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小伙患尿毒症6年 作诗百首记录与病魔斗争过程
(博讯2016年11月11日发表)

    
    刘蘢嶓坚持每天写诗看书 本报记者李宗华摄


    刘蘢嶓坚持每天写诗看书 本报记者李宗华摄
    
    透析6年,刘蘢嶓的身体越来越弱。这个23岁小伙在最青春稚嫩的年纪,用上百首诗歌,记录了和病魔殊死斗争的过程。
    
    他给自己设定了最实际的梦想:希望自己能够快乐一点,希望爸妈不用再辛苦挣钱。还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身患重病、身陷绝望的人鼓起勇气,开心活好每一天。
    
    诗中,阳光、自由、种子、山川河流,构成了他理想世界的意象。这种意象中,渺远的时间与旷阔的空间纠缠在一起,生命与死亡在互相诠释——他明白,生命让自己写作的时间只会越来越少。
    
    “会无比渴望活下去”
    
    他算不上是太乐观的人,从小性格孤僻,爱独处,朋友极少。9岁时,因为发高烧,被西安儿童医院诊断为慢性肾炎,从这时起,他开始不间断地吃药、住院。17岁,高一刚念完,他被确诊为尿毒症。
    
    这个病的名字,他曾在电视上听过,“光听名字都觉得害怕。”他说,当时觉得天都要快塌了。尿毒症是不治之症,想要延续生命,只有两个办法:一换肾,二透析。换肾,不仅肾源稀少,手术费也非常昂贵,且术后排异反应风险很大。透析是指借助设备对血液进行过滤,将因肾坏死而不能清除的身体毒素和水分过滤。
    
    刘蘢嶓选择了做腹膜透析。他说,透析过后,痛苦会暂时消失。“人一下子就感觉舒服了,也会无比渴望活下去。”
    
    这种舒服的过程,似乎是用钱“买”来的。透析6年,家中花光了所有积蓄,当了一辈子农民的父母,跑遍了亲戚、邻居、老乡的家中筹钱。这个过程,让刘蘢嶓深刻认识到了人情的冷暖和现实的苍凉。
    
    “诗是我生命灵魂的绝唱”
    
    无助、恐惧,甚至压抑,几乎占据了他的全部情感。
    
    在家中化疗,刘蘢嶓每天要做4袋腹透液,每袋需要4—6小时。这个过程,整整24小时,日复一日,不间断、连续做。这成了他维持生命的一个重复动作,腹透液在肚子中,将身体中的水和毒素排出。
    
    今年6月,远在西安的三爷,回到礼泉县看他。刘蘢嶓拿生病后写的一些古体诗给三爷看。
    
    三爷叫刘三德,画家,以画虎闻名。“这是我和三爷最深入的一次聊天,他鼓励我继续写下去,只要活一天,就写一天。”写诗对刘蘢嶓并不陌生,他从小爱好文学,尤其是写古体诗,阅读甚广。受此启发,他开始了写作。
    
    “天空的使者,却在笼子里,渴望自由。时光如戏,华丽的生存,却日日哭泣。想拥抱万里山川,想亲吻九霄星际”
    
    “镜子里的我,只会笑,也显得很高。总喜欢活蹦乱跳,时间太少,我总爱照。两个自己一起悟道,也许一起坐牢。”
    
    他感谢诗歌收留了他。“诗是我生命灵魂的绝唱,写诗证明我还活着。”他说,生病以后,对生命有很多特殊的感受,通过写诗,看透了很多事,也就不再难过了。
    来源:三秦都市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health/2016/11/20161111161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