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厦门数十家中介今聚首“应战”易中天 各地中介声援
(博讯2015年03月05日发表)

    
旧文新载

    本文原刊于2008-07-24
    
    来源:海峡导报 记者:陈捷 张清
      
    数十家中介“应战”易中天
      
    厦房产中介今聚首商讨应对“跑单门”,各地中介声援

      
    今天下午4点,厦门数十家房产中介将聚首房地产协会,紧急探讨如何应对易中天“跑单门”事件。与此同时,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全国各地的房地产中介纷纷在网上声援厦门同行,“谴责”易中天“跑单门”,并“呼吁行业团结”。
      
    各地中介“杠上”易中天
      
    从各地此起彼伏的中介呼声来看,这一事件,已经不再是两家中介“大战”易中天,已经演变成中介行业与易中天的博弈了。厦门一位中介公司经理说:“如果易中天‘跑单’事件就这么不了了之,那岂不是公开鼓励全国人民‘跑单’了?因此,为了行业的生存,我们必须团结起来。”
      
    据厦门市中介协会相关人员介绍,此次座谈,还将探讨整个行业如何加强管理,应对普遍存在的“跑单”问题。但是,多家厦门中介公司负责人则认为,座谈应该将焦点聚集在易中天事件上,“不要模糊焦点”。
      
    其实,早在前天下午,就有近十家厦门的中介公司负责人聚首,他们提起易中天,都很气愤。但是,他们更为中介行业未来的生存空间忧虑。据介绍,现在中介经纪人带客户看房一千次,大约只能成交十套,而在这十套当中,至少会遇到一两起“跑单”。在当前楼市不景气的情况下,“跑单”很可能将成为压垮一些中介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前天的中介聚会中,一位中介公司负责人说:“我手下一个经纪人问我说,像易中天这种情况我们都拿不到中介费,那以后我们的生意还怎么做?现在员工士气很低落。”
      
    中介:感谢易“跳单”
      
    还有中介说,最近几年的“跳单”率呈现上升趋势,不仅是厦门中介遇到的难题,也是全国中介行业普遍存在的问题。“易中天事件”只是一个导火索,如果任由事件发展的话,会有更多人“跑单”。
      
    董琪,原21世纪不动产培训部经理,现任北京21世纪不动产总经理。他在自己的博客上撰文说,“感谢易中天‘跳单’”。他说,“跳单”现象长期存在,但是从来没有这么受关注过,因为以前“跳单”的都是小人物,不值得大家关注。但现在易中天教授做了一件好事,吸引了全国人民关注这一关乎信用的事件,让中介联合了起来,现在厦门全体中介以及福建省各地中介都站到了一起。此外,这一事件也有可能让政府更加关注如何规范中介行业,也是房地产中介行业自我反省和提高的一个契机。
      
    不过,在各大网站上,也有许多易中天的拥护者。他们谴责中介“暴利”,认为“跑单有理”。
      
    【最新疑点】
      
    易夫人签了几份“委托书”?

      
    易中天中介费纠纷一事见报后,房产中介为了证明他们确实带易中天看过34号别墅,向媒体出示了两份《房产求购委托书》。这两份《委托书》内容有点差别:其中一份上面注明中介带易中天夫人李女士看了34号与36号两套别墅,中介向媒体出示了这份《委托书》的原件;另一份《委托书》则是复印件,仅仅载明中介带李女士看了34号别墅。两份《委托书》上,均显示有李女士的签名,两份签名看上去一样。另外,这份《委托书》多了一项“其它约定”,约定中说,“如看房满意,与业务员另行协商”。
      
    对此,有网友质疑:看同一栋别墅(34号),为什么要签两份《委托书》呢,这其中是否有假?当初带李女士看房的鑫东鑫员工吴亿民对记者说,当时看房时,他让李女士在别墅一楼签了一份《委托书》,看完后,又让李女士在外面的汽车引擎盖上签了另一份。面对质疑声音,鑫东龙的负责人连志雄先生说,这两份《委托书》都是真的,没有假。由于另一份《委托书》为复印件,记者要求鑫东龙提供它的原件,但直到晚上7点记者截稿时,鑫东龙尚未向记者出示那份复印《委托书》的原件。
      
    据易中天说,事实上,易夫人只是在鑫东鑫中介公司小吴的引导下,站在马路边趴在汽车引擎盖上,在一份空白的《看房书》上签了名。
      
    【律师说法】
      
    两份委托书内容实质一样

      
    福建凌一律师事务所林志铭律师:这两份证据内容并没有实质不同,所以,除非易中天教授能够证明这两份内容都是假的,否则,只要有一份是真的,都可以证明双方之间存在居间合同关系,并对中介费的计算标准进行了约定。
      
    如果像中介所说,两份《委托书》都是真的,那么两份证据的内容都可以采纳。因为,虽然其中一份有“其它约定”的条款,但是,由于约定不明,属于“非实质性条款”,对双方之间的权利义务分配没有影响。也就是说,这一约定说了等于没说,只要中介一方不同意降低佣金,就要按《委托书》中的条款约定履行。
      
    另外,如果易教授认为这两份《委托书》有假,举证责任在易教授。他可以申请笔迹鉴定。但是,抛开这两份《委托书》的书面证据外,易中天在接受厦门某媒体采访时,其实已经承认中介带他去看了这幢别墅。这篇报道也可以作为证据证明,中介为易教授提供了这个房源信息。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misc/2015/03/20150305133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