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呼延:冯小刚的《天下无贼》与赵紫阳的立地成佛
(博讯2005年01月26日发表)

    冯小刚每年的贺岁大片都免不了眉俗,否则就卖不出大价钱,今年推出的《天下无贼》,除了拿每年社会上的新潮俗务说事,和用香港片惯用的表现手法眉俗外,也还有些意思:说的是一对男盗女娼的贼男女,在面对一个“人之初”(女贼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和一个“性本善”(产生于古老传统的中国文化土壤中的纯洁善良的农村青年)时,突然良心发现,立地成佛,不但不偷了,还成了“人之初,性本善”的保护天使,与更大的邪恶势力团伙展开斗争,最后保住了“人之初”和“性本善”,但男贼却献出了生命,从而使本来肮脏罪恶的心灵经过血的洗礼,而得到了纯洁和升华,成了佛。

    人性是善还是恶

     东方哲学主张“性善论”,西方哲学主张“性恶论”。依俺自己的经验,人性中善良的成份要多于恶的成份,当然不能把人的对他人无害的自利和自保行为算作恶行,俺认为:明显的主动的有意识的对他人的损害行为,才是“恶”。 (博讯 boxun.com)

    俺少不懂事,看着大人们斗地主,俺也曾跟着拿根大木棍打过地主婆的脑袋,但实际上在俺的记忆中,这个地主婆是村里最善良、最有礼貌、也最受俺尊敬的人之一;俺还与其他孩童一起追打过来村里要饭的小女孩。但很快,当俺稍懂事时,在没有任何人记得和指责俺的情况下,俺内心深处就有罪恶感,对以前自己做过的坏事,有了深深的内疚,并在大学期间把俺的丑行写了出来,忏悔自己,在同学间传阅。俺后来为了个人前途,也入了党,提了干,虽然自己在党内没有直接干过坏事,但起码在数量上起了助纣为虐的坏作用,八九年六四后俺退了党,为俺曾经是这个党的党员而感到耻辱。俺为什么能忏悔自己?要不是俺的心里本来就有善,那就是俺生活的环境中善的氛围占主导地位,影响了俺,那不正好说明,善比恶多吗。尽管今天很多人都说中国已经是个毫无道德底线,男盗女娼,充满了罪恶的社会,但俺仍然相信,存在于人们心底的善是主要的,只是在一个畸形扭曲的社会里,使人难于表现善的一面,而使人易于作恶,善是能随着社会的改善而得以回归的。这就是《天下无贼》所要表达的积极意义之一。

    为为恶者提供改恶从善的力量和消除心里障碍

    对于一个被腐败了的社会和人民,作恶的已经不仅是共产党,不仅是政府里的大小官员,不再只是罪犯、地痞流蛮、强盗小偷,而是大家或多或少都在作恶,有能力的作大恶,没有能力的作小恶,再无能的就是附和、默许他人作恶,不作恶的就不能容于该社会。把作过恶的人都赶到地狱里去?包括你自己?显然不行,要自救和救他人,怎么办?就是要给人提供改恶从善的力量和机会,消除恶人从善的心里障碍,互相提携着,从恶的势力中走出来,除此外,没有别的办法。这是《天下无贼》的又一层积极意义。

    唐僧只会念经 孙悟空才能降妖

    成佛的途径基本有两种:其一,从小就开始修练,如唐僧就是那样,从襁褓中就开始受到了正规的指引和修练,最后修成了正果,成了佛。其二,就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孙悟空就是典型的例子,早先是个无恶不作、大闹天宫的妖猴,后来保唐僧去西天取经,出了大力,如果说去西天取经没有唐僧,还可以有赵僧、李僧,但没有七十二般变化和会翻十万八千里的筋斗云的孙大圣就不行,就过不了那九九八十一难,就不可能完成取经任务。唐僧只占有道义的力量,只能对普洛大众产生影响。但对于即邪恶又强大的妖魔鬼怪,就要靠有实际的降妖能力的孙大圣了,只有他曾经是妖魔,才能知道怎样降伏妖魔。中国的自由主义和民运人士与唐僧一样,能念民主自由的经;降妖,就不是你们所能的了!就需要从共产魔窟中出来的妖猴,洗心革面后,去降伏共产妖魔。

    赵紫阳是戈尔巴乔夫的老师

    赵紫阳也是立地成佛的,他曾经在共产党内干过不少坏事,在土改中,甚至连自己的地主老子都亲自签字砍了头,更别说革他人的命了。但终于他醒悟了、良心发现了、放下屠刀了、立地成佛了、要保护唐僧去西天取经了,他虽然是出师未捷身先死,没有实现结束中国共产党专制统治的目标,但如果我们不是以成败论英雄的话,把他视为戈尔巴乔夫的老师,那是当之无愧的。

    如果有人怀疑赵紫阳的可能的作用的话,就请看看戈尔巴乔夫的作用就够了。戈尔巴乔夫也是立地成佛的,当年那样强大的苏联共产党,要从外面打败他,谈何容易,只要苏共顽固抵抗,世界上有什么力量能轻而易举的打败它?如果真的要采用当年共产党曾采取过的以暴易暴的手段来结束共产党的话,打起内战来、打起国际战争来,甚至苏共扔起原子弹来,那可怕的后果你怎么想象都不过份,世界的毁灭也是有可能的。但由共产党的总书记来结束共产党的独裁统治,我们甚至没有感到太大的震动,苏联国内也基本没有死人,要知道,当年共产党上台和为了维持其独裁统治,是要了上千万苏联人的人头的。法西斯的被打到、被埋葬,全世界也是用了数千万的生命作陪葬品的。而对于在平静中就基本上结束了比法西斯更邪恶的共产主义的戈尔巴乔夫,世人对他的评价是太吝啬的,甚至有人把结束苏联共产党专制统治的功劳算在了美国总统里根的身上,实在是人性的弱点“拨红火、推倒墙”的充分表现。

    大恶才能大善

    没有成为共产党总书记的大恶,就成就不了平稳的结束共产党专制统治的这种大善。不管民主自由人士的思想多么纯洁、高尚、伟大,就如唐僧那样,你的人格的力量道义的力量是巨大的,你可以是孙行者的师父,但你代替不了孙行者,就是降不了那怕是一个小妖,你就是没有着力点,撬不动共产党,胡平先生手里早就有一根能撬动共产党的杠子:“新闻自由”但他一直也没找到着力点。今后我们也可以预见:能平静的结束中国共产党统治的必然是来自共产党内的赵紫阳式的人物。今天我们悼念和高度评价赵紫阳的意义就在于此,就是要呼唤、期待和推动共产党内产生出戈尔巴乔夫、赵紫阳式的人物的出现。高傲的民主自由人士要去低身曲就共产党内屁股不干不净的开明人士,有人喊:我不干!如果你也喊了,那你就不配搞民主政治,只会喊民主口号。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01/20050126010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