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赵达功:中国民间反腐败网站已经形成联盟
(博讯2005年05月20日发表)

    赵达功更多文章请看赵达功专栏
    
     (博讯 boxun.com)

    在“五一”节,中国民间反腐败网站联盟集体致词,向网友和关注民间反腐败网站命运的朋友祝贺国际劳动节。请读者注意,不是一个民间反腐败网站,是由数个民间反腐败和维权性质的网站组成了一个联盟。《致词》署名网站和站长是:
    
    中国舆论监督网 李新德
    中国百姓喉舌网 鲁宁平
    中国民间举报网 姜焕文
    中国时讯网 艺缘
    中国正义反腐败网 正义
    中国维权服务网 李明
    反腐败网哨 小文
    中国大新闻网 阿力
    拆迁维权网 吕锡珍
    中越网 孙志刚
    
    ●民间反腐败网站发展壮大
    
    联盟中最著名的网站当属“中国舆论监督网”。由于勇敢揭露山东省济宁市“下跪副市长”李信的丑恶罪行,震惊了朝野,也引起海内外媒体广泛关注,网站一时间声名大振,站长李新德不惧威胁利诱,随时准备为反腐败献身的精神折服了众多民间反腐败人士,成了蜚声海内外的英雄人物,被誉为“中国民间舆论监督第一人”。
    
    另一个著名网站是中国举报网,站长姜焕文的举报事迹曾经在中国各大媒体报道,甚至中央电视台也请他去做节目。媒体报道说,姜焕文是中国第一位职业举报人,创办了中国第一个专业举报网;短短几十个字的举报,他击垮了一个黑心企业;一封举报信,他为国家挽回了千万元的税款流失;他的生命安全曾多次受到威胁,但是他以地举报依然执著……
    
    反腐败是人民的心声,反腐败斗争的胜利鼓舞着更多的有识之士加入到反腐败行列中来,民间反腐败网站以不可阻挡的气势像雨后春笋一个又一个建立起来。正如《致词》中的描述:民间反腐败网站“以‘下跪副市长’事件为契机,短短的时间内从中国舆论监督网的一枝独秀到目前各反腐败网站并存的满园皆春,反映了民间反腐败力量越来越在普通百姓中扎下根基,得到了普通百姓的认可、赞扬。”《致词》具体写道:目前,全国大约有近千家类似于我们这样的个人开办的带有舆论监督、社会维权内容的网站。已负盛名带有一定社会影响力的有中国舆论监督网、中国维权服务网、中国百姓喉舌网、中国举报网、中国民间举报调查网、王甘霖独立调查网、雪子青社会记录网、打工者之声网、反腐败网哨网、福建在线舆论监督网等等个人网站。其所发布的新闻几乎都是涉及到社会底层或平民百姓上访、告状的个案内容。这主要是由于地方媒体受当地政府及宣传部门的干预,不能及时地将一些社会上确实存在而老百姓自身又的确不能依靠诉讼或信访所能解决的问题如实报道出来。我们这些个人开办的带有舆论监督、社会维权内容的网站,在不受地方媒体、不受当地政府及宣传部门干预的情况下进行深入当地了解详情之后,在掌握很多确凿证据的前提下,发布到自己的网站上。只要当地或有关部门得知后,将会直接影响该事件的发展趋势及如何解决问题的方式。
    
    ● 民间反腐败网站的反腐败和维权成果
    
    民间反腐败网站的“土记者”和采访人员都来自民间,不受中共宣传部门控制。他们不受什么“上级指示”、“文件精神”、“舆论导向”等左右,不是御用工具,他们就是两个字:真实。他们深入到民间,尤其深入到权利受到党和政府侵犯的工人、农民中间,取得第一手真实的材料。他们大胆揭露官员的腐败,取得相当不错的成果。如“下跪副市长”事件,尽管当地党和政府极力包庇,尽管中央电视台不敢播报,但由于民间反腐败网站的无情揭露,终于让腐败分子济宁市“下跪副市长”李信落入法网。2004年7月李信被拘留,后被撤消人大代表资格转捕;再如山东省汶上县“大姑娘上环”事件,由于民间反腐败网站的报道,引起社会公愤,县政府被迫向受害者道歉,最终维护了受害者的权益。
    
    “下跪副市长”事件,尽管当事人曾向包括中央重量级的媒体进行了反映,但并没有引起媒体和政府部门的高度重视,是民间反腐败网站的介入才掀开了冰山一角,让所有正义的、关注事件进展的各界朋友和百姓看到了希望,还了正义和法律一个公道。其他诸如在社会上各地愈演愈烈遏制不住的强行拆迁土地开发事件、国有资产流失事件、渎职侵权事件、偷税漏税等等群众关心的热点、焦点问题,都可以看到民间反腐败网站的影子。有些个案积怨日久,有的长达十几年、二十多年竟然得不到妥善解决,通过民间反腐败网站的报道,引起了相关部门的注意,从而缩短了解决问题的进度。这一方面反映了普通民众反映社会问题的正常渠道还须进一步完善,另一方面,民间反腐败网站已经深入人心、越来越得到广大普通民众的欢迎和爱戴。山东汶上县陈健超,给帮助过他的民间反腐败网站打来电话,留着泪说:感谢你们救了我全家,给我们主持了正义!
    
    笔者发现,许多上访告状的有莫大冤情的案件,许多被侵权者,他们不再指望党和政府,不再指望司法机关,不再指望官方媒体,而转向民间反腐败网站。这是因为,冤情只有在民间反腐败网站可以得到重视,最少帮助他们进行呼吁呐喊。据我所知,许多维权个案由于民间反腐败网站的介入,地方党政都悄悄地纠正,条件是请求不要在网站披露。这样的“君子协定”很多,本文也不便透露。
    
    ●地方官员见了李新德都打哆嗦
    
    我曾经做过调查,地方党和政府牢牢控制着媒体和公安司法机构,他们之所以肆无忌惮敢于将腐败进行到底,因为他们可以利用手中掌握的权力操纵司法,操纵媒体,可以颠倒是非,混淆视听。但自从民间反腐败网站产生以来,他们惧怕了。笔者曾经与中国舆论监督网站长李新德先生和其他反腐败维权网站站长多次交谈,了解了一些情况。
    
    李新德由于揭露山东“下跪副市长”事件,在山东一带名气很响。当地官员听说李新德来采访调查,大都心惊肉跳。因为在中国,已经孳生和形成了“无官不贪”腐败土壤,腐败是一种普遍现象,而非个别。山东官员对李新德是又恨又怕,恨的是他老是揭露腐败,怕的也是他找到自己头上。一次,李新德与《xx青年报》记者一同到山东某地采访,当地一官员接待,他不认识李新德,李新德也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他们几个人谈话中提到李新德,那个官员竟然幸灾乐祸说,“李新德已经逃跑了,跑到国外去了。”李新德暗自好笑:“我就在你旁边,我怎么会跑到国外?”后来有个记者告诉那位官员,说刚才一起谈话的其中就有李新德。那位官员吓得直打哆嗦,脸都发白了。
    
    中国的贪官不怕上级官员,也不怕官方媒体,最怕的就是民间反腐败好汉。
    
    ● 民间反腐败网站一直在与官方打压周旋
    
    中共不是一直宣传他们反腐败吗?按理说,民间反腐败网站是在帮助当局反腐败,应该受到支持和鼓励,但恰恰相反,实际上当局是叶公好龙,说是要反腐败却在掩盖腐败,甚至保护腐败官员。民间反腐败网站虽然是网络媒体,其作用却比官方媒体要大得多。在中国谁腐败?当然是当权的党政官员,从某种意义上说,反腐败就是反党,腐败利益就是党的利益,保护腐败就是维护党的利益。正是因为如此,官方对待民间反腐败网站态度暧昧,而地方党政则赤裸裸地进行封杀。
    
    中国舆论监督网在揭露“下跪副市长”丑陋罪行之后不久即被屏蔽,据我所知,此后虽然更换服务商,又连续被官方屏蔽至少三次,网站不得不修改地址,与官方尽量周旋。目前的网站地址虽然还没有被屏蔽,但谁知道哪一天再次被屏蔽!中国举报网被辽宁省通信管理局屏蔽曾引起海内外媒体议论纷纷,姜焕文就是因为举报偷税漏税以及维权行为,竟然也惹恼了地方党政机构。说到底,就是一个利益问题。民间反腐败是要损害党政官员的腐败利益,而屏蔽反腐败网站就是要维护党政官员的腐败利益。
    
    一段时间以来,本文所列举的一些民间反腐败网站一直在担心中共互联网管理的新规定,因为这些规定赋予了地方行政对网站屏蔽的封杀大权。不过,民间反腐败网站已经做好了准备。这不,他们已经联合起来,形成了联盟,一旦遇到封杀,他们会互相照应讨说法,坚决维护自己反腐败的权利。
    
    2005年5月7日
    
    
    原载《动向》2005年5月号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05/20050520014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