党票捞取什么好处,没有产生过当官发财之类的想法。看来我还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始终没有能够真正“悟道”,不知道入党的真正目的,就稀里糊涂“党了”这么多年。现在看来,我一直不是一个合格的党员。
    也许“不识庐山真面目,只因身在其山中”吧。等到完全认识共产党这个早该推到的“大山”时,已经时过20多年,我人已经到了不惑之年了。
    1992年我所想望的自费出国终于能够成行。我在国外五年没有过组织生活,按说应该以自动脱党论处。党章规定半年不交党费就算自动退党的。但是“党啊母亲”是多么地宽宏大量啊!它没有计较我这个小人之过。我回来后,让我补交了几年的党费,再一次畅快大度地接纳了我。我也因为要急于恢复工作,就顾不上那么多,乖乖地就范了。
    到了千年之末,我越来越觉得没有好气,就不交党费。但他们也没有告知我按党章自动脱党。党章归党章,没有人认真执行它。到目前为之,只听说有开除出党的,没有听说自动脱党的。如果说鲁迅的阿Q是被人“不准革命”的,那末现在是“不准不革命”的了。我停交党费期间,有一次支部书记通过分支一位女的给我通气。书记有些半命令半求告的口气让我补交党费。书记他人还很好,所以我考虑到要避免我和他个人之间不必要的麻烦,还是交了一次。后来他走了,我不交党费已经四年多了。新来的书记也没有怎么管我。按党章,我自动脱党很久了。
    然而党不承认你自动脱党,你也没有办法。人家不置可否地把你挂起来,那你也没遮吧。现在“组织上”也不图你那点党费可怜的几个钱,人家钱财有的是。组织上不让你退,也不是因为我是什么人才,人家看中你不放。“组织上”怕的是我的行为“在党和群众中产生坏影响”,别的党员都学怪不交党费了那怎么了得。所以干脆不明不白地把你“挂起来”。此为上策也。
    现在我想,即使是我的自动脱党能够成立,那它也毕竟是消极的行为。共产党没有除我名,算我还在组织内。那我现在还不如干脆来个退党声明,以表我的郑重其事。我组织上没法退党,那就在思想感情上完全推出共产党,以表明我已经不和浊流为伍,以此慰籍我的良心。在此无奈的时代,只图洁身自好也未必不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06/20050628223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