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大学评鉴的方法不是这样◎中国时报社论
(博讯2003年10月26日发表)

  教育部以SCI等三项指标,依照国际期刊的论文篇数,排列大学名次,公布大学学术评鉴。公布后,学界一片哗然。排名落后的政大更扬言要控告教育部。不少校长则批评此一作法有欠周延,连名列前茅的交大等,都觉得评鉴方法不够细致。学界则普遍认为将理工学院与管理学院、人文学院等并列,有如橘子和苹果排比。

    教育部的立意,是用大学评鉴,在一百八十多所大学、技专校院之间,分出高低,以建立大学的退场机制。立意本没错,但问题出在评断的方法过于粗糙,以至于不仅未能检验出大学好坏,反而因此造成另一种形式的不公平。 (博讯boxun.com)

  简单来说,这一次的大学评鉴犯了两个错误:第一,学术研究的评鉴过度单一化;第二,大学评鉴也不应只是学术研究一项,而应包含一个校园的诸种条件,如教师、教学、应用、社会功能等在内。

  就单一标准来说,以SSCI、SCI、EI为指标,当然是最容易的。因为标准划一,容易量化,表面看来最科学。但它的问题是:既然是外国期刊,自不能免于以英文为标准。同时因这三项中有二项是以科学为主,因此不免偏向理工科系。然而以科技和英文为标准,能检验出一个大学的学术研究水准吗?而这样的排名真的符合实际吗?

  事实上,不分学院而只问学校的检验方法,确实太过简略、武断。以美国名校为例,它不是把所有的学校放在同一种标准下排名次,而是依照法、商、工、文等学院来排名。有些学校(如史丹佛大学)以商学院见长,每年排在前一二名,有些学校如哈佛以法学院见长。各有所长,以此建立各校特色。这就如同台大的法学院、政大的商学院、清大、交大的理工学院,应各具特色,才是办学的最好方向一样。它绝对不会如教育部这样,不管学院不同,学校特色不同,把所有系所统统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更何况,各校设立系所的目的不同,办学方向不一,怎能以单一标准去论断?举例而言,政大外交系是培养外交人才的重镇,而政大所设立的土耳其语、阿拉伯语、俄文等语言系所,本是冷门科系,但也与培养外交人才、扩展外交有关。其办学目的在实践外交,自不在研究论文的写作,用发表论文篇数去评断,如何准确判断其有无达成办学目标?

  同时,唯英文论也造成非常大的不公平。社会科学、台湾本土研究、人文科系、艺术创作、表演艺术等系所,因其特性本与国际兴趣不同,要作论文评比的对象也应以华文研究、本土研究者来比较,而非国际学术期刊。举例来说,台湾文学、原住民研究,又如何上得了国际刊物?以外国期刊的论文发表为主,将造成人文、艺术、社会科学等科系多的学校降低名次。

  大学的好坏,应包含许多评鉴标准。如办学的方向、自我的定位、学校系所的特色、教师的素质、研究资源、图书馆配备、校园研究风气、师生比例、大学与社区之关系、研究成果、与国际之互动、对地方之贡献等等,都可以作为评鉴的基础。

  其中最重要者,莫过于在讲究大学应多元发展的此刻,我们应让大学依各自特性加以发挥。像师范系统,其功能本就不在研究,而是培养国家中小学的教师人才,因而就教学功能言,应讲究的是未来师资之培训,如果背离这个目标,即是办学的失败。评鉴也应自此出发。再如慈济大学之于花莲与偏远地区医疗的关系,它背后的人道主义目标,早已超出研究论文多寡之上,这种评鉴又有什么意义?

  我们支持大学评鉴,但不应用这种方法评鉴。这一次出问题是由于大学评鉴是一个「大圆圈」的评鉴,涉及的面向最广最复杂,学术研究只是其中之一;而学术研究是「中圆圈」涉及范围也非常广,英文与科技只是其中一个「小圆圈」。这一次出问题就在于以「小圆圈」去评鉴「中圆圈」与「大圆圈」内的所有科系与大学,难怪引起大风波。教育部实应引以为鉴,好好建立评鉴制度再说。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3/10/20031026081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