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丁凯文:林彪事件几点问题的再辨析
(博讯2004年04月10日发表)

    林彪更多文章请看林彪专栏

     丁凯文先生供稿/关于林彪事件,世上已有多种著作和大量相关文章问世。刚刚出版发行的高文谦先生的《晚年周恩来》无疑给这一事件的深入研究注入了新的活力。但林彪事件仍有一些问题需要我们再做深入的探讨,以求还原历史的本来面目。 (博讯 boxun.com)

    (一)庐山会议的斗争仅仅是一场权力之争吗?

    对1970年的庐山会议上林彪的发言讲话,中共官方一直解释为林想当国家主席,急于篡党夺权,未经毛泽东的批准同意,擅自在会议开始时率先发难,打出“天才论”为幌子,为自己抢班夺权作舆论准备。近年来大陆和海外的一些学者则倾向于林彪集团与毛泽东支持的文革派产生了争权夺利的斗争,也就是双方为四届人大权力的再分配而引发的一场权力之争。

    中共官方的这一解释在近几年来已被不少学者质疑乃至推翻。王年一、何蜀先生的《“设国家主席”问题论析》一文就彻底驳斥了这一谎言。(1)高文谦先生的《晚年周恩来》也以无可辩驳的事实说明,林彪在庐山会议上的讲话事先是得到毛泽东的首肯才作的,而且林的讲话并未涉及设立国家主席。但毛事后为了打倒林彪故意撒了弥天大谎,将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在林彪的头上。(2)这些研究对推动林彪事件的深入探讨无疑有著重要的意义。但是关于庐山会议这场斗争的实质人们仍不免将其解释为林彪与张春桥等文革派的权力斗争。

    这种说法从一个方面来解释庐山会议的斗争也许不错,但并不能全面解释庐山会议斗争的实质。大陆文革史专家王年一先生就林彪事件的实质曾说过一句话,一针见血地指出“林彪是反毛不反党”(3),这句话十分中肯,一语道出了庐山会议斗争的实质。中共九大前后围绕著是继续无休止地大搞群众运动、政治斗争,还是恢复经济建设,抓好国计民生,毛泽东与林彪就这一问题产生了根本的分歧。中共九大之前毛泽东指示陈伯达、张春桥和姚文元共同起草九大的政治报告,陈伯达甩开张姚二人单独起草,在林彪的支持下,陈草拟的报告题目为《为把我国建设成为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而奋斗》,经过一个月的辛劳陈终于完成了这篇大作。但很快就被毛泽东彻底否定,毛甚至根本就没完整读过陈的稿子,只从其草拟的提纲和部分草稿就否定了陈的思考与劳动。在中央讨论张姚起草的九大报告时,陈与张姚产生了激烈的争论,陈伯达激动地抨击了张、姚的报告稿子,说:还是要发展生产、搞好生产,提高劳动生产率,不能尽搞运动。运动,像伯恩斯坦说的是运动就是一切,而目的是没有的。张春桥反驳陈说:你说的是“唯生产力论”(4)显然,没有林彪的大力支持,陈伯达是不会与本是文革派自己阵营内的人如此激烈争斗的。林彪对张姚起草的稿子更是不屑一顾,九大开会前根本没有看过张姚的九大报告,临上台时才拿到手中去读,读时不免磕磕巴巴,以致叶群事后埋怨林彪。可林自己却说“多读错些才好”。这显然不是林彪侍毛的一贯紧跟的风格。只能解释为毛林在根本问题上有著本质的区别。毛是以阶级斗争为纲,以群众运动为基础,以所谓的大乱达到大治。而林彪则希望国家应及早结束无休止的运动,恢复正常的生产,这样才能使国家真正繁荣富强。而1970年8月九届二中全会的庐山会议,不过是另辟了一个战场,毛林斗争换了另一种方式进行。

    不少学者指出,庐山会议上林彪之所以将斗争的矛头指向张春桥,是因为毛泽东忧虑林彪集团尾大不掉形成对毛的另一种威胁,故打算以张来取代林彪的接班人地位,从而导致林彪采取了先发制人的策略,在庐山会议上率先批张。笔者认为这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严格说来,林彪的合法接班人地位在九大上就已记入党章,再加上林系在中央的势力大增,而张春桥乃一文革暴发户,因有毛的背后撑腰在上海一夕夺权成功,其初入中央根基尚浅,还缺乏与林彪一系斗争的资本。纵观林彪在文革中的一贯做法,一直是毛泽东赞成我赞成,其个性从来讲究不先出头,根本无需针对所谓的张春桥的威胁刻意与毛支持的文革派过不去。但为何这次林彪一反常态呢?笔者认为,庐山会议上林彪与文革派的冲突实乃九大政治报告斗争的延续,而这一冲突却以另一种面目出现。

    林彪其人在文革中虽然不得不跟随毛泽东大唱文革赞歌,但骨子里却不赞同毛的治国方针,对张春桥等靠舞文弄墨一夕升天的文革派更是看不上眼。而张春桥却深得毛氏真传,在张起草的九大政治报告中,张氏全面阐述了毛泽东的理论,大力鼓吹阶级斗争,强调所谓“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并以这个理论对“文化大革命”进行理论论证,使“文化大革命”的理论和实践合法化。而林彪则认为在九大之后国家应该步入正轨,重视国计民生,此点与周恩来的看法不谋而合,故此周林关系更为融洽。林彪希望自己以接班人、副统帅之力打击一下张春桥等文革派的气焰,但又不公开反对毛所支持的九大路线,可实际上已表明林彪与毛的政治观点并不一致。从原空五军政委陈励耘的回忆可以看出林彪主动出面敲打张春桥,由林立果向军队系统打招呼,让大家密切注意予以配合。(5)但庐山会议的结果却出乎大家的意料。林彪敲打张春桥得到了与会人士的大力支持,不仅林系的人马大力批张,连陈毅这种“老右派”及毛身边的红人汪东兴也站到反张行列,可以说林彪带头批张的举动大得人心。张等文革派因在文革运动中的种种倒行逆施早已被人们深恶痛绝,张春桥更成了过街老鼠,大家批张的目的显然并不仅仅是冲著张一人,而是对毛发动的这场整人运动发泄不满,利用这一机会全面反击文革派。应该说林彪很清楚地看到这一趋势,只是他没想到毛泽东根本无法容忍任何人对文革的反攻清算,即使贵为副统帅接班人的林彪也不在话下。

    对比1959年和1970年的两次庐山会议,不难发现它们之间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前一次由彭德怀带头批评毛泽东发起的大跃进三面红旗给中国带来的大灾难,而后一次则由林彪出面批判张春桥等文革派的所谓“反天才论”,而批判的矛头实则指向后台老板毛泽东,尽管其表面上是以所谓“天才论”为契机。两次庐山会议都触及了毛统治地位的合法性,尤其是第二次庐山会议,以林为首的军人系统和被文革派全面打压的党政系统,联手利用张春桥的所谓反天才论小题大作,掀起了批张浪潮,大有不把张拉下马绝不甘休的架势。毛泽东很快就意识到反张实际上就是反毛,就是对文革的清算,如不立即制止势必牵扯到文革其他方面,从而导致文革派的全军覆没。于是毛立即出面力挽狂澜,坚决打压这股反文革势力,特别是当毛意识到林彪在文革一事上并不跟他一条心,毛开始处心积虑地要拿掉林彪的接班人地位。毛先从批陈整风入手,斗争矛头终于一步步指向了林彪。因此庐山会议斗争的实质并不仅仅是所谓林彪与文革派的权力斗争,更深层的原因是毛林在政治观点上对立而最终导致了这场无法避免的冲突。

    (二)关于李文普作伪证的问题

    笔者在另一篇文章《也谈林彪913事件》中就此问题论证了李文普作伪证的可能。(6)最先公开指出这一问题的是张宁女士。张宁女士在其回忆录《尘劫》一书中指出,李是与纪登奎领导的专案组达成三项交换条件后才供出林彪是自己主动出逃的,且目标就是苏联。(7)这一交代为日后中共官方定性林彪事件立下了汗马功劳。

    但是,李文普的交代有明显的漏洞。陈晓宁先生在其《质疑林彪“9.13”事件》一文中充分揭示了其不合情理和逻辑之处。(8)但我们的这些质疑都还是从常理和逻辑上来论证李很可能是在压力之下迫不得已作了伪证,而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李就是作了伪证。李文普自己就出面写文章反驳张宁女士的“伪证论”,为自己在913事件前后的行为辩护,但他心虚的是根本不敢正面面对他与专案组达成交换条件一事,在自辩文中完全回避了这一关键的问题。(9)而最新出版的高文谦先生大作《晚年周恩来》则披露了关键的证据。

    高书是这样写的:“据知情人透露,九月十二日午夜,林彪在乘车驶往山海关机场的途中,曾经命令随车的警卫秘书李文普中途停车,但被叶群、林立果所拦阻,林立果为此开枪打伤了企图执行命令的这位警卫秘书。”“据说李文普最初曾向上面反映了这一情况,但遭到专案组的训斥,随即被单独关押起来交代问题。迫于政治压力,李后来只好改口,回避了林彪曾下令中途停车这一情况,而把它说成是在听到林彪问‘到伊尔库茨克有多远’后他本人要求停车,以换取保留他的党籍、军籍和不株连家人的宽大处理”(10)高先生是在林彪事件多年后采访当时的林彪专案组负责人纪登奎时,纪向高透露的这一情况,其史料价值极高,使人们真正了解到了事实的真相。纪登奎本人曾是林彪专案组的负责人,专门负责审查林案的所有当事人,其秉承毛泽东的意图为林彪事件定性不惜罗织罪名,在审查林案期间因一时苦于找不出合理的证据,所以在李的身上下了很大的功夫,终于换来了这句林彪是自己主动叛逃苏联的伪证。

    其实李文普作伪证一事在原林办人员内部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而且是大家的共识,大家对此心知肚明,只是迫于形势无法开口讲话而已。李文普反驳张宁女士的文章出来后,张宁曾打电话给一位当年林彪的贴身内勤,提到李的这篇文章,这位内勤当即说“李文普作伪证那不是明摆著的事嘛。可他当时不那么做也不行,上头不会放过他。”(11)还有一位林办的老秘书亦致书张宁,一语点出了李的伪证行为:“焦点的问题是九一三事件仍然被李文普的那句话维系著结论,活著的人,他又是关键,这只有从外围突破,他的防线则不攻自破。”(12)高文谦先生的书所披露的事实真相恰恰就是“外围突破”,它使李文普的伪证行为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无所遁形。

    虽然我们已确知李的伪证行为和中共官方为打倒异己而故意罗织罪名致人于死地,但我们还应更深入地挖掘林彪913事件的真相,到底林彪一行在去北戴河机场的路上发生了什么事,林彪是如何在中途下令停车,而李胳膊上的伤口如何而来等等,其中尚有一些疑问都是我们应予以认真考证分析的。比如说,李自称林立果开枪击伤其左臂,而不少林办的人认为是李自己自伤。其实鉴定李是否自伤并不困难,只要检查其所佩枪支,对比弹道和伤口形状特点,就不难得出正确的结论。事发后林办人员对此就有明确的看法,并非如李自己后来所说是林立衡对他栽赃陷害。

    (三)林彪有无密谋杀害毛泽东

    中共官方在913事件后公布了一系列“林彪罪证材料”,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林彪指使其子林立果在毛南巡途中下手杀害毛泽东,比如指控林立果策划在毛南巡途中放置炸药炸毁列车、用歼击机轰炸毛的专列火车,以及《571工程纪要》等。国内的官方学者均持此一观点,海外的学者也不乏此论。高文谦先生的《晚年周恩来》就认为,在毛泽东的步步紧逼下,林彪不甘坐以待毙,“遵循‘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的古训,依靠自己的儿子林立果了,有意放‘虎’出山,作为他手中与毛泽东最后摊牌时的杀手□”(13)。对此,笔者有不同的看法。

    作为一位曾经指挥过千军万马、打过无数胜仗的开国元勋,林彪深知他与毛泽东的这场斗争毫无胜算。原因有以下几点:

    第一,毛泽东的个人地位和威望在文革中已达巅峰,而其中很大原因就是林彪当年在军队中大歌大颂毛泽东思想,一切以政治思想挂帅,推行“四好连队、五好战士”等等,并将这种个人崇拜全面推向中国大地每一个角落。这种以林彪为首制造的全面、彻底的个人崇拜已将林彪与毛泽东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举凡高呼毛主席万岁万万岁的同时,还必须高颂林副主席身体健康永远健康。此时此刻人们如何会想象在一夕之间会听到敬爱的林副主席反毛的言论,又有多少人会跟随林副统帅揭竿而起,吊民伐罪。

    第二,表面上林彪贵为副统帅,党章上明确记载的接班人,可实际上并无太大的实权。文革中任何大小事项的决策权都在毛泽东,而执行权却在周恩来和以江青为首的中央文革小组,而文革小组的势力在某种程度上甚至远大于周恩来。林彪在军队中的影响力也只局限于原四野的老班底,黄吴李邱虽分居军内要职,但事事还必以毛泽东马首是瞻。且其他方面军的老帅老将们也不买林彪的帐。所以尽管中共九大上林彪的势力大增,但与此同时江青等文革派也大有斩获,分居中央其他要职,为毛分兵把口,成为另一股中坚势力。当毛泽东将斗争的矛头指向林彪时,在利害关系的选择上,以及巨大的政治压力下,原来效忠林彪的人除了表态效忠毛泽东外别无选择,其他人如周恩来等更不会为林彪火中取栗,冒天下之大不韪,他们到头来只会落井下石,会以对待彭罗陆杨,对待刘少奇一样对待林彪自己。

    第三,林彪跟随毛泽东打天下几十年,深知毛的为人。建国以来多次党内斗争,回回都是毛以全面胜利而告终,毛集历代宫廷权力斗争之大成,算无遗策,其对手们无不以惨败而收场。以林彪的身手又如何是毛的对手。挺身而出只能招致更大的杀身之祸。所以林彪在庐山会议之后干脆放手不理政事,这种无所作为也许还真让毛泽东一时抓不住林彪什么把柄。但毛毕竟非等闲之辈,加你头上一条罪状不就得了。毛最后不得不祭起欲加之罪的法宝,将党内正常的讨论设立国家主席一事说成是林彪急于篡党夺权,而其背后的原因毛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

    那么如何解释官方出示的那些林彪妄图杀毛的罪证呢?近年来国内出版了不少关于林彪913事件的书,大都以原中共中央文件和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材料为主,绘声绘色地将所谓林彪杀毛的情节具体化、生动化,以博取广大老百姓的好奇心,为毛泽东的所作所为尽力开脱,似乎是毛泽东洞察了林彪的一切,及时粉碎了林彪的政变阴谋等等。然而所有这种指控都没有任何事实根据,经不起认真的分析和推敲,因为它们的漏洞实在太多了。

    首先,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林彪指使过手下大将黄吴李邱依靠军队反毛搞政变。众所周知,政变杀毛一事非同小可,不是像过家家玩一样,一次不成还可再来一次。这一行动必然要有精心策划,谁负责调动军队、谁负责控制舆论,谁负责一切善后工作等等。迄今为止,中共说不出任何这种证据。对比华国锋、叶剑英在毛死后抓“四人帮”的过程,现在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华、叶是如何精心策划、如何调动军队执行的这场宫廷政变。而林彪一案,我们却看不到任何指控林彪阴谋政变这类具体证据。林彪的贴身秘书、警卫、内勤都否认林彪有任何政变杀毛的图谋,甚至就连李文普也说不出林彪有任何阴谋政变的证据,这难道仅仅是个巧合吗?

    其次,中共指出的那些杀毛言论皆出自林彪之子林立果。认真分析一下这些指控,林立果却只有言论,而无实际行动。无庸讳言,林立果是当时那个社会的异数,虽然他很年轻,但由于他独特的家庭背景和个人经历,他对毛泽东的所作所为有深刻的批判,其言论一针见血地道出了中共社会和毛泽东统治的实质。看看《571工程纪要》的思想,即使是现在也令人振聋发聩,不啻为一篇杰出的讨毛檄文,在很大程度上,这些思想不能不说其具有林彪的思想的烙印。庐山会议后,林立果看到毛的步步紧逼,林彪迟早会步上刘少奇的后尘,毛的南巡更是图穷匕现,招招要致林彪于死地。此时的林立果年轻气盛、血气方刚,不甘心自己的父亲就此沦为阶下囚,于是在与自己的亲信们商量对策时言语过激,除了痛揭毛泽东出尔反尔、祸国殃民的种种罪行外,毫无可行的实际计划,与空军作战部长鲁□的谈话更显出他思维的幼稚和有勇无谋,这些言论不仅不能救林彪于万一,只会更快地给林彪带来杀身之祸。不少人认为,林立果的言行必然是林彪指使的结果。可笔者认为恰恰相反,林彪根本不可能糊涂到用自己的儿子去杀毛,林立果虽然身为空军作战部副部长,但根本无权调动一兵一卒,更何况指挥一场实力对比悬殊的宫廷政变。中共事后找出的证据大都是欲加之罪,不少当事人迫于压力作了伪证,事后又再翻供。看看后来记者许寅对所谓林彪在浙江的死党陈励耘的采访,就不难得出所谓林彪指使林立果杀毛的说法纯属子虚乌有,(14)那些天方夜谭式的林彪杀毛演义不过是小说家言,根本不足为信。难道事隔多年之后人们还应相信这些谎言吗?

    再次,也许有人会说,正是因为林彪发现自己阴谋败露才会匆忙逃亡。笔者认为,林彪在913之前深刻认识到毛是不会轻易放过他的。所以他对自己身边人讲“北戴河的房子不要盖了,反正我也活不了多久了”,林对自己的家人甚至说,“死也死在这里。一是坐牢,二是从容就义。”这哪里是要与毛泽东拼个鱼死网破、做困兽犹斗呢?这明明是林彪看透了毛泽东的企图,对毛已不报什么幻想,大有慷慨就义的气概。笔者分析,在最后关头林立果将他的言论和盘向林彪托出,林彪此时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就林立果的那些言论就足够将林彪定了反革命的死罪,更何况那些善于搞专案的打手们的“逼供信”呢?笔者分析认为,正是由于林立果的不智行为铸成大错。虽然林彪被叶群和林立果逼迫尽快逃离虎口,林彪甚至一度也应承下来,但林彪最终表态自己是“民族主义者”不愿行被迫出走的下策。然而在最后关头,林彪于昏睡状态下被叶群和林立果强行架离北戴河,结果一失足成千古恨。

    走笔至此,笔者常想如果林彪不走、不离开北戴河,会是什么结局呢?毛泽东一定会向用对待刘少奇、贺龙等人的方法对待林彪。凡被毛打倒的人,毛几乎不给他们任何翻身的机会,更何况林彪身为四野的旗帜,手下精兵强将,有朝一日也许会东山再起、卷土重来。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彻底解决这一心腹大患,置林彪于死地而后快。而且林彪注定要替毛泽东背历史的黑锅,那些见不得阳光的事和种种罪行一股脑地推到林彪的头上,真是再合适没有了。历史的发展果然就是如此。时至今日中共当局依然如此曲解历史,强奸民意,什么毛泽东发动文革是好心办了坏事,被林彪、“四人帮”反革命集团所利用等等。如果中国不能从批毛著手,林彪事件就无法得到客观、公正的评价。

    (四)周哭林彪为哪端?

    近年来一些文革著作常引一段不大不小的情节,即周恩来在林彪死后曾嚎啕大哭。高文谦先生的《晚年周恩来》对此有翔实的描述。高先生是在采访纪登奎时纪向高作了这一表述。现原文引述如下:

    “当时最紧张的情形刚刚过去,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中央政治局成员还留在人大会堂集体办公。一天,当时协助抓国务院业务组工作的先念和我有事需要向总理汇报,见总理独自一人坐在他临时的办公室里发呆,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我们两人不知道他究竟为什么事情闷闷不乐,便进去好言劝慰。开始时,总理只是听著,一言不发。后来当我说到‘林彪已经自我爆炸了,现在应该高兴才是,今后可以好好抓一下国家的经济建设了’这样一席话时,显然是触动了他的心事,总理先是默默地流泪,后来渐渐哭出声来,接著又嚎啕大哭起来,其间曾几度哽咽失声。我们两人见总理哭得这么伤心,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就站在一边陪著。最后,总理慢慢平静下来,半天才吐出一句话来:‘你们不明白,事情不那么简单,还没有完’,下面就什么也不肯再说了。”(15)

    是什么原因导致周恩来在林彪死后如此伤心,乃至当著纪登奎和李先念的面不能自已呢?周恩来的侄女周秉德有如下解释,即林彪作为毛泽东的亲密战友和党章规定的接班人,却叛国投敌自我爆炸,周恩来深感无法向世人交代其中之原因。(16)这一解释极为牵强。中共自建国以来大搞阶级斗争,整人无数,从打倒高岗到打倒彭德怀、乃至打倒刘少奇的文化大革命,中共何时感到无法向老百姓解释其中的原因了,毛泽东何愁找不出理由,给对手安个什么“反党、反革命”、“里通外国”、“叛徒、内奸、工贼”什么的罪名,可说是随手拈来,至于证据嘛,可以用非常手段获得。这些人反党反毛,罪该万死,老百姓只有听的份,跟著走,反正毛泽东是一手遮天了。

    对周哭林彪一事,华飞先生的《“军事林彪”和“政治林彪”》一文(17)以及高文谦先生的《晚年周恩来》书里都有极其深刻独到的分析,特别是高先生的书指出毛周因治国理念的不同,周长期在毛的阴影下生活,有志难伸。(18)这一解释有相当的道理。但笔者认为周恩来之哭还有更深一层的原因。

    毛泽东搞文革的一个首要因素就是要解决接班人的问题,也就是说要解决刘少奇的问题,而刘之后紧接著又是林彪,这两个接班人原都是毛一手扶植起来的人,对毛都是紧跟又紧跟的人,可他们最终尚且逃不出死于非命的结局。而周恩来从来就没被毛泽东考虑为自己的接班人,更何况周在历史上多次反过毛,毛手里还攥著“伍豪启事”这等“脱党叛变”的把柄,随时可以抛出来作为打倒周恩来的法宝。以前毛的对手是刘林,周还可以在躲在后面暂避毛的斗争锋芒,现在由于历史的原因周恩来一下子被推到了“二把手”的位置上,周本人能不心怀戒惧?林彪之死,周能不兔死狐悲?毛泽东的下一个斗争矛头必是他周恩来无疑。所以当纪登奎一提及林彪自我爆炸应该高兴时,周不仅不能高兴,反而悲从心来。周只能告诉他们“你们不明白,事情不那么简单,还没有完”。显然,周恩来心里明白他不仅又要作一个新的专案组的负责人,制造新一轮的迫害,很可能他自己也逃不过这一被整的厄运,毛泽东怎么会容忍他周恩来坐稳接班人的位子呢?事实的发展果然不出所料,周很快就成为毛批斗的另一目标,批林批孔转而批周公、批现代大儒,毛甚至在周诊断出膀胱癌时阻挠周的及时医治,杀周于无形。(19)毛周的关系到最后活脱脱就是慈禧太后与光绪皇帝的现代翻版,慈禧怎么能容忍光绪死在自己之后呢?想通了这一点,也就不难明白周恩来在林彪死后之所以嚎啕大哭的原因了。

    (五)林彪事件为何得不到公正的评价?

    自中共粉碎了“四人帮”后,中国终于告别了毛泽东的暴戾时代,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为了收拢人心,开辟新的局面,中共在邓小平的领导下提出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以及要平反一切冤假错案。文革中第一大冤案非刘少奇案莫属。而文革中定的与刘相同的大案则非林彪一案莫属。为何刘案可以顺利平反昭雪,而林案却得不到应有的客观、公正的评价呢?笔者认为这里有两方面的因素。

    一是,刘少奇一案因涉及当年的刘邓修正主义路线,邓小平是当事人之一,邓上台掌权后当然要为之全面平反翻案。可涉及到林彪一案时,邓却换了另一种说法。据知情人讲,邓曾说过,一零一(指林彪--作者)的问题涉及到是要共产党还是要林彪。显然这句话根本没有是非概念,也就是说,如果中共给林彪以公正的评价,势必涉及到毛泽东的问题,为了这一大前提,林彪也只好在死后仍要为毛泽东的所作所为背历史的黑锅。其实中共已经承认毛泽东在文革一事上的责任,但为了中共一党的合法统治,中共大员们还必须维护好毛泽东的光辉形像,在《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里,毛泽东的罪行被掩盖、缩小,一切罪恶都被解释为林彪与“四人帮”的作用。也就是邓小平所说的文革研究要“益粗不益细”,细的结果必然就会追究到毛泽东的头上,损及中共的合法地位。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继续高举毛的旗帜,维护中共的合法统治,与此同时宣传上也必须要与中央保持一致,任何涉及到林彪事件的研究都必须与中央审查报告和中共特别法庭审判为准。这也是为什么林彪事件的研究难于深入进行的一个原因。

    二是,邓小平对林彪个人的冤怨。邓表面上说公正评价林彪事件会损及中共及毛泽东的形像,其实细想想也不尽然。那么多在毛泽东时代定的大案要案不也被平反昭雪了,大到刘少奇案,小到胡风、梁漱溟案等等,这些冤假错案的平反难道就不损及中共和毛泽东的形像吗?就算多了一个林彪又有什么了不起呢?实际上正是因为林彪在文革中助了毛一臂之力,打倒了刘邓集团,刘因此死于非命,邓虽幸运地活了下来,却也经历了几年艰苦的流放生活,大儿子邓朴方更因自己的缘故终身残废。可以说邓对毛林有著刻骨仇恨。邓在913事件后恨恨地说“林彪不死,天理难容”,邓小平的女儿邓榕在其书《我的父亲--邓小平》中也毫不讳言邓本人对林彪一向无好感。大陆一些研究林彪事件的人如图们、肖思科,在其修定版的《超级审判》一书中间提到审判“四人帮”时就披露,邓小平说“林彪反党集团的问题也该重新审理了,在揭批四人帮中必须联系林彪,要把四人帮揭深批透非联系林彪不可,林彪对军队毒害很大。过去没有怎么批,被四人帮包庇下来揭批四人帮联系林彪,这是顺利成章的事,不存在历史旧帐的问题”。(20)由此可见邓小平对林彪事件的态度。所以也就不难明白为什么林彪事件长期无法得到客观公正的评价。

    走笔至此,笔者深有感触,即一件历史事件的真相大白是不可能一蹴而就的,特别是当它被当权者刻意精心掩盖和歪曲之后,要让世人真正认识其真相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它往往要花很长的时间,甚至几代人的持续努力。近来出版的高文谦先生的《晚年周恩来》就是一部揭示文革真相、毛周关系以及毛林关系真相的代表作。笔者愿通过自己的不断努力,达成抛砖引玉,继续推动林彪事件的研究,并希望更多的有识之士、专家学者和林彪事件的当事人站出来,为这一历史真相的大白而努力。

    (1)王年一、何蜀《“设国家主席”问题论析》http://members.lycos.co.uk/chinatown/author/H/HeShu/HeShu004。txt

    (2)高文谦 《晚年周恩来》明镜出版社 2003年 第290--292页

    (3)王年一在文革三十周年讨论会上的发言

    (4)王文耀 《陈伯达起草九大报告前后》原载《中共党史研究》http://www2。fhy.net/cgi-bin/anyboard.cgi/collections?cmd=get&cG=13133373&zu=31313337&v=2&gV=0&p=

    (5)许寅 《未被起诉的人 --访原空五军政委陈励耘》http://members.lycos.co.uk/sixiang003/author/Other/X/XuYin_LinBiao.txt

    (6)丁凯文 《也谈林彪913事件》原载《枫华园》第355期 2002年7月19日http://www.fhy.net/On-line/2002/fhy0207c.html

    (7)张宁 《尘劫》明报出版社 1997年6月 第319--320页

    (8)陈晓宁 《质疑林彪“9.13”事件》,原载《枫华园》第32期特刊http://www.fhy.net/On-line/TK/fhytk32。html

    (9)李文普《林彪事件真相》原载《信使文摘》2000年10月19日 http://members.lycos.co.uk/sixiang003/author/Other/L/LiWenPu_LinBiao.txt

    (10)高文谦 《晚年周恩来》明镜出版社 2003年 第347页

    (11)笔者对张宁女士的采访

    (12)《致张宁女士--一封关于林彪事件的信》,原载《枫华园》第32期特刊http://www.fhy.net/On-line/TK/fhytk32。html

    (13)高文谦 《晚年周恩来》明镜出版社 2003年 第320页

    (14)许寅 《未被起诉的人 --访原空五军政委陈励耘》http://members.lycos.co.uk/sixiang003/author/Other/X/XuYin_LinBiao.txt

    (15)高文谦 《晚年周恩来》明镜出版社 2003年 第358页

    (16)周秉德 《林彪乘飞机外逃折戟沉沙 周恩来因何嚎啕大哭》 见http://www.boxun.com/hero/linbiao/29_①shtml

    (17)华飞 《“军事林彪”和“政治林彪”》http://members.lycos.co.uk/sixiang003/author/Other/H/HuaFei_LinBiao.txt

    (18)高文谦 《晚年周恩来》明镜出版社 2003年 第359--360页

    (19)高文谦 《晚年周恩来》明镜出版社 2003年 第378--379页

    (20)图门、肖思科 《超级审判》中央文献出版社, 2003年 第26--27页

    本文在写作过程中得到志还先生及陈晓宁先生的大力帮助,本人在此特向他们表示衷心的感谢--丁凯文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4/04/20040410042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