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草庵居士:难以置信的华人
(博讯2005年04月30日发表)

    草庵居士更多文章请看草庵居士专栏
    
     (博讯 boxun.com)

    发了一篇文章,谈了一下我对海外“爱国侨领”的认识。结果一下就收到了数百封来信。在某些论坛被以涉及网友隐私而被删除了。
    
      回到家中,大致看了一下大家对文章的反应。有叫好支持的,当然也有指责痛骂的。有些网友来信告知我要注意安全,不要被人暗害,要小心等等。
    
      对于安全,我是非常在意的,早年,九哥从日本来美国游玩,曾写文章介绍了本居士的座驾,并称之为“坦克”。当然,九哥也用曲笔描写了本居士公司所在地的安全警卫。后来,网友融融女士到洛杉矶访问。她和伍凡先生又到了我公司的另一家分公司去访问。其实,那时候,本居士被人攻击正盛,融融女士来访问也是代表者某论坛相当一部份管理者的意见来核实的,只是,大家都没有相互说明。当时,我带融融女士及伍凡先生前往本居士的分公司时,他们也都对其警卫森严和手续繁琐而奇怪。他们二人虽然没有讲什么,但我可以从他们的谈话及眼神中能看出其中的疑惑。
    
      其实,这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因为我公司租用的大楼里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政府部门。那就是美国联邦FBI驻加州的亚裔犯罪调查部。
    
      今天,看到某位网人评论本居士的文章时说:“一句网上乱说的话竟然引起如此严重的后果,这一点上愤青们倒是厚道得多,因为虽然我曾经跟他们论战砸得很凶,而且如果他们想,他们也有办法查我的IP,某种巧合知道我的电话或者地址,但倒是不曾有人去报告什么。”
    
      关于这位网人的评论,我相信是他并没有了解真实的情况而产生了自以为是的认识。本居士曾受到过很多的攻击,但本居士很少反驳,甚至不去理会。但有点,就是,当本人人身受到威胁的时候,本人绝对不会轻易放过。
    
      在当时,“万年X笑”在本人的一贴后面跟贴就已经在威胁本人安全,并给出了其人的工作地址和电话,本居士亲自打电话过去核实,并请两位国内朋友核实,这个地址是对外的称号是:中国海关总署进出境管理局,但他给我的电话号码是这个单位的电话,但他实际上是中国国家安全部驻北京海关的工作电话。
    
      我们都知道大陆国安部是什么样的机构,一个网人公开给出了一个政府机构的地址和电话,同时威胁说我一旦回大陆,就会被请去和咖啡。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这是普通的玩笑吗?我想请问各位,如果你某天接到一个电话,说某人因为你讲话揭露了他,所以他要枪杀你,你会当作玩笑吗?
    
      我知道中共的独裁是什么样的,事实上有很多的海外华人被中共诱捕,我在大陆有投资,我很多时候都需要返回大陆。我见到这样的威胁怎么能掉以轻心?我必须要保护自己,我无法判定这位网人所讲的是否是真实的,我需要的,而且只能去做的就是遵守美国法律,按照司法程序去做。我没有办法自己去辨别真伪的时候,我只能请求FBI去辨别,我只能请求当地警察局来保护我自己。我不能等到我失去人身自由之后再寻求保护,那样的情况是我无法容忍的。
    
      我在受到人身威胁的时候,寻求法律和司法保护有错吗?难道我要厚到到被人暗杀或被中共匿名逮捕吗?什么是玩笑?难道这样的话是玩笑?
    
      我很遗憾,我很难以置信的是,海外的华人竟然如此的无知。当我们失去法律,失去秩序的时候,我们寻找法律和秩序。当我们失去自由和民主的时候,我们寻找自由和民主。当我们应有这一切的时候,我们遇到了问题,为什么不能按照法律,秩序,自由,民主的原则去维护自己的利益?在中国大陆,我们无法依照法律维护自己的利益,正是中共的这种教育,才使得华人即使移民到了海外西方国家,还依然不懂得如何遵守法律,才使得那些无知且无畏的荒谬存在中文世界。如果我们能够从任何细小的地方维护自己的利益,我相信,即使是华人世界,同样会体现完美的社会。因为只有自私和法律,才能维护每个人的利益。这个世界才能平衡。
    
      我相信美国司法机构的公平,尽管他的效率并不高,但我同样相信美国的监督体制。这也就是,我为什么要请两位议员询问的原因。有了监督,我相信美国政府部门的效率就会提高。以我的经历,我还没有看到任何一个美国政府司法部门敢对一个公民生命遇到危险的时候置之不理,更没有任何一个人或部门敢,漠视这种控告。
    
      写一篇文章,我没有想到的是竟然引发了这样多的风波。但更难以置信的是,我对华人世界的法律观念和自我保护,维护自己利益的观念如此淡薄而感到悲哀。
    
      我从不相信什么“民族”,“国家”这类虚伪的词句。我知道那是少数人用来欺骗多数人的一种政治口号,我相信的是个人的利益是永恒的,没有个人的利益,就不可能有什么“集体的利益”,更不会有什么“民族的利益”,也不会有什么“国家的利益”。我从来不相信,连自己的利益都不能维护的人,他可以去维护整个 “民族的利益”,甚至是整个“国家的利益”。所以,在此,我也向那些用民族利益或国家利益来劝告我,不要攻击中共的朋友们,我不会,永远也不会相信你的说词。我相信的只有我自己的利益不能被别人侵犯,我的自由也不能被中共侵犯。
    
      另一个让我难以置信的事情是,很多接受了西方教育并居住在西方国家的人士,对于西方法律的淡漠和无知。他们的留言不仅反映了自己的无知,而且也反映出其人内心的虚弱。
    
      这是一个悲哀的事情。尽管我们都希望自己及后代都生活在一个自由民主的世界,但在某些人的内心里,对中共的恐惧却是无时不在。
    
      最后,我向各位支持我的朋友们表示感谢。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04/20050430045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