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国民主统一党:援救彭明、王炳章的上策是使他们早日跳出牢笼
(博讯2009年05月28日发表)

    
    彭明的《民主工程》中提出的综合蓝色(和平演变)、绿色(非政治化演进)、红色(暴力革命)三条道路的“灰色道路”,其现实可行性基本可在中国现实里印证。作为一个欲做实际事情的民运人士,他的不幸就是做事不周密,才导致了自己的壮志未酬身陷囹圄的悲剧。身为一个民主思想家、活动家,虽能载如历史史册,遗憾的是不能亲自导演民运事业的蓬勃发展还要继续遭受奇耻大辱。
     彭明、王炳章先生是在海外被中共非法绑架过来的两位民主英雄,也是被中共当局不按照他们的流氓法律减刑欲终身关押的两位民主推动者。在这里,我们可着重分析一下他们为什么给我们的民主事业带来这样的不幸,以及给他们个人也同样带来的不幸?导使民运人士大多不敢面对中共当局的刺刀勇往直前? (博讯 boxun.com)

    首先,我们肯定彭(明)、王(炳章)的思想十分正确,以及他们的行为在大方向上无可非议。但是,他们在具体的处世方略上也太厚道,太幼稚,才导致其违反了成事最基本的规则。他们的直道精神虽然纯正却不适合与武装到牙齿的对手进行实际的较量,更不可能达到捉双放对的层次,甚至是客居海外也没有人身安全保障,这是因为他们太实在,太喜欢公开言论机密的问题,以及公开如何采用暴力革命的政治主张,也是他们书生意气十足、不能引导民主真正革命的病根。
    打败中共流氓势力,是我们做梦都想达到的事,中共的邪恶造成了广大民众深受其害;造成了民怨四起,民恨四起,民怒四起,国已不国,使广大民众更加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还有我们许多的民主壮士不得不继续流亡海外,成了不能回家的政治流亡客。如果这样的中共山寨国——那些卖国求荣的坏类,不消灭它,怎么行呢?不打败它,怎么得了?不使这些害群之马山大王接受现实的公正审判怎么可以?但是,我们所采用什么方式最接近成功,才是我们最为知道的政治话题。
    在这里,首先要清楚,对付挟持着国家镇压机器的流氓势力,我们没有高瞻远瞩的谋略不行;没有秘密的与公开的相辅相成更不行。甚至,在初期阶段,机密的比公开的更加重要,更能使中共流氓对手防不胜防,使他们在找不到我们的壮士的前提下,无法顺藤摸瓜地加以对我们轻易残害,也是我们必须这样走才能成的经验所积累。
    彭明、王炳章先生之所以在监狱里遭受折磨,也与我们民运系统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有着直接的关系。同时,那些对身陷囹圄的同仁十分冷漠的人根本我们就不适合做我们的旗手,甚至有些疾贤妒能的人还真的害怕彭明、王炳章这样的先生超过他的政治影响而暗地偷喜,所以,两位仁君不能得到救助。如果哪位自觉得是旗手的先生能够想到使彭明、王炳章早日跳出牢笼,就应该专设基金,利用国内同仁来专项完成这个使命。而且,在国内的同仁已经答复愿意付出生命的代价来具体操作,使王炳章、彭明早日获取人身自由。
    在拜读林大军先生的文章:“援助彭明的最好方式就是广为传阅《民主工程》”后,我们认为援助彭明包括王炳章先生早日跳出囚笼的最好方式不是广为传阅《民主工程》以及王炳章先生的重要文献,而是如何的在实际里使两位先生在狱中的条件得到改善,甚至使他们得到流氓法律赋予他们的基本人权,尽管我们不希望流氓操作者能够大发慈悲,回到人道主义上来,但我们可以在另个途径促使他们这样做。并能在不远的时间里,使彭、王早日跳出牢笼。
    彭明先生在2001年、就同一些民运同仁在美国创建了“中国联邦临时政府”,并制定了“临时宪法”,这怎能不使中共的流氓挟持者惊恐?所以,他亲自到中共容易下手抓捕他的地方具体活动,已经犯了稳定营盘的大忌,哪怕是他秘密的出行也很容易被锁定目标,给对手采取流氓手段进行抓捕制造了可行的条件。彭明能够积极运作民主政府,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但是,他的缺陷就是身先士卒,忘记了中共只要盯住他,若不精心防范,就不难中标。
    伍凡先生创建了“中国过渡政府”,也可以说是件非常好的事,特别是,他之所以不被中共当局抓捕,主因还是防范措施好。
    应该说,一个旗手站出来,就没有必要跑到前沿上来,足以导引中国民主革命。而实现中国民主目标,就必须的采用任何可行的手段。这些手段,也就没有必要处处公开,并很有必要在履行中需要个个隐密,才是做实际事的实际可行的形式。
    彭明、王炳章先生就是犯了处事不密的大忌,才导致了这样的损失。我们作为同样信仰的同仁就应该接受这样的经验教训,不再蹈这样的覆辙,才能有利于民主事业的顺利发展;才能使挟持着国家镇压机器、我们的对手——流氓、没有道德底线的杀戮者找不到我们踪影,方能在这样的基础上,早日被我们打败。
    
     2009年5月26日星期三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arty/2009/05/20090528101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