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法国专家谈转基因植物的利弊
(博讯2014年06月14日发表)

    
    
     作者 杨眉
    
    是否应该推广种植转基因植物?转基因食品对人体究竟是否有害?这些问题西方的专家学者已经探讨了二十多年,可以说,转基因植物在欧洲所引发的争论的热烈程度实属罕见,支持派与反对派两大派系互不相让。两大派系中均囊括世界一流的科研人员,有关转基因植物及食品对人体的危害的学术报告也层出不穷。旧的不说,最新的一份曾经引发舆论纷纷扬扬的报告是法国生物学者塞拉里尼Séralini 2012年11月份发表的,研究结果证明食用转基因玉米的白鼠得乳腺癌以及肝肾疾病的几率大大增加。该研究报告虽然在发表之后数个月又被出版机构撤下,但却引发全球舆论的强烈反弹。法国国民议会以及参议院今年四月表决通过了禁止在法国种植转基因玉米的议案。那么,到目前为止科学家们是否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转基因植物确实对人体有害?转基因植物在欧洲为何引发如此激烈的争论?欧洲对转基因食品的抵制为何要远远高于美国以及加拿大等国?
    
    就以上一系列问题,我们采访了法国食品、环境和职业健康与安全局(ANSES)的专家Joel Guilleman 若艾尔·基耶蒙先生。基耶蒙先生是法国食品安全局生物科技小组的主任,该小组的责任是对是否允许转基因植物的种植发表意见,另外,基耶蒙先生也是法国环境部高级理事会的成员,该理事会专门研究转基因植物对环境的影响。
    
    
    
    法广:首先请您谈谈到目前为止科学界在转基因食品对人体的影响方面是否存在共识?
    
    基耶蒙:应该说,从目前公布的所有科研报告来看,我认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研究成果证明转基因植物对人体健康构成威胁。当然,我们可以对这些报告的科学性提出质疑,就拿法国生物学者塞拉里尼的研究成果为例,塞拉里尼教授对食用转基因玉米的白鼠进行了两年的研究之后指出这些白鼠得癌症的几率比没有食用转基因食品的白鼠高出好几倍。塞拉里尼教授的研究成果受到多个领域的专家们的广泛质疑,不过,我认为,他提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目前欧盟规定的对动物测试的研究期为九十天,九十天对正常寿命为两岁的白鼠来说仅占八分之一。或许,欧盟应该延长对类似的研究的观察期,才能提高研究成果的可信度。法国国家食品安全署也曾经赞同欧盟的上述规定,或许从此以后应该调整此一规定。其实欧洲已经开始做一些延续时间比较长的实验,塞拉里尼教授确实提出了一个有价值的问题,但是,他的研究成果受到包括法国食品安全署在内的多个独立研究机构的质疑,认为塞拉里尼教授的研究方法有出入,这就再一次提出了出版审核的问题,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许多缺乏严谨的科研报告轻易地被发表,类似的研究报告不仅仅受到反对派的质疑,而且也受到支持派的质疑。
    
    法广:那转基因植物对环境生态是否有可能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基耶蒙:转基因植物对环境的影响方面确实存在着许多疑问,尽管种植者必须每年递交环境影响评估报告,转基因植物的种植始终受到严厉的监控。但是,反对派依然认为,转基因植物会影响生物多样化,另外,一旦转基因植物占主导,就可能会影响生物的耐性与抵抗性,并且由此而产生抵抗性强的新的昆虫品种。这就提出了一个超出转基因植物的更加的广义的问题,也就是我们要选择什么样的农业生产方式,这其中涉及的是一个社会问题。它已经超出了转基因食品是否对人体有害以及转基因植物是否影响环境等问题,而是我们希望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社会模式中。我所接触过的一些反对转基因植物的人士,他们大都不接受生产至上的生产本位主义文化,而转基因植物属于生产本位主义的范围,所以,他们同别的一样遭到排斥。
    
    
    法广:事实上,欧盟境内转基因植物的种植面积微乎其微,而且其总面积最近几年来一直在不断的消减,法国国会近期表决通过了禁止种植转基因玉米的议案。那么,欧盟在转基因植物种植方面有哪些规定?欧盟是通过什么样的决策程序来做出决定的?
    
    基耶蒙:欧盟在有关转基因植物的规定方面,主要有两条基本的法令,还是从刚才所说得卫生健康以及环境保护这两个层面来介绍。欧盟有关环境保护方面的法令出台于2001年,有关卫生健康方面的法令出台于2004年, 当然,之后,有不断有新的规定对这两个法令进行补充,从欧洲的角度来看,对转基因植物以及食品的规定十分周密,当然,这并不排除在某些问题上依然存在疑问。比如说,法国就提出要求延期执行欧盟的某些规定。法国还要求欧盟成员国有权利反对种植转基因 植物。那么,具体来说,欧盟是通过什么样的程序来做出有关转基因植物的决定的?这也应该区分两个方面,一方面是评估,另一方面是管理。一方面由欧盟食品安全署负责风险评估,另一方面由欧盟委员会负责风险管理。欧盟负责评估转基因植物风险的机构就是欧盟食品安全署,L'Autoritéeuropéenne de sécurité des aliments (EFSA),一般来说,希望推广转基因植物的公司向欧盟食品安全署提出申请,食品安全署将其要求刊登上网站,包括法国在内的欧盟各大成员国在三个月内对此发表看法,之后,欧盟食品安全署再在三个月内发表评估报告。在欧盟委员会对此正式做出决定之前,欧盟有关卫生保护的组织将首先对转基因植物进行表决,倘若出现绝对多数支持或反对,那么,欧盟委员会将以表决结果为准,倘若该委员会难于定夺,欧盟委员会将要求欧盟成员国对此进行表决。
    
    法广:欧洲境内转基因植物为何从二十多年前的多个品种减少到今天的一个品种,既然欧盟排斥转基因产品,却为何又要从美洲进口大量的转基因大豆等动物饲料?
    
    基耶蒙:欧洲过去曾经种植过三种转基因植物,它们分别是蒙山多著名的抗农药的玉米品种MON810,另一种叫做T25的转基因玉米已经退出市场,还有一种用来生产造纸用纸浆的土豆,曾经在德国种植过,之后也被淘汰。今天欧洲种植的转基因植物只有MON810一种,而且种植的国家也仅仅限于葡萄牙,西班牙以及罗马尼亚等国。虽然,转基因植物在欧洲的种植面积有限,但是,由于自由贸易等其他种种原因,欧洲尤其是法国大规模的进口来自阿根廷以及巴西的转基因产品,例如大豆。中国是美洲转基因大豆的最大的进口国。值得一提的是,转基因大豆是最早引发舆论强烈反弹的转基因食品,《解放报》记者1996有一片文章的标题就是:警惕疯狂的大豆,有意思的是解放报写这篇文章的记者Jean-Claude Jaillette 让 克劳德· 若耶特,二十年后,出版一本拥护转基因食品的书,书名叫做救救转基因植物Sauvez les OGM。他在书中承认自己过去观点的错误。如同对塞拉里尼教授的研究成果一样,我们应该保持谨慎。我们当然不能无视风险,但是必须严肃冷静地对有关转基因问题的各个枝节进行研究,我们当然也不可能面面俱到,因为这个问题涉及多个层面,甚至涉及到选择什么样的社会模式等问题,这已经远远超出了转基因食品安全研究的范围。但是,目前社会上流传者许多有关转基因食品的文章缺乏可靠的科学依据,有的甚至
    纯粹是骇人听闻,哗众取宠。这并不能够帮助民众具体客观地了解转基因植物的利弊,我认为在盲目地拥护以及一味的反对这两个极端的中间应该存在讨论与争论的空间。
    
    法广:您如何理解为什么同美国以及加拿大不同,欧洲国家的民众会如此强烈地抵制对转基因食品?
    
    基耶蒙:因为从社会的角度来看,欧洲尤其是法国,法国民众对文化,对饮食文化的理解同美国人有很大的差别,同样,欧洲人的环境意识也同美国人截然不同。我认为,美国人在欧洲尤其是在法国推销转基因植物时忽视了上述因素,再加上疯牛病以及石棉致癌等重大卫生事件也加强了民众对转基因食品的疑问。刚才谈到的解放报有关转基因大豆的文章就是在欧洲疯牛病肆虐的时候。疯狂大豆的一词就是借用疯牛病的名称。
    
    法广:最后,我们知道,自然界植物种类不断演变,在没有人类干预的情况下,也有植物的基因也会自然地转变。另外,法国农业部长最近就谈到对人类健康有益的转基因植物,例如含有维生素A可以保护视力的金米,您是否也认为某些转基因植物确实有益无害?
    
    基耶蒙:确实,物种选择与杂交历来就存在,但是,他们同转基因不同。您说到的金米其实在2000年的时候就曾经引发巨大的争议。它内含的维生素A也确实对保护视力有作用。金米属于第二代转基因植物。我觉得在第一代转基因植物中某些种类可以抵抗除莠剂等农药,这就容易引发滥用,从而引发环境灾难。而相反,有些转基因植物例如MON810能够抵抗昆虫,这样就自然能够减少使用除虫剂,所以,有对许多我所接触的环保人士,他们都认为与其说使用大量的除虫剂污染土壤还不如种植能够抵抗昆虫的转基因物种。因此,这些都是值得争论的话题。
    
     感谢法国食品安全署生物科技组主任若艾尔·基耶蒙先生接受本台的专访,也感谢Fabrice的技术合作。
    来源:法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health/2014/06/20140614095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