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美关系:特朗普的新要价
(博讯2017年03月28日发表)

    
    刘远举:世界政治是一个精巧的局,相互依赖制约,形成均衡。现在,特朗普可能会改变中美关系均衡的重要变量。
    
    从博弈的角度看,世界政治局面是一个精巧的局,相互依赖、相互制约,环环相扣,形成一个稳定的均衡。当均衡持续足够久,人们会认为这一切都是天经地义,不可改变的。不过,正如辩证法所言,稳定本身就孕育着打破均衡的条件。形成均衡的重要变量一旦被打破,马上就会形成新的均衡。现在,特朗普很可能会改变中美关系均衡的重要变量。
    
    中美关系的核心利益
    
    在博弈论中,决定均衡的是参与游戏的玩家在不同策略中的收益,中美关系中双方的收益点非常多,其中最重要的收益变量就是所谓的“核心利益”。
    
    1948年后,美国“连日制华”,中美关系的意识形态底子就定下了。虽然后来中苏关系破裂,在苏联是共同威胁的基础上,尼克松在文革期间访华,中美关系缓和。改革开放后,搞“和平典范”,苏联崩溃,冷战结束,但中美关系意识形态的底子仍没有变。中美关系的底子,换一个表述,就是中美关系中,中国的核心利益问题。在2010年,在一次公开论坛上,戴秉国表示,中国的核心利益就是中国的国体、政体、政治稳定、共产党领导、社会主义制度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第二是主权安全,领土完整,国家统一,第三是中国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2011年中国发表的《和平发展白皮书》也是这种说法,国家政治制度和社会大局稳定是中国第一核心利益。也就是说,实际上中国要求美国尊重中国的核心利益,第一条是尊重中国的政治制度。
    
    某种程度上,中美关系一开始就是围绕的这条主线。台湾问题,某种角度,就是一个大陆与台湾之间的道统问题,即相对的合法性问题。台湾不能代表中国,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大陆政权的道统,也即合法性。从这个角度,中美联合公报确定的“一个中国,一中各表”,是中国取得美国合法性确认的一种方式。同时,这也是美国与中国做交易的一个结果。一个中国原则,本身就是中美建交时候的交易与妥协。换一句话说,美国人承认中国的核心利益,所做出的意识形态、价值观上的妥协,有一个报价。
    
    进入全球化时代,中国大陆从WTO中获利颇丰。从执政角度,不仅仅获取了绩效合法性,而且,一个暗藏的利益是,从紧密的经济联系中,中国大陆的核心利益得到了更大程度的承认,某种意义上,美国还通过顺差的方式输送着绩效合法性,“中美国”的说法是这一关系的生动描述。在奥巴马时代,人权外交的声音日益式微,解决陈光诚甚至成为希拉里值得一晒的功绩,而她只是被迫接手了这个扔给她的烫手山芋。从这个意义上,是紧密的经济联系,经济利益压制了美国政治精英的价值观与意识形态话题。
    
    然而,特朗普并不是建制派精英。
    
    CEO政府只讲利益?
    
    本月16日,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访问日本时称,美方过去20年试图将朝鲜拉到无核化状态的所有外交及其他努力均已失败。17日,访问韩国时,一下飞机,蒂勒森就直奔韩朝军事分界线,向朝鲜释放警告信号。紧接着,他在记者会上强调,对朝鲜的“战略忍耐”政策已到尽头;为了让朝鲜弃核,将考虑“所有可能选项”。这番强硬表态,虽直接源于朝鲜的举动已经不断升级,但对比奥巴马政府的作为,再联想到此前蒂勒森在南海与台湾问题上的远超美国鹰派的强硬立场,何尝又能完全排除价值观所带来的驱动呢?
    来源:FT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7/03/20170328021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