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女子屡次寻找工作未果盖上被子自焚 (图)
(博讯2007年05月04日发表)

    
    
女子屡次寻找工作未果盖上被子自焚

    
    57岁的老张谈到打女儿的事时痛心落泪,“我去死算了”,他一开口就这样说着。而在他的头发和额头都有抢救女儿时被烧损的痕迹
    
      有生命危险,事发前曾与父吵架,巨额医疗费使这个在深打工的家庭陷入绝境
    
      前天下午2时30分许,深圳火车站附近的罗湖新村一出租屋内,发生了原本可避免的悲剧性一幕:一女孩用打火机点燃了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自焚。其母亲称,孩子想不开是因为从年初至今没找到工作,前一天晚上因此事又和他们发生口角,她父亲一时冲动打了她一巴掌。昨天,躺在市二医院抢救的女孩,医生称其烧伤情况严重,可能有生命危险,后悔不已的家庭却面临无钱治疗的局面。
    
      “女儿身上全是火,直挺挺地躺在那让火烧”
    
      5月3日,五一黄金周还未过半,今年26岁的小晶(化名)没有享受到节日的愉快气氛,她的一时冲动反而给自己和整个家庭带来了悲伤和痛苦。就在前天下午2时30分许,她用
    打火机点燃了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结果导致全身严重烧伤。昨天,她依然躺在深圳市第二人民
    医院六楼烧伤科的病床上接受治疗抢救。
    
      今年春节后,双双下岗的小晶父母从湖北老家来到深圳谋生,在罗湖新村46栋租下了一间公用电话超市,并附带卖一些电话号码卡,她和父母三人就挤在电话超市后面的一间小屋里。前天,小晶就是在那房里点燃了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想自焚。
    
      这间不到10平方米的房间里灯光昏暗,白天如果想要找点东西,只能开电灯才能看清楚。“我和女儿一起睡底下床,她爸爸就睡上床。”小晶的母亲刘琼说,他们一家三口就这样一直从年后待到现在,尽管女儿今年已经26岁,依然还是和他们住一起。
    
      回忆起当初看到的那一幕,刘琼情绪明显激动,咬字有时候都不清晰,并不断自责自己不够心细,没问女儿为什么流眼泪。她回忆说,前天下午2时30 分许,她和女儿在床上午休,后来她去了一趟洗手间,几分钟后等她打开房间门一看,女儿身上全是火,小晶就直挺挺地躺在那让火烧,吓得她尖叫起来,女儿的爸爸张景堂听到尖叫赶来,赶紧把女儿从已经成火海的床上拖下来。
    
      “后来女儿说自己是用打火机点燃被子的,一时想不开。”刘琼责怪自己说,那天她起身去洗手间的时候,看到女儿一直在流眼泪,眼泪一直流到枕头上,当时她没有太在意,等回来发现时,女儿已经点燃了被子准备自焚。刘琼尖叫并直呼“救命”,46栋的保安和隔壁邻居闻讯都赶来救火,随后民警和120人员都赶到,将小晶送到市第二人民医院抢救治疗,这时候不少邻居才知道她家里还有个不经常出来的女儿。
    
      “她基本不出门,我没看到她有朋友,她也没有男朋友”
    
      昨天上午,记者在那间发生火灾的房间里,依然看到墙壁上有明显火烧过后留下发黑的痕迹。在一柜子上,放了一叠被烧过的小晶《个人简历》,父亲张景堂神情木然地守在一旁。当谈到前一天所发生的一切时,这个57岁的男人突然失声地哭了起来:“我除了死,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啊”,对自己当初的冲动懊悔不已。
    
      根据小晶的《个人简历》,她于2002年毕业于武汉某学院,毕业后先到浙江慈溪市新浦职高任音乐老师,随后回到了湖北老家。刘琼说,女儿后来在深圳一直在找工作,一心就想当老师,但至今都没有找到合适的职业,这对她打击很大。
    
      5月1日晚上,因为没工作,和往常一样,小晶也没出去逛,吃晚饭时母亲叫她吃饭,她表示不舒服不想吃饭。刘琼回忆说,女儿说不想吃饭,她就说了一下女儿,谈到了工作的事情,母女俩发生口角。看到女儿和爱人拌嘴,张景堂就说了一些偏激的话,随后父女俩又发生了口角。“哪知他脾气暴躁,打了女儿一巴掌。”刘琼说,女儿平时基本不出门,只在网上找工作,并通过电话联系,有时候也会悄悄对她说,“对不起父母,现在还在拖累他们”之类的话。
    
      当晚,小晶还是没吃饭,并一直闷不吭声。和她一起睡的刘琼发现,女儿一晚上几乎没合眼,没想到第二天下午就发生了悲剧。
    
      “到这边后,她基本不出门,也没看到她有什么朋友。也没有男朋友。”刘琼说,“我想因为没工作又没男朋友,这才导致她内心很自卑但又要强,才出了事。看到她这样,我心里也很着急。”
    
      “谁能治好我女儿,我帮他干一辈子活”
    
      在深圳第二人民医院,记者见到了烧伤正在抢救治疗的小晶,全身除头外,其他部位基本被纱布包裹起来,露出来的手指头和脚烧伤后的伤痕非常明显,尤其是下半身烧伤看起来很严重。负责主治小晶的张医生表示,小晶的烧伤面积大,伤势严重,截肢的概率较大,存在生命危险,须尽快治疗。
    
      医生告诉刘琼治疗费用至少要几十万元,这让她一下陷入绝境。刘琼说,“只要谁能治好我女儿,我帮他干一辈子活,要我做什么都愿意。”
    
     南方都市报 (博讯记者:薰衣草)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misc/2007/05/20070504210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