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贫困家庭口述:我孩子特别怕警察来查暂住证
(博讯2004年04月26日发表)

      苟庆梅口述实录

       失去了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 (博讯 boxun.com)

      我们是93年从家出来打工的。你大哥爸妈死得早,家里又很穷。孩子爷爷不在了,种地又没有钱。你不知道我们老家什么都不缺,就缺钱。要是你哥出来,我呆在家里,实在 是劳动力成问题。我在外面吧,你哥也不放心,还要照顾老人,况且土地还得交农业税,得900多元,单靠种地实在是没法生活。朱总理在电视上提出给农民减税,我们那儿一点儿都没有减。上次回家,乡干部找到我们说我们家有5000多元的税欠着,我当时就想拉着那个干部到北京找朱总理评理,因为朱总理讲过这些。现在啊,上面说的和下面做的不一样。再者那个时候大家都往外面走,以为到外面能挣到钱。所以我们夫妻俩都出来了。93年出来后,先在河北邯郸挖煤,呆了几个月没有挣到什么钱,而且对身体损害很大。后来又到广州干装修,结果老板不给钱,再说那儿治安又不好,语言又不通,没有办法找工作,于是就到北京来了,这儿毕竟是首都,治安好、机会多啊。

      我高中的时候考上了我们那儿的技校,3000多元就能上。当时父亲说要是上几年学,家里连饭都没得吃,就这样我失去了一次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就因为这一点,我到现在还恨我父亲。后来又考上幼师也没有上,接着就结婚生孩子,凑合过日子了。我对现在过的生活很不满意。现在的社会潮流是“金钱至上”,别人生活就富有,为什么我们这么穷呢?就因为农村地区贫困。哎,一想到这些就不如意。我们家现在这个样子你也看到了,我有时候就想“大家都是人,为什么就有这么大的差别呢”,我想啊就因为咱们家上有老,下有小的。加上书读得太少没什么知识,虽说是高中生,可是人家不认啊。我们是农村人,当时家里没钱,实在是没有办法往高层次上学,所以没有一技之长。

      我们打工的人很自卑

      我们夫妻两个都上班,孩子不应该这么小就没有人照顾。(说到这儿我看到苟大姐的眼圈红红的)你大哥现在拿不回钱,有时候拿不到钱,就跟老板打架。老板不给钱,就会打架,有的工人还被打成残疾人。那些老板都挣的是黑心钱。工人干活不给钱,所以相应地老板就富有了。有背景、有地位的老板不给你钱,你又能把人家怎么样啊?人家脑子好使,“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什么事情都敢做,敢干。我们一起的一个老乡,花130元钱买了一袋子冰糖,结果背回来一看,里面全是碎砖头,被人家给掉包了,真是欲哭无泪啊。现在这个社会怎么说呢?人性越来越浮躁,人心越来越坏。要像现在这样发展下去,社会得“变革”一下了!(笑)现在嫖娼的什么都有,这样行吗?毛主席那会儿,羡慕那个时代,人正直、人心没那么坏。现在呢?不敢轻易和人打招呼,时刻都得提防对方,不能坦诚相待。

      我们打工的人很自卑,我们能改变自己吗?我们外地打工的人里面,富起来的好多是单身汉,人家没有负担,一个人吃饱全家不愁。我们做父母的就希望孩子长大成人,不像我们。我要是当时上了技校,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就不会给人家做保洁。我在蓝岛大厦对面的麦乐迪做保洁——打扫卫生间。我觉得保洁是最低的工种,那些素质高的人还好,尊重你的劳动成果,碰上那些素质低的简直没有办法提,什么都敢给你弄,你还得忍着去擦掉。

      女儿回老家晚上不敢出门撒尿

      我就想如果以后政府还是允许在外打工,我就一直呆下去。日子嘛,会慢慢改变的,我们做父母的不能欠孩子、不能亏孩子,没钱就是借钱也要让孩子成为有知识的人、有素质的人。我就希望我的孩子个个都成为有知识、有文化的上层人。我和你大哥两个人挣钱,养活三个孩子。咱们送不起上正规学校,只能上打工子弟学校。这些学校里什么文化程度的老师都有,对孩子的发展不好。正规学校的环境好、条件好,老师素质高,可是政府的政策不允许我们的孩子在里边读书。

      现在家里还有5000多块的外债,以前包活的老板没给钱就跑了,你大哥又从人家手里承包过来的,人家没有给我们钱,我们也没有钱发工人工资。等要回来再给,大家都是老乡,他们也知道我们家的情况。我们家与邻居、单位的同事挺合得来的,大家都很和气。平时谁家有事情,大家相互帮忙、共同承担,都是不错的人。我平时都和外地人交往,都是来北京打工的,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是中国人嘛,没有什么老乡不老乡的之分。

      以后这个地方不让住,我们就继续找,不过一定得找有学校的地方住,孩子还得上学。要是挣到钱了就给老家寄点钱,过年都不回家,因为车费很高。你大哥从94年出来只回过两次家。老家还有哥、嫂子,你大哥是人家领养的,他们离老人很近,我们就寄钱回家由他们照顾老人。

      我也不想政府对我们有什么特殊政策,就想能给孩子一个天地。跟北京生一样有受到正规教育的权利,别无他求。吃的、穿的都无所谓。政府如果有心思改善我们的生活,就给他们受正规教育的权利。孩子在这儿上学的费用很高,和北京生在政策上的不一样给孩子从小在心理上造成阴影。上次我带小女儿回家,一天我们都在屋里聊天,她却不敢出去撒尿,说是怕碰到查暂住证的。在孩子们小的时候我就带着他们躲查暂住证的,他们记住了。

      (这时候大孩子说:北京孩子老欺负人。)孩子回来经常这样说,学校只要交了学费就那样了。大女儿小学即将毕业,政府不给机会让孩子在这里上初中,就得回家上中学,我们只能寄钱回家。上初中了,她的生活应该可以自理了。

      我渴望生活有点保障感

      我不与北京人深交往,只打个招呼。毕竟住在人家这儿。有的北京人好,他们孩子穿不上的衣服就给我的孩子穿,总的来说,北京人还是可以的。有天晚上,又有人来收费,我一般是提前就把卫生费交了,你大哥说已经收过了,那些人就把暂住证给没收并且撕了。当时我们就和他们吵了起来,后来就动手了。乡政府来人了,给我们补办了暂住证,就把人放了。自从那次之后,他们对我们的态度就好多了。我毕竟有点文化,当时我家里放着一个包,他们要拿走,我就说那里面有5万块钱,你们要拿就拿吧。他们也不敢动了,就还给我了。

      没打算什么时候回家,就这样生活吧。老家也是土坯房,就一间房子,3亩地。现在没有人种,荒着。种地收入与支出不平,还有提留什么的,要是再遇上天旱什么的就更不行了。感觉前途很盲目。我们现在只知道挣钱养孩子,养老人。要是条件好一点就不会住这种房子。这房子小,没地方放炉子,为节省费用,现在还没有生火。(我们的确感觉到房子里很冷)你哥自己动手架了个上下铺,(指着床)三个孩子睡上面,我和你哥睡下面。孩子都这么大了,生活挺不方便的。(这时我们看到桌子上放着一副羽毛球拍子,就问是不是买的)这是孩子到外面捡回来自己玩。平时孩子过生日,就给煮碗面条,做两个鸡蛋。前年,我和你哥借了一个大鱼缸,借了一辆车去天津贩鱼,在回来的路上因司机与司机抢道,那伙人就停车把你哥给打得住院了。由于我跟得紧,加上派出所出面,对方把医药费都付了。想起这些就感觉很瘴气。

      我就想啊,政府能不能出面给我们找回我们的工资,让我们出门在外的人能踏踏实实地好好工作,让我们的生活有点保障感。

      本文节选自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的《看看他们-北京100个外来贫困农民家庭》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4/04/20040426231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