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杨天水:大家都来关注严正学先生
(博讯2005年06月22日发表)

    杨天水更多文章请看杨天水专栏

    “他们劝善戒恶,争先行善,这等人是善人。”--《古兰经》4:114

     正学先生,一个画家,一个行为艺术家,一个以劳苦、受害为代价实行维权的人权斗士,已经失踪几天了。 (博讯 boxun.com)

    在我们的观念了,他就是古兰经里所说的善人,他一直抵抗错误的或罪恶的行为,在中国国民的基本人权领域,一马当先,以花甲之年,行壮士之举。

    他遭遇过那样多的政治迫害,遭到过很多肉体上的摧残,遭到过儿子不明不白死于车祸,由此而经历了别人难以想象的心灵创痛。但是这样的磨难,都没有迫使他气馁,他继续利用任何可以利用的机会,遵循法律程序,依法维护公民的基本人权。

    根据大纪元的报道,我们得知—

    6月13日、14日下午,著名画家严正学被浙江台州市椒江区人民法院扣押并遭毒打,椒江区人民法院法警大队长谭阳,三次企图从严正学手中抢走装有160多页诉讼材料的兰色文件夹,其中包括起诉叶开华的证据。叶开华原是椒江区公安局办公室主任,现为椒江区党委办主任、为迫害法轮功专门设立的“610”办公室主任。 大纪元记者辛菲6月17日采访了严正学先生,他讲述了起诉叶开华以及在法院遭毒打的过程。

    (五)起诉叶开华

    自5月8日,叶开华在信访局当众诽谤严正学后,严正学本来想作为个人诉讼,以“损害名誉权”上北京告叶开华,因为严正学的暂住地是北京,按规定,他可以回北京打官司。

    公安局对严正学说:老严,这件事叶开华肯定是不对的,但就别太……,他也挺老实的。 严正学回道:他老实什么?老害人,他要是好人,我还不想告他呢。他老害人,我后来才知道他是610的,那他就更坏了。我必须得告他。

    6月7日,严正学把起诉叶开华的材料递交法院。按规定,应该在一个星期后做出是否立案的决定或者裁定。

    严正学起诉叶开华当庭诽谤访民的名誉,泄露国家机密,而且是在信访局代表政府,不仅是叶开华的个人行为,也是政府的行政行为,所以起诉叶开华的同时,严正学也把信访局作为被告一起起诉。

    (六)抢夺证据 官官相护

    6月13日下午4点左右,严正学关于催执行费的事情到法院。过二楼之时,法警大队长谭阳将严正学拉进法警室,说严正学在调查他们法警。严正学说:我是在调查,我可以告你。当时,严正学拿着厚厚的一本调查资料、证据,放在书包中的蓝色文件夹里,谭阳不由分说,就要抢那个蓝色文件夹。严正学抢了回来,说:这都是我诉讼的证据,你不能抢。

    谭阳立即用手机召来十多名法警围攻严正学。谭阳三次从严正学手中抢夺装有100多页诉讼证据的兰色文件夹。严正学欲向110报警,手机又被抢夺。

    严正学奋力抗争、呼救,终于逃出法警室,跑到院长室,当即向院长缪信权控诉谭阳在法警室抢夺诉讼证据并限制严正学人身自由达55分钟。缪信权说:“没有的事,没有的事。”,予以搪塞,不管不问。

    严正学说:“是不是你默许的,法院法警抢夺我告法院违法的证据,你是院长 为什么不管?法院怎么这么黑!你不管我就向110报警。”

    缪信权说:“公安怎么能管得了我们法院呢?我们法院是独立司法,谁都管不了,公安管不了,我们可以判公安。”

    严正学认为,抢夺证据不是谭阳的个人行为,而是跟法院院长、610都有关系。因为那些证据很重要,他们很害怕,所以千方百计想抢走证据。

    (七)谭阳聚众暴打严正学致重伤

    6月14日下午4点50分,严正学接到椒江法院立案室法官郭虹霞的电话,说对叶开华和市信访局的起诉,已做出裁定,不予立案,让严正学去该院领取《行政裁定书》。严正学去领裁定书,准备再继续上诉。

    严正学走到司法大院门口时,谭阳挡住去路,当众训斥严正学:“你调查法警(3月8日打严正学的事)看警号是反攻倒算。”严正学说:“昨天你把我拉进法警室,喊10几个法警围堵着,你3次抢夺我的证据和报警小灵通,你太黑了,打了我还不让取证、不让告状。”

    谭阳指着严正学的鼻子骂严正学取证是报复法警、反攻倒算。立即又用手机召集法警,一帮法警奉命就抓住严正学往楼梯下的小牢房拖。严正学挣扎,来了更多的法警,抓骼膊、按头、扭耳朵、揪头发往里拉,嘴里喊着:“把他关起来,看你还告不告!”

    这时很多旁观者来抢严正学,他们说:“法院也得讲道理啊。人家没犯法,你们怎么老抓人?”谭阳说:“他私闯法院!”群众说:“他在司法大院走出来,而且也下班,跟你有什么关系。”但谭阳仍指挥法警抓打严正学,把严正学拖倒在水塘中,后仍往里拉,目击群众再次抢出严正学。严正学腰背受伤剧痛,被群众扶至路口的小摊贩前,严正学借小摊贩电话报了警。

    椒江区公安分局海门派出所来了110警察和一个联防人员。他们到司法大楼时,院长缪信权和办公室主任一起出来,严正学对110警察说:“这是院长,他们法警又打我。法警大队长昨天抢我的证据,今天又打我……”院长摇着头说:“不会的,不会的。”说着,立即往回走,往院子里一钻,不见了。

    严正学跟着110警察进入司法大院,打人的法警都在那儿。谭阳当着110警察的面,又指挥十几个法警一轰而上将严正学推倒在台阶上,严正学腰背、后脑杓撞击水泥台阶,痛得直叫,谭阳耀武扬威的喊着:“格套哈不格装杀脚!(台州方言:这─次要把他狠狠揍!)”法警拳脚齐下,抓捕严正学关押入室,法警堵住去路并把持着门口,喊着:“把他铐起来!”“把他关起来!”

    严正学抹去鼻血对身旁的110警察说:“我报警,请110警察处理谭阳打我的纠纷?谭凭什么在你们面前还要打我又抓我?”谭阳说:“我教育你,只许你老老实实,你告我即告法院,告法院必自食其果,自绝于人民!”并说:“地方警察管不了法院法警,法院可以判公安。我是国家警察,你放明白些,今天你就别想出去了,我们写好材料,马上拘捕你,这一次可不会只有15天。我问你:你今天到法院干什么来的?”

    严正学回答:“今天下午,法院郭法官传我领《裁定书》来的。说我起诉被法院裁定驳回”。谭阳喊道:“你们看看,他专门‘民告官’,报复当官的。”“我再次教育你、警告你,你再告绝没有好下场。今天,你设有登记,私入法院是冲击法院,查法警名字、看警号是报复法警。”

    严正学申辩道:“我是登记进入法院的,是向行政庭汤俊斌法官退诉讼费的,现在就可查登记簿。”谭阳瞅一眼110警察叫着:“法院警察是国家警察,公安是地方警察,我有权抓你,你不老实还有权再拘留你……”谭阳抖着法警写好的一份材料对严正学吼着:“你冲击法院、敢看法警的警号报复法警,还骂‘黑社会’不是反攻倒算是什么……”

    110警察伸过手拿了谭阳让法警写的材料,对谭阳说:“我们传唤严正学去派出所。”然后推开围堵严正学的法警,把严正学带离现场,算是解救了严正学。

    严正学当夜急症就医诊治,病历和住院证上写着“肾挫伤”“胪骨骨折”“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医生说:“再次外伤造成肾挫裂伤就难以愈合,致大出血有生命危险,你只能卧床治伤。”医生强调肾再次挫裂伤,病情危急,必须住院医治,不住院医治万一大出血会危及生命。但严正学交不起住院费,现只能在家疗伤。医生嘱严正学必须卧床,绝对不能走动,因骨折还在做CT,尚在诊治。

    以上引自大纪元

    几天来,我十数次拨打正学先生的电(86-576-8657593)一直接通而无人接听。前天,湖州的范子良老先生电话里说:“六月二十一日是浙江椒江市法院受理严正学状告警方侵权案,浙江的朋友们,包括杭州的几个朋友打算前往声援。”范老的电话是:86-572-3942420。到刚才(北京时间6月22日上午9:15)为止,我拨打了好几次正学先生的电话,还是无人接听。他究竟在医院生命垂危?还是又遭到监禁?后者的可能性非常之大。很有可能,警方剥夺了或者通过技术手段变相剥夺了他的通信权。

    现在我们为正学先生的安危担心,他失踪了。我们有责任要求浙江有关当局就正学先生的下落作出答复。

    杨天水于南京东山

    2005年6月22日晨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06/20050622131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