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浦志强:眼看着“中国人权”随风而去
(博讯2005年02月23日发表)

    
    ——《原“中国人权”部分理事的公开声明》读后感
     (博讯 boxun.com)

    
    余生也不幸,过年了还得就着一份公开声明下饭。原以为,中国虽然没有人权,好歹有个“中国人权”硬硬的还在。但方励之、郭罗基、王丹、林培瑞等人的一纸声明,表明这个捏起来硬硬的“中国人权”,也不过是一只“人血馒头”,读来不由得失落了些。看来,面包总是会有的,不过得自己动手烤,因为蒸出来的只会是馒头。
    
      在这些“理事”中,既有久负盛名的学者,也不乏舍生忘死的同辈,更有不少“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他们曾经是引领时代的旗手,影响过数以千万计的青年。当其得道之际,渴望兼济天下;会其失意之时,已先后“承桴浮于海”——毕竟可谓“誓将去女”,没向二十世纪最后一位末代皇帝称臣。圣人云“道不同不相与谋”,他们与荒腔走板儿的“中国人权”割席绝交,也在情理之中。问题在于,深陷丑闻的“中国人权”,公信力所剩无几,这幢“希望”工程,会不会就此成为豆腐渣?
      
      政客以政党政治为己任,本身没错,但政客要讲信用要有良心,更加不错。虽然政治可能是肮脏的,但我还是愿意相信政客的内心应当是洁净的,尊重程序是起码的素养。既然“中国人权”不是政党,主席的身份也不是政客,若想搞个政党徐图问鼎,恐怕不好拿“中国人权”的银子发粮派饷。再说,本土政治同样要靠脚踏实地付出辛苦,历史从来不象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上所说的那样,树起个竿子就能招兵买马,扯出个幡儿来就有孝子贤孙捧场。拉大旗作虎皮不好,把鸡零狗碎吹成良方悬壶济世,久了会出毛病,因为鸡零狗碎不能普度众生;挂羊头卖狗肉也不好,我从一个中国土著的直觉来看,理事们批评的所谓“利益冲突”问题,恐怕真的是实有其事。
      
      既然号称以改善人权状况为宗旨,“中国人权”自当人无分老幼,一概视如兄弟姐妹,解衣衣之推食食之可也,不好只拿自己的亲兄弟当亲兄弟。至于主席坐在执委会的头顶上,再把执委会凌驾于理事会之上,复以保密为由掩饰财务丑闻,用内部人控制的套路操纵表决结果,置黎民水深火热于不顾而极尽奢华,甚至乐不思蜀一坐十三年还想再过渡两年,则与江湖上最大的帮会如出一辙。上古时候,许由务光跑到山里头躲起来,恐怕是因为坐上那把交椅除了麻烦没啥好处;商朝末年,伯夷叔齐不食周粟饿死在首阳山,据说是出于气节。但你一个吃苦受累的“中国人权”主席,奈何恋栈若此?莫非腾出这把用美金打造的交椅,你就不能更好的落实三个代表,就不能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了?还是袖里乾坤大,个中另有隐情不足为外人道呢?
    
      做人站着简单,找个椅子坐坐就难了,因为站着说话不腰疼。除了红小兵和共青团,平生未尝混迹于任何帮会,年已不惑混得个只配两袖清风,既不必防腐也无需保鲜,本人深感侥幸。但“中国人权”丑闻反映出的问题,真有这么简单吗?
      
      八九民运毕竟曾经凝聚了巨大的民意资源,若加以认真梳理和反思,或可为未来奠基。但事变过后,“精英”们的手足无措和趋利避害的市侩气,使得覆巢之下坐穿牢底的,大多是些飞不出去的小鸟儿,知识分子集体失信于民。面对苦难和不公,国内知识界整体失语,用操守作筹码举欣欣然跻身小康,日夜企盼的是如何从盛宴中分得一杯羹。或许是由于瞬间失压,适应了枷锁的人们集中释放了所有的丑陋,海外的“民运”虽然乏善可陈,但“组织”却多如雨后春笋,你没唱罢我就登场。如此说来,八九事变无异于华老栓腰里那几块硬硬的光洋,换来的仅仅是一屉人血馒头,既治不了病也救不了命。不知我们敢不敢承认,在逝者用一句“无所谓了”铸就的丰碑脚下,早已没人能够坦然面对了。每念及此,深感心中有愧。
    
      理念可以触类旁通,思想能够拿来主义,但政治却是本土的,至少大洋彼岸没有多少中国政治。本土不乏题材,缺的是真想做事的人。纠集才俊组建的健力宝足球队一败涂地,已经说明此路不通,靠流亡者拼凑的政治“健力宝”,充其量只是一个牌子的运动饮料而已,光靠喝它哪能当饭吃——何况久了难免想要换换口味!
    
      所以,面包总会有的,但要回到家里自己烤。别再蒸馒头了,权当是争口气,低下头撅着屁股做点正事儿,回报一下苦难深重的老百姓,中国的人权状况或可有望改善,“中国人权”的宗旨也才有可能实现于万一;也别再搞政治了,实在瘾大就回到自己家里来搞,起码别在万里之外拿根本就不存在的中国人权说山。但曾经沧海的你们,舍得抛却那每年三百万明晃晃的美金吗?
    
      遭遇到如此严重的信任危机,当事者至少应当首先提出辞呈以示体面,然后再及时予以解释和澄清。而如此丑闻得以暴露,说明“中国人权”可能还是健康的,还有脱胎换骨的可能;倘若放任腐败丛生任由异己离去,前景不言自明。
    
      需要说明的是,本人无意介入“中国人权”的是非,顶多是不再拿它当回事。假如我等是否拿它当回事儿,在人家看来根本不算回事儿,那就只好眼看着“中国人权”的幌子随风而去,罢了。
    
                         浦志强  
    2005年2月12日于北京(2/22/2005 12:34)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02/20050223113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