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金正恩病未痊愈 妹妹金与正李雪主内斗
(博讯2014年12月12日发表)

    
金正恩病未痊愈 妹妹金与正李雪主内斗

    (中央日报)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及其家人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金正恩罕见40天未露面后拄拐跛脚亮相曾轰动一时。虽然后来金正恩视察时已经丢弃拐杖,如履平地,但是近日金正恩视察时又暴露出跛脚的迹象。这似乎意味着金正恩的病并未痊愈,一直以来都不容乐观。
    
    韩国《中央日报》12月9日报道称,韩国政府相关人士透露,金正恩腿部出了问题,步行起来颇显不便。12月8日韩国统一部消息称,针对朝鲜中央电视台7日下午播出的金正恩最近进行公开活动的视频进行分析后发现,金正恩腿部跛脚严重。特别是11月末金正恩现身机场跑道鼓励女飞行员时,无论是在拍摄纪念合照还是激励军人的时候,他都出现了严重跛脚。
    
    《劳动新闻》11月28日报道这一消息时仅公开了现场照片,没有公开相关视频。金正恩今年春天腿部开始出问题,随着症状越来越严重,他从9月初开始,连续40天没有进行公开活动。韩国情报当局掌握到,法国、中国和俄罗斯的医生曾经访朝为金正恩进行脚踝关节手术,并预测金正恩的腿疾很可能复发。因为金正恩回到公众视线后活动过频,而且还吸烟,这些都影响到康复。韩国政府当局人士表示“可能是手术部位重新出了问题,或出现了新的病症”。有人认为,根据情况,金正恩可能需要再次治疗,又会有相当一段时间不会进行公开活动。
    
    此外中央日报12月9日的文章也提到金正恩的妹妹金与正是目前平壤最红的人,她频繁出现在朝鲜中央电视台或《劳动新闻》中。与陷入肃清、解职、降职的恐惧中的劳动党和军部实权们显然不同。金正恩因健康问题消失40天之后,于10月中旬重新露面时金与正随行在身边,这也受到了人们的关注,甚至让人觉得她是唯一一个可以几乎不看“哥哥”眼色的人。也就是说,谁都没办法牵制她。金与正上个月末以“劳动党副部长”的头衔出现在公开场合。今年3月,她在最高人民会的代议员选举投票中出现的时候,被称为“党负责人”。韩对朝情报当局解释称,“她作为劳动党宣传科长,以‘金艺贞’之名负责了邀请美国NBA选手出身的大虫访问朝鲜之事”。而如今她作为“次官级”的副部长,占据了哥哥身边最亲近的位置。当然应该没有人只单纯地将她视为次官级别的人物。据说,因为有着如此令人踏实的哥哥在,平壤权力阶层内部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条条大路通向与正同志”,听起来是她已经在人事或权力上发挥影响力。
    
    熟知朝鲜权力情况的高层情报相关人员暗示称,金与正很有可能已经结婚了,但是“关于丈夫是谁,目前还需要进一步调查”。韩国国家情报院等情报机关在国会情报委员会报告等中则持谨慎立场,称“目前还没有确定是否已经结婚”。大家已经开始对即将揭晓的金与正丈夫表示好奇了。
    
    因朝鲜政权“首领作为唯一统治”的特征,第二人是谁是十分受关注的事情。第一委员长金正恩有两个女儿,30岁青年领导人的两个幼小女儿是不可能成为权力第二人的。而不管怎样,比起第三人物,具有所谓“白头血统”的一人即金与正,她最有可能成为最高实权第二人。作为金正恩监护人角色的姑姑金敬姬,也在其丈夫张成泽被处以死刑后,陷入不可能东山再起的境遇。大哥金正哲(33岁)因健康问题被弃,同父异母哥哥金正男(43岁)在海外流浪,他们也很难东山再起。
    
    同岁的嫂子李雪主好像受到小姑子金与正的牵制。两年前的夏天,被称为“夫人李雪主同志”华丽出镜后,独领风骚。如今贤内助李雪主,对外公开活动时在身边辅佐的却由金与正负责,角色分工好像已经形成。
    
    关于金与正同父异母的姐姐金雪松(40岁)的作用,外界有很多推测。甚至有人说她是朝鲜权力的幕后实权,并对金正恩的统治活动发挥着影响力。然而韩国情报相关人员回击称是“无稽之谈”。从朝鲜体制的特征来看,左右最高领导人的人物另有其人,这根本不合常理。
    
    某脱北团体主张“金正日的遗书中有嘱咐过,以金雪松为中心带领朝鲜体制前进”,而对人们信以为真,因此才会有这种误传。仔细想想,如果朝鲜体制松懈到最高领导人的遗书都沦落韩国街头,不禁让人有种感觉,朝鲜体制将会很难存在至今。虽然部分媒体公开了所谓与前国防委员长金正日一起拍照的金雪松的照片,而据说经确认,那是平壤百货商场的模范员工。
    
    金与正是朝鲜政权史上最年轻的劳动党副部长。金正日委员长28岁时即1970年成为宣传副部长,姑姑金敬姬30岁成为国际部副部长。三年前父亲金正日葬礼上嚎啕大哭的小女儿,如今已上升为最高实权人物,金与正的今后动向令人关注。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intl/2014/12/20141212035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