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童蒙:《中国道德论》第二章(6)“国泰民安”(修正)
(博讯2004年11月05日发表)

    童蒙更多文章请看童蒙专栏

     (编者按:原载《中国道德论》第二章(6)“国泰民安”一节上传有误,今特此补载,以表歉意。) (博讯 boxun.com)

     站在世界的高度去俯察当今国际形势,人们会发现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已融入国际社会,各国之间的政治利益与经济利益相互制约,形成了国与国之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政治经济关系。为此,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每个国家,都在自己的“一贯政策”上作出了重大调整,在原有的思维方式上进行了重大转变。否则,无论强国、弱国还是大国、小国,都将面临着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社会、民生等方面的危机,以致于造成在政治与经济、经济与军事、军事与政治、政治与文化、文化与社会、社会与民生、民生与经济等重大关系上的失调,从而使国家陷入各种矛盾的重重包围之中。正是这个原因,才使得一些观念陈旧、思想僵化的国家不但不能实现人们所企盼的“国泰民安”,反而使国家陷入一种内外交困的孤立状态,使国民始终处于一种恐慌与贫穷交织的社会环境当中。也就是说,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国家都面临着现代社会的挑战,都必须放弃固有的政治成见,争取尽快赶上社会发展的新形势,顺应历史发展的新潮流,这样才能在国际环境中求得健康的生存与发展,才能实现“国泰民安”的美好愿望。

     “大国者下流,天下之牝,天下之交也。牝常以静胜牡,以静为下。故大国以下小国,则取小国;小国以下大国,则取大国。故或下以取,或下而取。大国不过欲兼畜人,小国不过欲入事人。夫两者各得其欲,大者宜为下。”(六十一章)

     世界上各个国家,按实力可划分为大国和小国。一般来说,大国实力强,小国实力弱。大国就好象处于江河的下游一样,采取的是像天下雌性事物那样的柔和态度,而成为天下各国的交流中心。雌性的事物始终能用守静的方式克服雄性的强悍,是因为雌性始终能以守静的方式谦居雄性之下。因此,大国若能谦和地善待小国,就可以得到小国信赖与支持;小国若能谦居于大国之下,就可以得到大国的善待与包容。所以,有的大国用谦下的方式取得了小国的辅助,有的小国用谦下的方式得到了大国的庇佑。这就是说,大国不能觊觎兼并他国领土,小国也不要奢望参与他国事务。大国与小国要想得到它们各自想要得到的利益,大国就应该善待小国。在当今世界上,各个国家都不是孤立存在的,如何处理好国与国之间所存在着的各种微妙关系,已成为各国在国际事务中不可忽视的问题,同时也直接关系到一个国家是否能够“国泰民安”。

     “执大象,天下往。往而不害,安平泰。乐与饵,过客止。道之出口,淡乎其无味,视之不足见,听之不足闻,用之不足既。”(三十五章)

     一个能把握天下大势、综观天下万象的党派、团体和国家,它就一定具有包容天下万事的胸怀,天下人也就会趋之若骛。对于一个党派、一个团体、一个国家来说,也是如此。只有天下人愿意投奔而不会受到无辜伤害的地方,才能营造起一个平等和安泰的社会环境。在这个世界上,往往有声有形的事物容易被人注意,如美妙的音乐与美味的佳肴,就能够吸引过路的行人止步。而人们论起“道”来,却感到那样的清淡而无味。“道”,看也看不见,听也听不到,但却取之不尽而用之不竭。所以,用“有为”的方式处理国事,就像绝妙音乐与美味佳肴一样,只能满足人们感官上欲望,而不能实现人们相互间的平等和安泰。只有以“无为”的方式处理国事,尽管让人似乎感到很平淡,却能使一个国家的人民永久地安居乐业。

     “希言自然。故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孰为此者?天地。天地尚不能久,而况于人乎?故从事于道者,同于道;德者,同于德;失者,同于失。同于道者,道亦乐得之;同于德者,德亦乐得之;同于失者,失亦乐得之。”(二十三章)

     在现实社会生活中,一般人都以为自己的认识比别人高出一筹,即老子《道德经》所云:“天下皆谓我道大"(六十七章)。对于自大这一点,政治制度如此,宗教信仰如此,一个人如此,一党一派也是如此。当某种认识遭到强烈反对或不能达成共识的时候,就动用自己的唇舌或一切舆论工具进行辩解,直到筋疲力尽方肯罢休。然而,这种无休止的争辩,恰恰违背了老子的自然之道。换句话说,只有几近于无声的语言,其做法才是符合自然之道的,也就是“善者不辩,辩者不善”(八十一章)。所以说,语言过于激烈,用词过于尖刻,这种急风骤雨式的政治斗争并不能维持多久。按老子的话说,就是“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意思是,狂风刮不过早晨,暴雨下不了一天,即轰轰烈烈的治国方式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那么,是什么因素使得天地间产生这种现象呢?当然是天地自身了。大家想一想,天地尚且不能让狂风暴雨持续长久,更何况是人哪?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与自然规律一样,都是不可抗拒的。所以,按照“道”的自然规律从事社会活动的人或事,必然会遵循“道”的自然规律,“道”也愿意与之相通;按照“德”的发展规律从事社会活动的人或事,必然会遵循“德”的发展规律,“德”也愿意与之相伴;按照“失德”的做法从事社会活动的人或事,必然会滑入“失德”的轨道上去,“失”也愿意与之相随。

     对于一个国家的统治者来说,若不能顺应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而按照自己的意志始终从事“失德”的行为,那么这个国家必然会被国际社会所遗弃,正所谓“失德”之国必与“失”者相伴。因此,全世界大多数国家都纷纷建立起了自由民主的社会制度,以便能够顺应历史的发展潮流。然而,世界上少数几个国家仍在继续奉行独裁专制的社会主义制度,则成了逆历史潮流而动的集权国家,这几个国家都已处于孤立或半孤立的封闭状态,其结果必将走向衰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4/11/20041105225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