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张伟国:胡锦涛隔代继承王明衣钵
(博讯2005年02月13日发表)

     ——评《中共历史的见证──司马璐回忆录》
    
     (博讯 boxun.com)

    元月15日,在纽约法拉盛华侨文教中心,由中华学人联谊会、《北京之春》杂志社等举办一个“《中共历史的见证-司马璐回忆录》研讨会”,主角是有中共活字典之称的中共党史研究专家司马璐,(原名马义,现年八十五岁,旅居纽约)和他最近出版了一本新著《中共历史的见证──司马璐回忆录》(明镜出版社2004 年11月第一版,三篇共572页)。
    
    读了这本书以后,我的第一个感觉是:这是一本十分难得的中共党史教材,尤其他好像专门是给现在的中共第四代领导人写的。说句老实话,中共现在虽然贵为世界上人口最多国家的执政党,也是一个人类历史上垄断社会政治资源最庞大的集权专制政党,又是一个统治了中国大陆半个多世纪的既得利益团体,但是除了中共自我吹嘘、自相矛盾、根据政治需要任意编造的党史教科书,大多数人包括大多数中共党员,甚至包括大多数中南海高级官僚,对中共真实的党史缺都乏真正的了解。
    
    比如说,在胡锦涛最近暴露了极左面目以后,政论家朱学渊先生把他形容为“小王明”:面对方兴未艾的党内斗争、迭起民乱之严峻国情,“胡锦涛偏偏要‘出击自由主义知识份子’,继而诅咒‘国际垄断资本’,以吸引世界舆论之视听。这样的‘四面出击’、‘激化矛盾’,真颇似当年貌似聪明,而办一事错一事的小王明” (http://www.ncn.org/asp/zwginfo/da.asp?ID=61484&ad=12/30/2004)。这可能是迄今为止对胡锦涛最入木三分的分析评论文字。
    
    然而,在今日中国大陆社会,就是在中共党内,知道王明其人其事的已经不多了,除了个别党史研究专家,即便有所耳闻,也大多源自中共教科书的一面之词。新出版的《中共历史的见证──司马璐回忆录》,可以弥补一些这方面的缺憾,书中第二篇第五章的题目是 “我所了解的王明与‘王明路线’”,作者以自己当年在延安耳闻目睹的亲身经历,以及在研究中共党史时所掌握的第一手资料,帮助读者从中真正了解王明在中共中央历史上的特殊地位。
    
    与陈独秀、毛泽东、张国焘、刘少奇等中共其他早期领导人的权力来源不一样,他之成为中共的最高领导人是由于斯大林和共产国际的“指定”(这与邓小平隔代指定胡锦涛为接班人何其相似乃尔),王明实际上是共产国际和斯大林在中共的代理人,与周恩来、康生一度形成的中共高层核心之间的关系。后来毛泽东清算王明,通过收编周恩来、康生,分化他们之间的关系,而且并没有捅破与斯大林共产国际那层关系。司马璐对此提供了十分难得历史见证。
    
    其实,毛泽东与后来的中共领导人对王明及其王明路线的不断批判,是一次又一次用比王明更左的路线作为思想武器的,结果极左的思想路线非但没有因为王明的倒台而消失,反而变本加厉成为了中共的一种行为模式,导致中共党内路线斗争和权力斗争,总是以更左的一方获得胜利而告终,极左——比赛革命——成了中共政治机制的精髓。胡锦涛也人在其位,成为王明的现代版,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在我看来,胡锦涛应该是《中共历史的见证──司马璐回忆录》的第一读者。中南海这两代当权者都十分喜欢作秀,他们不是喜欢让一些学者教授给政治局的领导人讲课吗,其实他们现在最应该请的是司马璐先生。
    
    胡锦涛如果良知尚存,想要避免倒行逆施的恶性循环、避免重蹈王明的覆辙,首先总要从源头上弄清自己的党史,以史为镜,而后才可以定兴衰存亡的大计。不过,胡锦涛和中南海衮衮诸公未必有这个雅量和胆识。即便如此,司马璐的回忆录也有其特殊的现实意义,至少这本回忆录所记述的王明与王明路线,揭示了与胡锦涛思想意识上的“血缘关系”,这可能成为民间社会批判胡锦涛极左路线谋求复辟倒退的武器!
    
    ——《苹果日报》刊发时标题为“中共领导一代比一代左”(2/12/2005 10:16)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02/20050213113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