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以色列二次立法选举仍未打破政治僵局
(博讯2019年09月18日发表)

    以色列二次立法选举仍未打破政治僵局


    卸任总理内塔尼亚胡与本尼•甘茨得票旗鼓相当,均得32席。法新社
    
    (要闻解说/法广RFI 瑞迪)以色列二次举行立法选举仍未能走出政治僵局。根据目前的检票结果,在17日的投票活动中,卸任总理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利库德集团和他的主要竞争对手、本尼•甘茨领导的蓝白党势均力敌,均赢得32个席位,也都将无法只靠传统盟友组成议会多数。尽管正式的检票结果周三下午才可能宣布,但最终结果翻盘的可能性已经不大。换句话说,就是时隔五个月的第二次选举,与今年4月的选举结果几乎相当,各政党一番苦战之后,又回到了原点,仍然没有政党可以顺利组成执政联盟。
    
    以色列议会共有120个席位,任何政党只有获得半数以上议席方可组阁。但以色列政坛历来多党纷争,到目前为止,还从未出现过任何政党单独组阁的情况,一向都是多党联合,组建执政联盟。但刚刚结束的投票结果显示,得票最多的两大政党如果只与传统盟友合作,都无法达到组阁所必须的至少61个议席,不得不另寻伙伴,这就使得本就众口难调的联盟只能更加难以成形。
    
    现任政府总理内塔尼亚胡在4月份选举之后组阁失败,宣布解散议会,再次选举,希望二次努力,能赢得一个有利的局面,组建政府,连任总理。但显然事与愿违。利库德集团的传统盟友主要是宗教色彩政党。但沙斯党目前获得9个席位,另一个宗教政党获得8个席位。即使加上传统激进右翼政党Yamina获得的7个席位,内塔尼亚胡也只能获得56席,必须另寻伙伴。
    
    曾经的联盟伙伴、“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党也许是一个选项。该党由利伯曼领导,在本届选举中可能获得了9个席位。不过,利伯曼一直明确表态,他绝不参加有宗教派政党的内阁。而内塔尼亚胡组阁的传统盟友恰恰主要是宗教政党。而且,应该说,利伯曼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内塔尼亚胡一年内两次面对选举的原因之一。利伯曼曾是利库德集团成员,曾被看作是内塔尼亚胡政治生涯的导师,并多次加盟内塔尼亚胡领导的政府。2018年11月,他宣布辞去国防部长,导致执政联盟瓦解,不得不组织新的立法选举。今年4月的选举之后,他再次成为内塔尼亚胡可能的执政盟友,但利伯曼要求即将组建的新政府提出极端正统派犹太教徒服兵役议案,结果导致内塔尼亚胡组阁失败,只好解散议会,再次选举。
    
    与利库德集团得票相当的蓝白党面对的困难也不亚于其竞争对手。从政治光谱来看,甘茨领导的蓝白党应该可以与两个左翼政党联合,但民主党只获得5个议席,工党获得6个议席。这距离组阁所必须的61席还太远。
    
    由阿拉伯裔政党组成“联合名单”这次获得了12个议席,成为新议会的第三大政治力量,这是本次选举与上次选举结果的不同之处。该政党此前曾表态,他们不会与内塔尼亚胡联合组阁,但也没有明确说明是否支持甘茨的蓝白党。到目前为止,该党领导人只表示可以考虑与甘茨组建联盟。
    
    但即使如此,蓝白党也无法达到61个议席的组阁门槛。利伯曼领导的“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党因此可能也是需要争取的对象。但利伯曼拒绝与宗教政党合作的立场使得这一前景也充满未知数。
    
    这次成为新议会第四大政治力量的利伯曼似乎成了左右未来执政联盟的关键因素。利伯曼此前表示,目前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由他领导的“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党,与利库德集团及蓝白党共同组建一个广泛的全国联合政府。如果只以议席数字计算,这当然是最好的选择,新政府将可以拥有一个相对广泛的议会多数。但问题是:谁来担任总理呢?是内塔尼亚胡,还是甘茨,还是只有9个议席的利伯曼?甘茨在竞选活动中曾表示,他不会与内塔尼亚胡合作。但面对投票结果,他似乎也没有排除联合政府的可能性。
    
    显然,这第二次立法选举未能让以色列走出政治僵局。以色列是否会几个月后再次重新选举呢?总统里夫林此前表示希望避免这样的结局。
    
    18日,里夫林按照惯例,与新当选议员会面,听取他们对领衔组阁人选的意见。授权组阁者需要在未来28天内提交新内阁名单。从目前的格局来看,这不会是件容易事。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intl/2019/09/20190918233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