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纽约“民主论坛”发起声援张林和冯正虎自由出入国门的强音
(博讯2009年11月19日发表)

题记:一个强大的国家首先在于它的执政当局要依法行事,依法执政。只有封建专制的国家才运用各种手段来限制人民的自由,只有日落西山,行将朽木的恐惧人民的正义的合法的行为的政权,才会践踏自己制定的法律,并践踏自己土地上的公民的权利 (博讯 boxun.com)

整理:刘丹,飘香一剑

2009年11月17日晚7时整,纽约“民主论坛”在纽约法拉盛高光俊律师办公室召开了“声援中国大陆民主人士张林先生依法获取护照和支持上海著名律师冯正虎先生依法返回祖国”的研讨会。参加会议的有:宪政学者王军涛,王天成先生,律师高光俊,李进进先生,项小吉先生,时事评论家陈破空先生,“民主论坛”召集人傅申奇先生,“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会长陈立群女士,“中国人权”吕京花女士,“民主论坛”成员魏泉宝,谢维勤先生,“公民自由联盟”成员曹金陶,郑钢清,王晓熙,杨晓宇和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赵岩先生参加了讨论。张林先生也通过越洋电话聆听会议的实况并实时互动发言。

会议由纽约“民主论坛”轮值主席沈源先生主持。研讨会首先由陈破空先生介绍张林先生的背景和近况(详见附后的陈破空发言)。陈破空向与会者和在线观众和听众介绍完张林的情况以后,张林先生即时互动,表示感谢各位对他的关心和支持,分别多年以后,听到那么多老朋友和新朋友的声音,使他很振奋很高兴。由于多年的牢狱生活,得不到健康的营养,致使他的体力和健康情况大不如前,他的腰,腿,颈椎多处有严重的疾病,他非常想到美国来治病和调理身体。可是,安徽省的公安部门以危害国家安全为借口不允许他自由出入自己的祖国,他感到非常的愤怒。

王军涛在发言中表示:“今天借高光俊律师办公室召开纽约“民主论坛”的声援会,希望能够对你出国的愿望有所帮助,听了陈破空先生对你事迹的介绍,我对你非常钦佩。我是研究中国转型的学者,我认为中国不能够实施顺利的转型,就是中国人目前还不够勇敢,中国没有一大批敢于像张林那样去坐牢的人,中国社会缺少这样的人,这样的勇士,中国社会就很难实现转型。张先生是我们民运人士的自豪和骄傲,我希望美国政府帮助张先生到美国来治病,并帮助张先生解决医疗和生活问题。我们会一起努力实现这个愿望,同时我们也希望张先生能够尽早地到纽约来,看一看纽约民运的新气象。”

项小吉说:我觉得不给张林护照是公然的践踏公民的基本权利的做法。中国公民有权获得护照,根据现行的法律,和我们所了解的案子的情况,我认为他们就是在侵犯人权。中国的法律规定,无论是政治犯还是刑事犯,只要刑期结束,就有资格获得护照的权利。按照联合国人权公约中的规定—任何公民都有权利进出自己的国家,张林先生当然有权利离开自己的国家,现行的法律没有条文可以限制张林先生离开自己的祖国到美国来。安徽省公安厅以“危害国家安全”为借口,拒绝发放张林的护照,就是一种乱作为的行为。危害国家安全的人员中并不含有张林这样的异议人士。危害国家安全的人员是指军队的情报人员,公安,国安和掌握重大国家机密的工作人员,按照规定不能够未经组织批准擅自获得出国的权利。因此,当地公安机关是歪曲了法律的基本概念。项小吉呼吁,应尽快发放张林的出国护照。

傅申奇表示:今天我们在纽约表示对张林先生的支持和对中国政府对异议人士迫害的抗议,我呼吁所有的有良知的人士都来关注张林的问题。张林先生是始终冲在民主运动的最前线,现在身体不好,我们一起来帮助他尽快出国养护调理身体,同时我们也向正在中国访问的奥巴马总统呼吁,希望他能给中国的党魁胡锦涛施加压力,使张林先生得到应有的出国的权利。中国自称是一个崛起的大国,可是连最起码的人权,公民的护照都无法得到,我们只能说是人权的恶劣状况没有改善。奥巴马总统必须给予足够的重视,迫使中共停止对异议人士的迫害。

李进进说:我从的国际法的角度来看张林得不到护照的问题。这是严重违反联合国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的行为。该公约的第二十条规定,各国的公民都有其出国的权利和返回祖国的权利。1998年,中国政府在江泽民领导的时代就签署了这个公约,但是,全国人大从李鹏时代到吴邦国时代至今还不批准中国政府已经签署过的公约。这足以说明中共在控制人民选择的权利的违法的事情还在继续发生,中共控制包括信仰,结社,言论自由的行为的不断升级,同时也说明中共内部的矛盾和一个政府缺失诚信的状态。由此可见,中共的无道和对国际社会的欺骗。一个没有道义的政府是在世界上无法真正崛起的。

陈立群表示:张林先生在自己如此艰难的情况下还全力以赴地关注民运人士杨天水先生和李国涛先生,这让他很感动,陈立群认为,正义一定在张林这一方,张林应该成为一个自由的人。中国政府不让张林出国,证明他们太虚弱,中国民主党后援会全体成员都会支持你。

王天成说:张林,听到你的事迹,我认为我是你的新朋友,我从我的专业背景跟你说一说。1997年我从监狱出来,到2007年,官方始终不发给我护照,按照“护照法”和“公民出入境管理法”的规定,有五类人员不得出境:第一,刑事未了结人员;第二,民事案件未了结的人员;第三,正在服刑人员;第四,被劳动教养人员;第五,对国家安全构成危害的人员。我1992年去申请护照,官方告诉我说,我是属于第八条规定的人员,我问他具体内容,他们却不讲。可见他们的行为是多么的荒诞。我认为我们热爱国家,追求民主和自由,我们过去不会损害国家利益,现在不会损害国家利益,将来也不会损害国家利益。损害国家利益的人就是那些有权有势之人,就是共产党自身。从中共存在以来,他们就经常出卖国家利益,他们之所以打压异议人士,不给异议人士以自由,就是害怕异议人士拥有了自由,就会揭露他们危害国家利益的阴谋。我10年没有得到护照,奥运会之前他们给我发放了护照,那是因为我要诉讼官方。
高光俊说:中共在国内搞所谓的“和谐”,在国际上讲自己是崛起的大国,在外面的国人回不了家(指冯正虎),在里面的异议人士出不了国,然而官员通过各种渠道拿到世界各国的护照,这样的政府是创造和谐和平的政府吗?它分明是一个专制独裁的政府,它不可能代表世界的潮流和发展。

赵岩说:张林先生的事迹让我很感动。为此,我希望张林先生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护自己的权利。张林先生可以依照“行政复议法”向安徽省公安厅以及公安部申请行政复议,如果上述机关在法定规定的时间内没有给予张林先生合法的书面答复,那么张林先生就可以依照“行政诉讼法”对上述机关的不作为行为向当地法院或北京的管辖法院依法提出行政诉讼。公民的权利的获得是博弈的结果,我相信张林先生有六四的经历和情节,依照法律维护自己的权利对张林先生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在会上,“公民自由联盟”成员郑钢清,王晓熙,杨晓宇都向张林先生表示问候和致敬。

会议的第二阶段,首先由“公民自由联盟”主席曹金陶介绍冯正虎先生的近况。他说:冯正虎先生在国内由于出版“上海日资企业”一书被判处3年徒刑,出狱后从事维权工作,在访民中享有很高的威望。从今年的6月份开始,冯正虎先生先后8次从日本闯关回国,均被挡在国门之外,在11月2日最近的一次闯关时,再次被强行送回日本。冯正虎先生在日本机场拒绝入境,并撕毁了其护照上的日本签证,公开宣布放弃其日本居留权。到今天为止,已经在日本成田机场入境大厅内滞留两个多星期,没有食物,没有饮用水,不能洗澡。冯正虎的所作作为,正是一个觉醒了的中国公民在争取自由回到自己祖国的权利。目前,由“公民力量”组织的“东京空运”行动正在如火如荼地展开,各地正义人士踊跃捐款,购买食物,衣物等,由志愿人员从不同的地点飞往东京带给冯正虎,表示对他争取公民回国权利的支持。

项小吉对冯正虎事件发表评论说,中国政府不让冯正虎回国的做法是极其荒谬的。首先,冯正虎持有有效的中国护照,如果他触犯了中国的法律,回到中国的话中国政府不是正好可以以相关罪名起诉他了吗?如果他没无罪,不让他回国就更没有理由了。何况联合国还有“减少国际无国籍人士的公约”等条约,中国政府将自己的公民推给国际社会,正是在制造“无国籍人士”,是违背国际公约的。

吕京花,高光俊,傅申奇,等与会者也就冯正虎事件发表了各自的见解,他们纷纷表示支持冯正虎争取公民回国权利的行动。
本次会议还通过互联网做了直播,有兴趣的观众可以登录以下网站观看讨论会的录像:
http://www.ustream.tv/channel/zhang-lin-s-passport

纽约“民主论坛”

附件:

陈破空发言:张林简介

民运人士、持不同政见者兼自由作家张林,于1998年曾经在美国获得政治庇护,为了推动中国民主化进程,1998年11月,张林与魏泉宝一道,冒险闯关进入中国,随即早公安诱捕,被判处三年劳教。

张林于1980年在北京清华大学参加校园民主运动。86年辞去公职,在安徽、海南、云南等地从事民运活动,宣传自由民主进步的思想,多次被中共当局关押。89年6月,由于组织领导皖北民主运动、在皖北地区发表大量的民主演讲,被中共当局判刑2年。94年5月:因在北京参与筹办《中国劳动者权利保障同盟》及其它大量民运活动,被安徽当局判处劳动教养3年。2005年,第四次入狱,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起诉书指控张林在2003年8月至2005年1月期间“在《博讯新闻网》、《大纪元》、《看中国》、《民主论坛》等网站上,公开发表署名文章192篇,后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

2006年,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决定把当年的狱中作家奖授予现仍在狱中的张林。代表作是《悲怆的灵魂》(美国,博大出版社,2005年)。独立中文笔会会员、诗人王一梁写道:“即使张林以前没有写过一个字,我认为,仅凭此书便足以使张林堂而皇之地步入文学的最高殿堂。”《北京之春》主编胡平认为:“张林是一位天生的自由斗士,血气充沛、思想锋利、敢做敢为、百折不回。” 2008年,狱中张林被魏京生民主基金会授予"魏京生民主斗士奖",被《自由圣火》运动授予自由“圣火人权奖”。

《悲怆的灵魂》是一部自传性质的作品。记述了张林的成长、奋进、受难与抗争。全书有400多页,近30万字,这对于一个饱受牢狱之灾的人来说尤其不易。因为中国的监狱比地狱还可怕,尤其是对政治犯。张林感到,除了生存的艰难,肉体的折磨,疾病的摧残;还有精神的苦痛,心灵的煎熬,灵魂的悲怆。在这种环境下简直无法保持正常的人性。不知不觉就中毒了,不知不觉就麻木了,不知不觉就残废了。张林把这称为劳改后遗症。它甚至会严重地摧残一个人的思考、阅读和写作能力。张林清醒地意识到劳改后遗症对自己的危害,以极大的毅力自我治疗,这部《悲怆的灵魂》不仅是张林奋斗与受难的记录,也是他自我超越的证明。

乍一看去,象张林这样,为了得到更多的自由而一次又一次地失去仅有的自由,这不是自相矛盾,得不偿失,适得其反吗?特别是在张林到美国之后,既然已经摆脱了恐惧,获得了自由,何苦又要冒险回去呢?张林说:作家福山在《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这本书里写道:“人类的历史,是建立在为了人性的尊严而斗争的原则之上。人类首要的追求是把人当人看,要求别人把自己作为一个人来尊重。人之所以为人,在于他有生存的勇气,有能力去冒生命的风险去实现自己。” 张林以不屈不挠的抗争,再次证明了自由精神的高贵;而这部《悲怆的灵魂》,则为此留下了确凿的见证。

至2009年8月出狱,张林前后已坐了13年中国黑牢。 由于入狱次数太多,以及在狱中多次进行绝食抗争,许多次绝食都长达数周之久,以至张林的身体受伤害很大,留下很多后遗症,牙齿坏了,最后拔掉4颗,视力下降,患有严重的颈椎病,严重的膝关节滑膜炎令张林走路都很困难。他身体的几乎每一个器官,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害。

在狱中,张林只能靠止痛药物减轻疾病带来的种种痛楚。现在出狱了,想治疗这些痼疾,但是由于30年来,张林一直献身于中国大陆民主化的思考与探索和奋斗,或者坐牢,现在处在十分艰难的处境中,急需到美国这种环境接受适当的治疗。

纽约民主论坛
[博讯来稿] (Modified on 2009/11/19)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arty/2009/11/20091119071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