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人民币不宜大幅升值
(博讯2005年05月16日发表)

    最近一年多來,人民幣升值的論調甚囂世上。不僅少數美國議員不斷就此問題發難,要求白宮給中國政府施加更大的壓力,迫使中國政府放開人民幣匯率;也有相當多的經濟學家認爲人民幣幣值低估,是造成美國巨大外貿赤字的罪魁禍首,為修正創紀錄的世界經濟失衡,人民幣必須升值。筆者以爲,以上説法沒有理解到目前世界經濟增長的内在機制,而一旦人民幣真的如某些人士主張的那樣大幅升值,對中國經濟甚至世界經濟來説,都可能意味著一場災難。

    戰後經濟史就是世界其他國家不斷追趕美國經濟的歷史。爲了取得經濟的快速發展,一個必要條件是實現對美國的大舉出口,換囘寶貴的美元;美元,作爲世界硬通貨,意味著對先進設備的進口能力,是落後經濟實現生産效率提升的必備條件。更重要的是,在實現外向型經濟政策的過程當中,落後經濟体得以按照比較優勢原則組織自己的經濟體系,只有那些具備國際市場競爭力的行業才能生存並發展。這樣一個動態過程,在50年代的歐洲、60年代的日本、70年代亞洲四小龍、80年代的東盟,90年代的中國等國不斷重復上演。尤其是現在在中國上演的經濟故事,對於人類而言具有絕對偉大的意義。13億人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以人類歷史上從未一睹的規模實現經濟的現代化,從30年前的古代生産方式迅速地升級換代到現代化流水綫生産,由此爆發的生産效率快速提升,不僅極大地改善了13億人的生存質量,也在全球水平上提升作整體經濟的效率與總量。

     這種經濟演進要得以維持,有幾個基本條件:首先,中國國内經濟維持持續的高投資,以實現中國國内充沛的發展機會。東亞社會天然的高儲蓄率僅是維持高投資率的必要條件,而並非充分條件。來自外貿順差的資金流入、來自海外的直接投資,不僅提供了資金上的供應,更提供了產業組織與管理上的資源。第二,大量投資所形成的生産能力能夠找到自己的市場。國内消費市場發育滯後,無法提供足夠龐大的市場;此時,是低估的人民幣幣值保證了中國的生産能力能夠被美國市場所吸收。第三,為維持美國市場持之以恆的吸收能力,美國經濟必需創造全球最高的投資囘報率。這種全球最高的投資囘報率保證了美國的巨大外貿逆差——中國實現生産能力飛躍的必然代價——總是可以得到外國投資的融資支持。 (博讯 boxun.com)

    這三個條件,在90年代至今的中美兩國同時具備。毫不奇怪,90年代之後的世界經濟,幾乎都是由中美兩國的經濟互動所決定的。日本、歐洲、甚至東亞其他經濟体,都只是在這出經濟大戲中扮演配角的角色。參與到這種經濟秩序中的國家獲利,而遠離的國家則受損。

    人民幣幣值保持穩定對這個過程起到基礎性的作用。一旦這一基礎性的機制受到破壞,對中美兩國以及世界經濟而言,都不會有正面的作用——尤其在目前這個經濟周期段上,人民幣大幅升值將會產生嚴重的、難以預料的後果。

    現階段不利于人民幣升值的主要因素是中美兩個經濟都正好度過了拐點(即經濟增長的最高點),此時若人民幣大幅升值,將會產生一系列負面影響。

    這種負面影響首先是針對中國而言的。中國去年國民生産總值增長速度高達9.5%,出口以及投資超紀錄的增長是最主要的動力。這種增長,不僅付出了環境方面的巨大代價,在金融方面,也埋下許多隱憂。中國的金融、投資體系一直沒有進行徹底的改革,導致全社會無法扼制的強烈投資衝動。在產權界定不清的環境中,與巨大的投資規模相伴隨的,是極低的投資囘報率。這不僅造成國有銀行高達30%以上的壞賬率,更重要的,造成投資的自我維持性質。在經濟擴張時期,投資高潮觸發新的投資高潮,放大了經濟成長速度;而一旦陷入低谷,幾乎99%行業都呈現出的過剩生産能力將令整體經濟陷入巨大震蕩之中。

    目前的情況顯示,這種負向的震蕩正在醖釀放大的過程當中。作爲全社會投資膨脹的典型體現,全國房地產市場曾經瘋狂上升;而最近的數據指示,上海房地產(全國房地產熱潮的中心)開始降溫。有理由相信,在未來的兩三年内,中國經濟將會遭遇相當大的挑戰。雪上加霜的是,一旦宏觀經濟陷入低速增長,前三年進行的大規模銀行放貸將轉化為創紀錄的壞賬,危及中國的金融安全。

    這種時刻,如果再放任人民幣大幅升值,將抽走中國經濟最後一道防禦。本來,美國經濟目前已經露出減速的確定徵兆,中國的出口增長速度注定將會低於前三年。一旦再主動降低中國產品的出口競爭實力,幾種負面因素的疊加將會導致中國經濟從繁榮走向衰退。到時候,不僅7.5%的增長速度無法保證,人民幣甚至反而可能出現貶值,令中國與世界經濟都陷入紊亂之中。

    從美國方面考慮,強迫人民幣升值也是弊大於利。戰後長期執行的強勢美元政策賦予美國強大的鑄幣收稅權,令美國得以不斷分享落後國家經濟超速發展的利益。當美元高估的時候,大舉進口顯然符合美國的經濟利益(用誇張的幣值進口廉價產品),進口量越大,外國轉讓給美國的經濟利益越多。這種情況之下,美國減少儲蓄,積累逆差及相應的外債,都是十分合理的經濟行爲,背後有鉄的經濟邏輯的支持。唯一的問題只是,需要爲巨大的貿易逆差融資而已。而中國、日本、臺灣、阿拉伯國家等外貿順差經濟体對美國資本市場的投入正好保證了這一點。事實上,大量進口中國低价產品、中國等國對美國國債的大舉購買,是保證美國經濟近年來享受低通貨膨脹率、低利率經濟環境的重要因素。

    一旦人民幣大幅升值,美國的通貨膨脹威脅將會加劇;國債價格下滑,利率上升。這種負面影響,顯然不是增加少量加工業工作機會能夠抵消的,最終可能把美國經濟推向本來可以避免的衰退。美國少數國會議員的短視行爲,可能令美國乃至全世界都付出慘重的代價。

    當然,在外界壓力積累、保護主義思潮有所汎濫的環境當中,中國政府倘若完全不做出任何姿態,可能亦非上策。某种更靈活的外匯機制改革並非不可考慮,但前提是,任何改革,都應該以維持人民幣的基本穩定為前提條件。任何有違于此的舉措,都可能招致“一失足成千古恨”之慨。

    RISKFILE.COM投資咨詢公司 海影

    (本文代表作者觀點。若有疑問,請聯係如下電郵:[email protected])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finance/2005/05/20050516044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