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孔识仁:读郑源、王策、刘泰诸公纪念创党领袖王炳章之文而有感
(博讯2010年06月28日发表)

     孔识仁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主席助理、副秘书长、党务组织部部长)
     (博讯 boxun.com)

    
    余曾奉徐文立主席命令,为营救中国民主党创党领袖王炳章博士的事,慰问拜见,提出若干意见且帮助托人奔走。2009年,徐文立主席曾为我们的创党领袖王炳章争取过诺贝尔和平奖提名荣誉。怎奈中共知王领袖是能威胁其存亡的民运领袖,既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绑架之重判之,又怎么会释放他呢?王炳章博士如果有朝一日被释放,必是未来中国民主化进程里中共迫于压力的妥协之“果”。
    
    我们只有加倍努力,推动中国民主化,这才是营救我们创党领袖王炳章博士的最上策的路径!
    
    回忆这三十年的民运史,民主墙民运兴于前,徐文立、魏京生诸公争民主于国内,而王炳章博士开创海外民运于后。然后,王博士致力于创党,结出“中国自由民主党”等“硕果”,最终,徐文立诸公与王炳章、王希哲诸公海内外一体,开创了中国民主运动一大高峰——1998年全国性以民主宪政为己任的中国民主党的组党运动,这在当代中国民运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我们的创党领袖王炳章在民运里的功绩是伟大的。余虽在国内,未能有幸睹王领袖面,然今读郑源先生著《为民自起一家言——纪念王炳章博士创建中国自由民主党20周年》,读王策先生《读后感》,读刘泰先生为营救我们的创党领袖王炳章而大声呐喊的系列文章,不禁泪如雨下,感慨万千。王博士为民运、为党鞠躬尽瘁,想当年王炳章先生和王策先生等潜入内地、深入虎穴,推动组党,后组党运动被镇压,为了营救徐文立等民主党国内领导人,王炳章和王希哲等在1998年圣诞至1999年元旦后到纽约联合国前冒严寒绝食抗议,后来王炳章和王希哲、廖燃等诸公共同努力,为徐文立等三人共同争取了1999年度的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荣誉。
    
    诚如郑源先生文中所言:当有人问你觉得民运可以成功吗?王炳章的回答是:“我们曾经奋争过。即使没有成功,后来人可以借鉴我们的经验。”“在未来民主大厦落成典礼时,我们可能不是典礼的剪彩者,不是民主大厦的享用者。但任何一座大厦的建成都要由碎石先填平那地面的坑穴,我们宁愿做这样的碎石,以便让后来者有一个更高的起点。没有这些碎石,任何辉煌的民主大厦都不会出现在东方的古老中国。”
    
    我们的创党领袖王炳章的高风亮节和政治远见跃然纸上,实为后来者的楷模。
    
    王炳章指出:“历史的无情事实是,没有一个民主政体是通过纯粹内部运作方式建立的。缺少人民的压力和争取,执政集团不会自动放弃既得的利益和权力。不斗争不争取,自由和民主不会自动从天而降。”
    
    我们的创党领袖王炳章对于中国民主化的预判和战略卓识,是民运的“长明灯”。
    
    我们现在发起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年的全球活动,并且,在今年“纪念辛亥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活动里,我们提出了“辛亥百年、颜色革命、结束专制、再造共和”的宗旨,其目的就是高举旗帜与国内的民主运动和维权运动、工运呼应,让大家看清未来中国的出路何在?!同时,团结各方力量,汇成合力。
    
    郑源先生总结说:中国民主运动并不缺少著名的异议分子,但是异议分子并不等同于民运领袖。中国民主运动最缺少的是众望所归的政治领袖。政治领袖不是靠自封的,而是在民主运动不断发展和冲突中确立了各个人位置后的基础中产生的。中国古训“得友者霸,得师者王”,政治领袖的身边必需有更多的朋友和师者,从而能听得进任何建议和反对的声音。中国民主运动在国内外发展的几十年来,正在耐心地等待自己的政治领袖团队的产生,无此则注定没有成功的希望。
    
    诚若此言哉,惜我们的创党领袖王炳章正在监狱里与中共作艰苦卓绝的斗争。我们要更加努力,放下“小我”,成就“大我”,我们要把王炳章的创党精神发扬光大,我们要把王炳章留下的党组织壮大,再壮大!只要这样,我们才无愧于我们的创党领袖王炳章先生!无愧于铁窗受难的中国民主党的党员干部!无愧于受中共专制和权贵资本主义压迫的祖国和人民!
    
    
    2010年6月28日星期一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arty/2010/06/20100628142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