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鲍彤谴责当局延误刘晓波病情 驳外交部指“干涉内政”
(博讯2017年06月29日发表)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鲍彤谴责当局延误刘晓波病情 驳外交部指“干涉内政”
    
    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罹患肝癌,且进入晚期,举世关注。诺贝尔委员会就事件发表声明,批评中国政府因刘晓波患重病才释放他,对此感到极度遗憾。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强烈谴责当局在刘晓波病重之际才将其释放。他呼吁最高当局追究监狱方及更高层人员的责任,同时反驳外交部称海外人士关注刘晓波是“干涉内政”。
    
    被中国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在辽宁锦州监狱羁押期间被确诊患肝癌,而且进入晚期,不久前获保外就医。近日,诺贝尔委员会就事件发表声明,批评中国当局因刘晓波患重病才释放他,对此感到极度遗憾。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6月28日在北京家中接受采访时谴责有关当局延误刘晓波的病情,使其处于危险境地。他说:“因为从开始发病到肝癌晚期,到昏迷,这不是一个短过程,需要长达几年的过程,(当局)一直向病人保密,向病人的家人保密。而且,病人是一个公众人物,是诺贝尔和平奖的获得者。他们向全社会保密,我觉得这是故意为之。有人说这是故意杀人罪,我看这个提法很坦率”。
    
    现年61岁的刘晓波参与八九民运至今先后4次入狱。2008年,他因参与起草《零八宪章》,主张修改宪法,实行分权制衡,实现立法民主、司法独立以及人民有结社、集会和言论自由等基本人权,其后被判刑11年。
    
    6月27日,鲍彤在北京一餐厅就刘晓波的病情向与会者发表个人态度。他对本台记者说,直到刘晓波肝腹水当局才通知家属,明显是在隐瞒病情:“我觉得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这个过失应由监狱来负,由监狱的上级负。这也暴露了中国的监狱制度。我们听说这个消息以后,我跟几个朋友一起商量,我们觉得应该请国家主席行使职权进行特赦。因为当年这个案子是在2009年判的,还是过去的领导人,我想对现在的国家最高领导人应该给他一次机会,表示一下态度”。
    
    早前有消息说,刘晓波本人愿意到国外治病。鲍彤说:“如果病人愿意到国外去治病,我看没有任何政治力量,包括政府、政党可以阻拦他的要求。政党和政府组织起来,应该是为了保障公民的权利的。如果阻拦,它一定不是一个好的政党,好的政府”。
    
    对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例行记者会上说,任何国家都应该尊重中国的司法独立和主权,不得利用任何所谓的个案,干涉中国内政。鲍彤认为,中国宪法保障人民的生存权利,不明白外交部为何要这样表述。他说:“中国人民共和国一切权利属于公民。一个国家的外交部发言人如果不知道自己本国的宪法,关于公民权利应该怎么执行”?
    
    诺贝尔委员会称,若刘晓波囚禁期间得不到适当治疗,中国当局必负上重大责任,还称当局早就应该无条件释放刘晓波,并为他提供最合适的治疗。
    
    鲍彤谴责当局延误刘晓波病情 驳外交部指“干涉内政”


    附:鲍彤发声全文
    
    刘晓波先生是《零八宪章》的起草人。他因此而饮誉国际,获得崇高的诺贝尔和平奖;他也因此而得罪前中共常委兼政法委书记兼腐败分子周永康,被判徒刑11年。这个问题,在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下是被禁止讨论的,今天我不谈。
    
    刘晓波身罹重病。坐牢8年多,才被通知已到肝癌晚期。这到底是评价中国当前医疗水平的可靠根据,还是有关当局有意草菅人命的实际结果?这个问题,在中国当前的条件下也无法查明,今天我也不谈。
    
    我只知道人命关天。救命更急于救火,一天,甚至一个小时,也耽误不得!这才是当务之急!
    
    刘晓波先生已经明确表达了要求到出国就医的愿望。国际社会也已纷纷向刘先生伸出了人道的援手。但愿在大家同心协力抢救下,刘先生得以转危为安。
    
    但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表态和《环球时报》的评论令人无法乐观。国内外的救援的志愿者们甚至至今无法和刘晓波先生及其夫人刘霞取得任何联系。
    
    如果绝望业已到了实在没有别的办法的危急关头,我想只能被迫请求国家主席行使我国宪法赋予国家元首的神圣职责——对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先生实行特赦。
    
    也许这是最后的良机——刘晓波先生获救的良机,也将成为习主席施展全面依法治国的宏图大略的良机。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7/06/20170629063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