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良医:我看中国医疗事业单位的改革
(博讯2004年12月13日发表)

     2004年元旦,我看了《南方周末》对钟南山的采访,他提出不赞同把医院推向市场化的做法,我非常同意他的真知卓见,不知“腐败卫生部”的老爷们怎么想。这些年,卫生事业单位改革走入一个怪圈,把福利机构搞成产业化,医院成了不择手段的赢利机构,没有人有效地监督医院的治疗收费权和医生的处方权,各种行业腐败应运而生,势不可挡,医疗事故,纠纷层出不穷,医疗费用直线上升,医务人员道德急剧滑坡,老百姓苦不堪言,民怨沸腾。我当实习医生时,拔一颗牙的费用是五角钱,而前几天我的一位同事的孩子在魏公村口腔医院拔了一颗阻生齿,居然花了三百五十元,术后又因出血,感染花了一百多元输液,听说,最近费用还在升高。

     我不知道国务院在提出医疗事业单位改革时,对事关老百姓的如此重大问题,究竟做了多少社会调查和可行性研究,参考了哪些国家的成功经验,又有多少把握不激化百姓对社会的不满,而是匆匆上马,急急到位,结果是大家有目共睹,医药行业成为百姓痛恨的十大暴利行业之一。赵紫阳总理还承认“摸着石头过河”,朱熔基总理石头也不摸就急着过河,结果,只能是带着老百姓一起掉入“万丈深渊”,真可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难怪老百姓说,朱总理是个好人,是个清官,但是,他的医改,房改,教改,国企改革等等,哪个不是在老百姓心上砍了一刀,让老百姓失去了最后一点安全感。本来,政府改革事业单位的目的是想甩掉财政包袱,是想“不管了 ”,是想让他们"自己养活自己",没丞想,这种不受监督的“改革”,象是打开的潘多拉魔盒,放出一群各行各业的“魔鬼”,使医疗行业成为“医匪”“护霸”的天下,把文教卫生等等行业推到社会上,开始公开地骗钱,抢钱,而且“害人没商量”,与地痞流氓黑社会为伍,成为老百姓身上的“新三座大山”,结果,连中央现在下多少文件也“管不了”了,他们不但养活了自己,而且暴富,倒是"不让病人活了"。

     老百姓先是看不起电影了,然后逛不起公园了(朱总理只要从他居住的杏林山庄到两站路以内的红旗村看看,山路上的滚滚人流就是天子脚下连10元香山公园门票都要节省的“贫民公园”),再后来,买不起书了,这些,老百姓都忍了,可是,看不起病就让人活不下去了,孩子上不起学就让人看不到公平竞争的希望了(难道他不是靠国家助学金完成的清华大学学业,怎么此一时,彼一时,就把其他穷苦人后代唯一的升迁之路堵死了),老百姓还能忍吗?老百姓彻底绝望了,老百姓只能造反了,难道这不是让政府逼的,它的各项改革什么时候替穷人想过!SARS危机中暴露出的政府无能,卫生部高官的不讲诚信,不讲科学,腐败和堕落,各级医疗机构在早期的混乱,低效,早已被钉上了历史的耻辱柱,成为世界医学史上的笑柄! (博讯 boxun.com)

     通过这些,我只能得出一个结论,国家领导人对老百姓根本一点都不负责任!这样重大的问题交给张文康,马小伟一伙腐败分子来搞,老百姓能有什么“好果子”吃?!结果是我国在世界上"医疗财务负担的公平性"的排行榜中,被排在191个国家的倒数第几位,居然不如印度,享受医保的人口才占全国人口的8%,农民完全是"自生自灭".最近卫生部统计信息中心透露,第三次国家卫生服务调查,将近40%的病人因医疗费用高涨未就诊,其中相当一大部分人是因为经济困难.我在门诊经常看到,许多七十岁上下的退休老工人,每月退休金只有六百多元,可是医保中自己负担的部分是一千五百多元,他们年轻时为国家建设付出了健康,老了以后,却要用仅够吃饭的钱吃药,这公平吗?这样只能让人看着寒心!难怪现如今在职的各行各业的人在台上拼命地捞,谁都看出来共产党不养老.而那些享受低保的城市贫民,连五元钱的挂号费,一盒感冒冲剂都拿不起.我在SARS时看到中央电视台采访世界卫生组织的一位官员,当主持人问他,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他回答,他最大的愿望是让中国的普通老百姓能享受免费医疗,我想,这个愿望应该是由中国的卫生部长来说,让外国人说出来,是全世界都看不下去了.当然,我国还很穷,可是改革开放后,国家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不是天天说在奔"小康"吗,怎么是一部分人都奔了"大康"了,大部分人却连"糠都吃不上"了呢?如果国家把搞什么金盾工程的二百个亿的钱都投给农村的文教卫生,互联网上反对派不就少说几句了吗?我想,真正聪明的政府不应该怕人骂,而是应该拿全体纳税人的血汗钱去干那些不让人骂的事.如果你不这样搞,就算你们能封住中国人的嘴,你们能封住世界舆论吗,你总会在"腐败排行榜"上金榜题名.

     说到医疗事业单位改革,北大法律系教授孙东东在给我院讲课时就说过,中华医学会可以改名叫“中华医学商会”了,下面听众哈哈大笑。堂堂中华医学会,国际瞩目,先是卖什么太阳神口服液,骗了全国不知多少高考学生,家长的钱,而据该单位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私下说,只不过是“蒸馏水里加了些微量元素”,根本没做过对人体的远期安全跟踪实验!据学生讲,此药还极其难喝,如果它对高考成绩真有提高,为什么这些年销声匿迹了?不折不扣的大骗局!这与一口大缸里养一只王八的“鳖精口服液”,如出一辄!只不过挂的是“中华医学会”的字头,更具有欺骗性,极具讽刺意义的是,它的职能,本应与老百姓的生命和健康紧密相连!电视里,天天看见他们为名牌牙膏,香皂做认证,如果不是拿了企业的种种好处,它能干那些不务正业,多管闲事的事吗?现如今,又主动担负起医疗事故的组织专家鉴定工作,说穿了,还是为了收钱!在这样的指导思想下,能否真正做出客观公正的判断,我表示怀疑。我倒想问问,中华医学会的社会职能到底是什么?!中华医学会的会长,你们是否穷疯了,你们干的这些事就不怕国际同行耻笑?!

     另举一个例子,说明此项改革的荒唐。《南方周末》曾报道,上海市计生委,运用手中的行政权利,长期控制该市避孕套的发行,使得避孕套的价格不能参与市场公平竞争,价格居高不下,明眼人都能看出,这种行业垄断无非是为了本系统捞好处,增加收入,又一种权利寻租!

     我们医院的妇产科,每个产妇出院前被强行卖给一个两百多元的襁褓包,质量粗制滥造,我看连五十元都不值,与商店里同等价钱的货物没法比,现在的生活条件,哪个家庭生孩子前不是早早准备好了包布和被褥,可是,你要抱孩子出院,必须用他的,理由很充分,"我们的襁褓包是经过高压消毒的,确保孩子不被感染",好象所有出生时没有接受他们包裹的孩子都得感染,我想问问这些妇产科的各位医务人员,你们出生的时候,是用什么包裹的,怎么也活得好好的!听护士长说,这是区妇幼保健办强行在科里推销的,不知真假,反正是利用权利向病人勒索,哪个产妇会为这些钱给自己找不痛快,看者嗷嗷待哺的孩子,就忍了吧.我看是妇幼保健办与各医院妇产科对病人的联合敲诈.

     我从《南方周末》看到一位专家写到,他最不愿意看到各级政府部门奢侈,豪华的办公大楼,比如卫生局,水利局,等等,他们又不创造财富,花的谁的钱?国家拨款哪能维持那么大的场面,只能走权利寻租一条路,最终,倒霉的还是老百姓!

     至于说到各级医院,更是“钱司令”挂帅了,医疗的高收费有目共睹,引起全民公愤。魏公村口腔医院一天的营业额三十万,一年一个亿。记得很多年以前,北京市卫生局惊叹人民医院的年收入高得离谱,行业内进行过通报,这些年没人管了,估计各医院进贡的钱,早把卫生局的嘴堵住了。我有幸曾与一位“区卫生局长”住在一个楼,每到年底,只见他门前车水马龙,他家人忙里忙外,应接不暇,让我真正认识到“当官的不打送礼的”。

     现在真正是“谁发家谁光荣,谁不挣钱谁狗熊”。大医院的大夫们,早就开上了私家车,我的一位亲戚去积水潭医院看病,看到才七点半大夫们就都坐在门诊,他感到这里很敬业,他的一位里面的熟人告诉他,过去大夫都是八点踩着点上班,现在,来晚一点,没有地方停车,院里内部的停车位根本不够,还要与病人的停车场争车位,这才是大夫们早早上班的真正原因。我所居住的地方,附近有一所著名的公园,临近公园开发了一个高级住宅小区,那里的商品房一万块钱一平米,住进去的人都是大款,可是,附近某医院的很多大夫在那里买了房子,得到不少同行的羡慕。开上私家车,买上高级商品房,生活水平迅速向贪官,奸商靠拢,这就是医务界同仁的“楷模”!

     "大夫收入知多少",这绝对是个"高深莫测"的话题.八十年代末期,我的一位眼科同行曾到同仁医院眼科医生家里做客,他说走廊里各种纸箱一直堆到房顶,他问,你家怎么这么多东西,也不收拾,他回答说,这些都是病人送的,我都没打开过,反正吃不完,烂掉我就扔掉,我的同行看见确实有的纸箱开始流汤,幸亏是在寒冬,否则非臭了不可.我的一位同事,到四川一位外科主任家里联系工作,他说,他的家让我这个北京人都感到震惊,只能用"皇宫"来形容.我的另一位同行改行做骨外科医疗器械推销,经常与各大医院的骨科主任打交道,当他返给这些主任器械回扣的时候,一位主任对他说:"钱对于我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足够了,你能不能帮我在医院里或卫生界弄个官当当."这位同行私下说:"这些人真是欲壑难添!"难怪人们说医疗器械推销人员与大夫一起对病人进行"敲骨吸髓"一点不为过.我的的一位同行告诉我,北京市妇产医院的科主任,一个月的收入大约在两万左右.我的另一位同行告诉我,前一段时间,某医学专家死去,他的家人发现他有一千万财产,这当然没有得到证实,但是你可从中"听话听音",肯定有人在此行业中谋取巨额财富.这些钱都是老百姓的血汗钱,还是在生病时被人趁人之危“宰”去的,除了医院的高收费,还要面对贪婪大夫索要的红包,真要把老百姓逼疯了!这就是现在的“医疗行业形象”,“苛政猛于虎”!

     有人会说,物价局不是可以监督医院的收费吗,你别忘了,物价局的公务员官老爷们,也惦记着在“改革”中创收,哪个物价监督员会拒绝被监督单位赠送的红包,饭桌的酒肉呢,现在,什么事不能用“钱”来摆平呢!他们也在挖空心思琢磨着怎样权利寻租呢。这些监督员不但会收贿赂,还顺便为自己或家人享受被监督医院的免费医疗服务,我就亲自接待过院里带来的这样的物价监督员。

     到现在你能明白了吧,这些,都取决于“国家医疗事业单位改革”决策的“伟大,光荣,英明,正确”!从上到下都想着发家光荣,哪里还管什么职业道德,社会良知,百姓利益呢?整个社会堕入了"笑贫不笑娼,笑贫不笑贪,笑贫不笑黑,笑贫不笑腐"的泥坑.我曾经看过戴煌先生写的<九死一生>一书,里面写到劳改队里为了生存,为了政治陷害,人与人之间残酷的相互折磨,达到了你不吃人人吃你的地步,使人兽行大发.可我现在看到,卫生行业有些人在救死扶伤中"创收致富",整个行业以"财富论英雄",不少人堕落成"衣冠禽兽".天啊,丧尽天良的医疗改革!我们现在倒是不搞"反右和文革"这些"革命"了,但是,难道我们连"人道主义"都不要了吗?我真不知道,这个社会比起右派劳改营的年代,究竟是倒退还是进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4/12/20041213103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