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反思巴黎血案并非向恐袭低头
(博讯2015年01月12日发表)

    
     导语:《查理周刊》遭恐袭后,11日巴黎城区举行反恐大游行,法国总统奥朗德等来自约40个国家的政要参加游行,据称人数达史无前例的100万人。在暴行面前,任何理由都不足以开脱恐怖分子的罪恶。但国际社会也应该反思,在文化多样性的当今世界,言论自由是否存在因文明差异而划定的天然边界?
    
言论傲慢引发的行动暴力

    
      为什么法国《查理周刊》会遭受如此惨烈的恐袭,各国媒体在谴责恐怖主义者的同时,也逐步梳理出《查理周刊》的反宗教痕迹。该刊创刊于1969年,是一份带有很强左翼及反宗教色彩的刊物,发行量4.5万份。《查理周刊》尤其喜欢用漫画形式反映宗教与政治话题,对各种宗教与政治人物极尽揶揄讽刺。
    
      已有论者指出,《查理周刊》的言论自由在捍卫其自身的合法的自由时,在实际操作中常常会变成“嘲弄的自由”,“取笑的自由”、“冒犯的自由”,甚至一些描绘伊斯兰先知默罕默德的漫画明显落入了色情、猥亵和暴力的一路。当《查理周刊》刊出穆罕穆德的裸体漫画的时候,杂志工作人员应该知道这肯定会引起穆斯林们尤其是极端分子的不满,毕竟自《查理周刊》2006年开始转载讽刺穆罕默德的漫画开始,已经多次遭到伊斯兰团体的抗议,甚至对簿公堂,有着不愉快的先例。即便是温和的伊斯兰教信徒,默罕默德都是神圣般的存在,不容丝毫亵渎,在极端分子的眼中,《查理周刊》的行为更是赤裸裸的挑衅和不可原谅的侮辱。
    
      《查理周刊》的前身《HARA KIRI》曾于1970年因为讽刺去世的戴高乐将军而被法国政府取缔,相比于法国人对于戴高乐总统的尊敬,穆斯林对于穆罕穆德的崇敬不知狂热多少倍,虽然大多数穆斯林温和善良,面对先知被讽刺的场景,或许只是表示愤怒或者抗议而已,但对于少数狂热的极端分子来说,讽刺先知比侮辱乃至伤害他们本人更加难以忍受,而且这种情绪远比在一群虔诚的西方基督教信徒面前肆意讽刺耶稣更加强烈。这就无疑等于埋下了一颗不知何时会起爆的炸弹。
    
      在这个意义上,《查理周刊》的行为和暴徒行为并没有什么差别,一方是言论上暴力,另一方是行动上暴力,尽管这两种暴力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但他们都分享同样一种傲慢和封闭,都拒绝站在对方的宗教、政治立场上设身处地思考他者的处境。《查理周刊》不会或许也不愿意去意识到,这样一种讽刺行为在西方社会被宽容,是建构在西方现代国家政教分离这个常识和基础上,而把穆罕默德画成光屁股的碧姬·芭铎对于虔诚穆斯林是多大的亵渎。
    
      而在那三个极端穆斯林看来,言论自由的价值并不比他们的真理和信仰更高,企图要求极端穆斯林接受这套西方的意识形态,用言论去捍卫和表达他们的自由和权力,显然是不可能的,他们的方式是更直接的暴力。
    
无视现实的“言论自由”只会带来恶性循环

    
      诚然,讽刺艺术在西方有着较为长久的历史,甚至讽刺已经成为了政治的氧气,流行在大大小小的咖啡馆、酒馆,成为人们日常政治生活中的一部分,而靠讽刺漫画闻名的《查理周刊》便是其中的一个代表。西方国家因为有着相对悠久的言论自由历史,但伊斯兰社会完全不同,这里有着相对保守、缺乏宽容的宗教氛围,他们在面对讽刺艺术的时候不可能有西方人那么克制,在面对与自己的文化背景完全不同,宗教氛围类似于欧洲中世纪的伊斯兰社会,媒体是否应该更加谨慎?
    
      更需要正视的是,为法律所认可和保护的言论自由,在抽象空间里是放之四海皆准的存在,但在具体的社会生活中推行却有巨大的现实壁垒。就从法国国内来说,众所周知,穆斯林移民群体大多来自北非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突尼斯等前殖民地,其集体经验上不可避免地带着殖民地的创伤记忆,在经济上、政治上、文化上都是弱势和边缘群体,在融入欧洲社会的路途中举步维艰。法国媒体如果无视少数族裔的政治、宗教、文化、情感状态而一味诉诸自身的价值认同和权利意识,就会陷入唯我主义的怪圈,这种自由也就越可能被他人视为不自由。
    
      国际社会是一个多元文化并存的社会,对包括宗教在内的其他文化的尊重和包容,应该成为国际社会的基本共识。任何文化背景的人群,都不应该以一种傲慢的心态对待他人,对不同文化或宗教信仰者的敬重本身就应该是现代文明的组成部分。在当今世界,政治或许有野蛮专制和文明开化之别,但是文明只有内涵和表现形式的不同,没有先进与落后之分。回顾世界历史,建立在自身文明的优越感上,对其他文明采取歧视态度,甚至于试图用暴力的方式去征服其他文明,用极端的方式去挑逗胁迫其他文明,正是这个世界各种冲突不断爆发的重要原因,也是基督教文明与伊斯兰文明摩擦不断的根本原因,而恐怖主义就正是在这样的文明裂缝中产生。
    
反思并不意味低头 恐怖主义也是穆斯林的敌人

    
      不过,尽管如此,所有这些对《查理周刊》过火行为的批评也构不成伊斯兰教极端分子发动恐袭的理由。对恐怖分子的这种暴虐行径,国际社会必须予以最强烈的声讨,虽然《查理周刊》确实存在不妥之处,也绝对不能用血腥的杀戮作为报复,不能突破人类的文明底线。《查理周刊》遭受恐怖袭击的惨痛教训应该对世界构成警示,即任何恐怖行径都必须得到应有的严惩,言论自由也必须在尊重文化多样性的前提下被有力捍卫。
    
      更有必要明确的是,恐怖主义以杀害人的生命为手段表达自身的诉求,违背了尊重生命这一人类生存的底线,是人类的公敌。但恐怖主义不等于伊斯兰教,恐怖主义者不等于穆斯林。反对恐怖主义,不能扩大为反对伊斯兰教与穆斯林;如果有这种扩大化,就不仅不会消除恐怖主义,反而会为恐怖主义培植沃土。
    
      而从穆斯林的角度说,建构一种温和的伊斯兰教,并使其成为绝对主流,将是不可回避的历史使命。最近半个世纪,伊斯兰教在欧洲、非洲、美洲、亚洲都有迅速的发展,早已成为影响全球事务的关键因素。当世界敞开胸怀迎纳穆斯林的时候,穆斯林也要充分地呈现自身的宽容性与适应性。如果有人传播以杀人为手段的极端思想,真正的穆斯林就要坚决与之斗争。恐怖主义不仅是非穆斯林的敌人,更是穆斯林的敌人,将直接危及穆斯林在全世界的形象乃至生存。

来源:搜狐 (Modified on 2015/1/12)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intl/2015/01/20150112194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