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晓树:纪实文学《凤凰岭下的日志》(44)
(博讯2008年03月13日发表)

    
    零六年四月十七日
     小豪:“晓慈,你专科过了多少了?本科过了多少” (博讯 boxun.com)

    “。。。。。。”
    小豪:“哇,晓慈,我真是佩服你!”
    他开始表现出仰慕的表情。然后转身对着刘建华:
    “刘,我们为什么过不了呢?”
    “看来我们实在是太苯了。”
    “刘,”小豪接着半开玩笑地说,“你吃饱了撑的,还看书。。。。。。”
    
    一个人心情不好了,就想到处去走走,用这种方式来排解一下心中的郁积。刘徙倚到西边的铁轨上,这天正好有一对新人在铁轨上拍婚纱照。刘建华逶迟不前,好象那一刻被凝滞了,两个人紧紧地依偎,两颗罥绕着幸福的心紧紧地蒙络在爱里,分不清彼此,也看不到愁伥。他们的言语象雨露滴在他们身上,他们仰望彼此,如同张开着翅膀切慕春雨。
    不知道这两颗心现在又在中国的哪个地方,也不知道20年后,他们还会不会记得这个特殊的地方。
    
    
    
    零六年四月十八日
    北大一位在读博士生在海淀区花园路蹬着装饰一新的自行车,载着身披白纱的新娘一路骑过街头。
    下午,起风,天上降下了“土渣”,身上莫名其妙地披上了来路不明的灰烬。
    当黄航又一次看见手机上出现的催促费用信息后,愤了:
    “妈的,老子有钱了,一定把这个手机给换了!”
    
    学校通知上报必须由学校统一购买的教材科目,然后统一交钱。小豪从车耳营回来,说自己看到了总理。
    他开始自我嘲讽:“世界如此之大,你为何却选在这里念书?!哈哈哈---”
    
    
    零六年四月二十日,早八点
    去第二食堂,有人争吵。学校有关管理人员想让其在相应的时间关门,这是严格的规定,为了督促学生的复习应考,学校的管理还是很严的,而食堂承包人员因为涉及自身利益却是不许。所以诞生了吵闹声:
    “我问你关了没有?!”
    “我没关。”
    “对啊!”
    “那你看别人关了没有?!”
    “你别管别人,我只问你关了没有?!”
    “我没关。”
    “对啊 !”
    “那你看别人关了没有?!”
    。。。。。。
    我们解决问题的模式,来来回回基本上都是那么几句,你来我往,毫无新意。
    
    
    零六年四月二十一日
    丛飞离开了我们;这是考试前一天的晚上。
    悲伤。
    隔壁宿舍有人吵架。
    
    
    零六年四月二十二日(周六)
    游晓慈早上出去的时候,对着里面大喊:
    “刘建华,去考试拉!!”
    
    黄航考试结束后作着平静的叙述:
    “今天考试,看见一个学校中文专业的,女的都很漂亮,很善良,男的都很帅,他们都是还有一两门就考完的,而且很团结,都在门口等最后一个出来,哪象我们啊。”
    “我还碰到一个教徒,女孩子,真漂亮,诶,但愿上帝让所有人都能(通)过。”
    “那为什么没让我过呢?”刘建华喏喏。
    “上帝已经给你机会了,是你没抓住机会!”
    
    晚上,黄航打电话给女友:
    “我肚子难受死了,不去考试了!”
    “你要去考试!”女友在电话那边斩钉截铁。
    “我肚子不舒服啊!难道是我不想考吗?!”
    那头的电话哭了。
    
    小豪坐在窗口,眯着眼睛。
    “谁在海淀区自考,谁就是笨蛋,抓得最严了。大一,我看见有人到了崇门区,好几个人都是报那的,他们报五门,最少过三门!”
    -------永远的兴致勃勃。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lianzai/2008/03/20080313203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