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湄公河新娘中国光棍危机的奴婚产业链
(博讯2018年12月25日发表)

    

    山西长治沁县的高宝红和缅甸姑娘马小月的跨国婚姻。(取材自澎湃新闻)
    
    

    湖北黄冈的陈磊和新娘黎氏锦亨新婚仪式上按当地风俗,互喂鸡蛋,寓意未来家庭幸福早生贵子。(取材自凤凰网)
    
    41岁的江苏“老周”表示,自己离过一次婚,工作和住的城市不算体面,这样的条件要在中国找到第二春并不容易,特别是步入不惑之年后还没有儿子,来自家庭长辈的压力,让他在乡里很不好受。于是,他筹2万美元在网络上找个婚仲掮客,从柬埔寨“讨”个媳妇儿,他后来发现这是门好生意,所以自己也搞起跨国网络婚仲的服务。
    
    •中国3300万位“光棍” 撑起“婚姻买卖”产业
    
    法新社报导,老周说,虽然中国政府已经在2015年正式解除“一胎化政策”,但从1979年累积到现在的男女数量失衡,一时半刻却没法解决;几年下来,中国的婚姻市场反而越来越竞争,期待成家立业、期待儿孙满堂的“传统社会压力”,也更逼得中国3300万位“光棍”喘不过气。
    
    在中国,尽管法律并不允许“婚姻买卖”,但聘金嫁妆的传统习俗,以及现实社会的迫切“需求”,早已让婚配行为成为有一定行情的“人肉市场”。根据中国官媒粗估统计,在2017年中国婚姻市场,有需求男性平均得付出15至20万元人民币(约2.17至2.9万美元);但对偏乡或者是乡村农工而言,这笔开支不仅相当沉重,就算有钱对方也不一定愿意“下嫁”过来,因此不少“底层光棍”才选择往外发展,来自中南半岛的“湄公河新娘”需求链也因此逐渐成形。
    
    像是老周经营的婚仲网站,标榜公道、合法、透明,平均每次“媒合”只需要人民币12万元(约1.74万美元)。但为抢攻人肉市场并规避法规纠纷,在中国西南边境一带,出现大量“地下婚配渠道”,正沿着湄公河流域快速兴起——这些非法婚配,仲介收费只有合法外配的五至八成;但“新娘来源”,却往往牵扯诈骗、诱拐,甚至掳人绑架以及组织人口贩运。
    
    •湄公河新娘一年“产值”高达数十亿人民币
    
    报导表示,据估计,随着中国婚配的需求逐年暴增,来自缅甸、越南、柬埔寨、老挝的“非法新娘”,每年约有“数万人”流入中国——根据地下的黑市行情,娶一名湄公河新娘的“市价”,大约是人民币7至11万元(约1.02至1.59万美元)不等,因此往来边境的地下商机,每年金流的规模也达到数十亿人民币之谱,是当前世上最为蓬勃且恶名昭彰的“人口贩运网”之一。
    
    化名“娜里”的柬埔寨女子表示,17岁那年,一名婚配仲介找上他的哥哥,声称手边有一个“中国医生”想要讨老婆,于是两人联手说服娜里、让她先去“中国看看再决定”。
    
    娜里事后才知道,当时的仲介收了一名中国老农1万美元仲介费用——其中7000元被仲介分走,另外3000元“聘礼”则被自己的亲生哥哥独吞。
    
    当时,娜里先随仲介以“观光签证”飞赴上海,之后被辗转带到乡下“婆家”后,她才发现自己受骗上当;但当时,负责带人的仲介交出娜里后就消失无踪,人生地不熟的她,也遭到婆家控制,强制成媳。
    
    报导说,娜里后来为“中国丈夫”生下一名男孩后,就被婆婆逐出家门。但因身无分文——她已因非法居留而成为逃犯;又缺少官方文件或登记,能证实自己和中国人结婚、生下中国小孩——走投无路的她,只能到处打工,直到被举报、逮捕,娜里才发现在非法移民遣返营,全都是等待回国、被抛弃的湄公河新娘。
    
    由于“媚公河新娘”的增加,许多网络故事新闻报导,也纷纷出现仲介与新娘本人“反复骗婚”,借以多次诈取光棍家产与仲介费用的犯罪故事。但“可怜光棍人财两失”的血泪控诉,一方面显示外籍婚姻买卖的畸形漏洞,一方面也加剧中国男性对于东南亚女性的歧视与商品化情节。
    
    •边境建“新娘仓库” 拐骗年轻女性等“订单”
    
    但诈骗以外,为了补充湄公河新娘的“稳定供给”,在中国西南边境的缅甸、老挝、越南等地,近年也陆续传出“绑架抢婚”事件。许多年轻适婚的女性、甚至未成年少女,时常会突然失踪,然后被在地人蛇抢掳拐骗至中国境内的“新娘仓库”等待“订单”。
    
    在越南东北边境的河江省苗旺县山区,悲伤的妈妈武氏丁捧着失踪女儿的照片,痛苦地回忆:今年2月,她16岁的女儿和同学,两个女孩在进镇里逛市集的路上就此消失,10个月来音讯全无,就连当地官员警察都束手无策,“因为失踪的年轻女孩,大多都被抓进中国去了。”
    
    近年来,在越南边境偏乡,“被绑架到中国结婚”的新闻事件越来越常见,许多不法的婚配仲介为压低成本,或以“抓来的比较年轻比较乖,比较单纯不作怪”来诓骗中国的光棍买家,因此才衍生出掳人犯罪——越南警方表示,许多不法分子会在乡下市集里随机掳人,或者向年轻女孩宣称“要介绍中国的打工机会”,借以把她们带到中国拘禁、贩卖成别人的新娘。
    
    据报导,这些被拐走的少女,通常会被拘禁在本国边境的山区。接着在地的人蛇集团会帮她们一一电子建档,之后再透过中国方面的非法掮客“推销仲介”,等到“订单”下来后,她们才会跨过边界,并在中国云南省等候“物流转运”,直到被交到卖方婆家的手上。
    
    •无良婆家把生完长子的新娘当“二手货”转卖
    
    但由于“湄公河新娘”是“买来的”,许多非法案例往往在生完长子后,就会遭婆家遗弃——运气稍好者,可能会因非法居留的身分而被逮捕遣返;但运气不好者,则会被当成“二手货”转卖,可能被丈夫强迫改嫁给更穷的丈夫、甚至被卖入娼寮,进而走入另一种身体剥削的悲剧循环。
    
    尽管中南半岛各国与中国政府都严令禁止人口贩运与婚姻买卖,像是在柬埔寨,当地政府就规定“所有的跨国婚姻,都必须在境内依照本国法律,并出示双方文件与'结婚同意书'” ;但就算如此,那些因诈骗、绑架、违反自由意愿而被迫远嫁的“湄公河新娘”,其人身权利仍依旧不在法律的保障规范之内。
    
    报导强调,许多身心饱受折磨的女性,在几经风霜后虽能返乡,但却被永远与“生在中国的中国子女”永久分离。因此,就算充满人道争议的一胎化政策,如今已经结束;其所留下的30余年恶果,仍持续在邻近区域内,播下种种人伦悲剧。
    
    

    越南女孩郑清娴在南宁已生活多年,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
    

    缅甸姑娘马小月成了山西媳妇。(取材自澎湃新闻)
    
    联合新闻网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8/12/20181225095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