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赵紫阳:与其被动走,不如自觉主动走!/赵昕
(博讯2005年01月17日发表)


——清末政治变革的历史教训对今日中国的启示

    自觉的,命运领着走,不自觉的,命运推着走!

     ——古希腊谚语 (博讯 boxun.com)

    赵昕(北京)

    这几天,深得各国政要和海内外华人敬重的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先生病危住院了。在海内外深切关注之余,我不禁想起这位86岁的可敬老人,在写给中共中央的信中,在谈到“六四正名”和政治体制改革时,那情深意恳、充满智慧的一句话:

    “我觉到,我们迟早要走上这一条路。我们与其被动地走,不如自觉地、主动地走”,“自觉比不自觉好,主动比被动好,早比晚好”。

    为纪念这位充满良知和智慧的前中国领导人,让我们从清末政治变革的历史教训对今日中国的启示中,更加深切地体悟敬爱的紫阳先生对中国人民的爱,对中国共产党的爱,是多么的博大深沉,多么的发人深省!

    公元1793年,大英帝国派遣马嘎尔尼勋爵率领近700人(包括水手)的庞大使团,乘坐一艘1200吨的三桅船“印度斯坦”号,一艘拥有64门火炮的战舰“狮子”号,和一艘小型护卫舰“豺狼”号,带着代表当时最新科技成就的热气球、复滑车、蒸气机、棉纺机、织布机、现代火炮以及大量先进的坚船利炮的工程制造图纸和各种技师,隆重出使大清帝国,热河觐见了耄耋老朽的乾隆皇帝。

    从此,东西方两个世界、两大文明开始了激烈的碰撞,拉开了中国近现代史上长达两个世纪“闭关锁国,落后挨打”的悲剧,也打开了中国人两个世纪以来前仆后继“变法图强”,致力于中国现代化的序幕。

    1840年和1856年先后开始的两次鸦片战争的惨痛失败,以及1851年爆发的太平天国运动打得“八旗”、“绿营”节节败退,深深地刺激了清王朝统治集团。由汉族官僚组织的地方武装:湘军和淮军,在洋枪洋炮洋船洋钱甚至洋人的武装支持下,最终打败了洪秀全、杨秀清、洪仁玕,并由此左右了满清政局,大权从满清贵族手中转移到以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张之洞为代表的汉族官僚手中。

    而恰恰正是这些人,在镇压太平天国的过程中,深刻认识到现代武器的威力,坚船利炮的厉害,并认为中国要强大,也应该走上这一条道路,也应该造船、造炮、修铁路,于是顶着顽固派“用夷变夏,乱我中华”的可怕指责,开始了极为艰难的“洋务运动”(甚至大权在握的李鸿章,修了中国第一段铁路:唐山至胥各庄,开始也不敢跑蒸气机车,让人用骡马在铁轨上拉着车跑),并提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口号,为中国近代化奠定了一个最基本的基础。

    但是随着公元1894年开始的中日“甲午战争”的惨败,洋务派领袖李鸿章苦心孤旨地亲自经营的“亚洲第一舰队”——“北洋水师”也全军覆没,迫使中国人从“洋务强国”梦中惊醒过来,一些人开始痛苦地反省:

    为什么偌大中国被小小日本就打得这么惨?就是因为日本推行明治维新,实行了君主立宪!中国光靠“洋务运动”不行了,光学习西方的船坚炮利不行了,中国必须学习日本,必须政治制度上也要“变法”!就这样,以康有为、梁启超为代表的体制内边缘知识分子从“公车上书”始登上历史舞台,因缘聚会,通过翁同稣与光绪结合在一起,开始了1898年短暂而温和的“百日维新”。

    可是维新派的力量是极为弱小的。即便他们温和地从行政改革入手,希望从行政改革逐渐走上政治体制的改革,但是一触动庞大官僚集团的利益,官员们都到颐和园去哭诉,矛盾愈发激化,慈禧就回宫把光绪和维新派抓起来,新法尽废了。慈禧的问话很经典:“依你这么说,难道我们祖宗之法就不能使国家强盛,难道我们祖宗之法就不如西法?!”爱国爱祖宗之极,尤值愤青们学习!

    “戊戌政变”后,六君子“我以我血荐轩辕”,光绪象现在的紫阳先生一样被软禁了,康有为、梁启超等象今天的民运领袖们一样跑海外“政治避难”了,留在国内的或废黜或囚禁或流放,大历史真是不会萎缩。清政府把体制内的维新派推到了体制外后,政治变革的空间又进一步大幅度缩小。这时候,政治变革的主要动力,就从体制内转移到体制外,从维新派转移到以孙中山、黄兴为首的“革命党”了。

    然而几千年的专制主义何等强大,两年后又爆发了“义和团运动”,要“扶清灭洋”,要把“洋鬼子”、“假洋鬼子”统统杀掉,包括戴眼镜的、用火柴的。义和团民还冲到紫禁城搜捕光绪没有搜到,又提出要把康有为、梁启超等等卖国贼象今日绑架王柄章一样从国外抓回来,象极今天的红色愤青。

    八国联军打败义和团、血洗北京城后,清政府腐败脆弱之极,统治的合法性已经大打折扣,慈禧才决定要实行新政了,要实行两年前光绪和维新派曾经实施过的新政了——当然,给维新派“平反”和还政于光绪是万万不干的,就象今天反腐败只许自己反不许学生公民反,再怎么改革也不愿意还政于紫阳前总书记一样。既得利益统治集团为了自己的利益,绝不会轻易放下手中的权力。

    所谓新政也进展缓慢。但这时在中国土地上又发生了一场战争:日俄战争。不管是康有为、梁启超为首的“立宪派”,还是孙中山、黄兴为首的“革命党”,都认为日本将胜——因为日本实行君主立宪,而俄国还是君主专制;一个优秀的制度,必然打败落后的制度。到1905年日本果然又战胜了俄国,黄种人第一次打败白种人,小国再一次打败大国,很多中国人才得到共识:中国要强大、要进步、必要立宪,必从政治体制改革入手。于是立宪运动开始了!

    但是清政府对“君主立宪”这样的根本政治制度变革,更是采取了“能拖则拖,一拖再拖”的拖延策略,而立宪派、革命党则几乎没有什么耐心等它自觉、主动地变革。在一次又一次的立宪运动和武装暴动的强大压力之下,清政府终于在1911年5月8日宣布立宪改革,实行“内阁制”了——但是名单一宣布,人们就发现这个13人内阁中,7个都是皇族成员,完全违背了皇族成员不能入阁当国务大臣的最基本原则。天下苍生终于也清楚了,清王朝还是不愿意放弃统治权力!

    就这样,革命党人正式登上或者可以说是被推上了历史舞台的前缘!1911年,清政府决定铁路国营化,由政府出钱收购民间铁路股份,并且政策优厚。可是亏损极其严重的京汉铁路股份持有者无理取闹、漫天要价,耍尽无赖,掀起了所谓的“伟大保路运动”,清政府被迫“抚压并用”,妄图平息纷争。

    就在这样一个让人无法想象的时刻,武昌新军的一个小排长打响了第一枪,后来所谓的“辛亥革命”爆发,并迅速全国蔓延,在一个很短的时间内,看似庞然大物、不可战胜的清王朝就不可思议地轰然倒塌了!快得连“革命党”的领袖人物,如孙中山等人,都还在国外滞留、仿徨呢!!

    真是应了中国的一句老话:“形势比人强!”而古希腊谚语里说得更明白:“自觉的,命运领着走,不自觉的,命运推着走!”想必满清皇族在痛失紫禁城之后,应该有更深的切肤之痛吧。安得复起康熙乾隆于九泉,给锦涛庆红上上这一课!

    不论改革还是改良,总得有一方作出妥协。

    综上所述,我们却可以看到清末政治变革的历史上,清政府在它有力量有空间的时候,从来不作妥协,总是在落后挨打、穷途末路之时,才迫不得已进行部分开放和改良;并且它对最开始的改良、改革,总是用最强硬的手段来对付改良、改革者,从洋务派到维新派到立宪派,莫不如是,不分体制内外。所以与其说下层太过激,不如说上层太顽固,权利熏心、拒不变化。但是当一个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时候,如果统治集团不能顺应历史潮流,不能自觉、主动地变革,只是被动地应付,甚至开历史倒车,那么它可能能应付一时,最终却要付出惨痛的总的代价。

    今天,中国从改革开放距今已经二十五年,“八九民运”也已经过去十五年多,社会结构上发生了一个天翻地覆的变化:我国由从前的党、国家、社会、企业高度一体化的状态,正在变革为一个利益格局多元化的市民社会,或者说存在着公民社会成长发育的巨大转型空间。中国人对现代化的认识,也已经从洋务派、维新派、立宪派、革命党等受历史局限而相对浅陋的认识,发展深化到“改造国民精神信仰文化,塑造公民主体意识社会,建设完善市场经济体系,建立现代宪政民主政体”这样一个维度深广的普遍共识了。事实上,经济体制改革已经为政治体制改革打下了一个相对坚实的基础,公民社会虽然薄弱,却正在不可逆转地、迅速成长。

    由于政治体制改革严重滞后,社会两极分化严重,腐败已经恶化到“亡党亡国”(胡锦涛语)的危机时刻了!各种弊病、矛盾、冲突如果继续没有解决的出路,如果不能通过政治体制改革来在“在民主和法治的轨道上”消解矛盾、化解矛盾,如果还是连续不断地积累非常可怕、非常巨大的破坏性能量,那么,一件想象不到的偶然事件,一个想象不到的特殊时刻,也可能引发一次更大规模的破坏性爆发!正如清末的“辛亥革命”一样!!正如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苏、东集团的轰然倒塌一样!!!

    形势比人强!与其被动走,不如自觉主动走!

    这就是中国人民敬爱万分而此时已经生命垂危的紫阳先生,这就是清末政治变革的历史惨痛经验教训,给今天已经站在大历史的十字路口上的中国,给现在就面临关键历史选择的中国领导人们,宝贵万分的启示。

    赵昕于2005-1-12北京明心斋Email:[email protected] _(博讯记者:子轩)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01/20050117234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