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留学生陈闯创谈他怎样从中共党员转变为民运人士?
(博讯2016年12月27日发表)

    
    陈闯创在旧金山发表演讲(CK 摄)


    陈闯创在旧金山发表演讲(CK 摄)
    
    人们还记得,2015年六四纪念日前夕,网络上刊登海外12名中国留学生写的《六四26周年致国内同学的公开人们还记得,2015年六四纪念日前夕,网络上刊登海外12名中国留学生写的《六四26周年致国内同学的公开信》,揭示“六四”屠杀的真相,指出“刽子手必须受到审判”,陈闯创是这封公开信的签名者之一。
    
    陈闯创不久前在旧金山一个公开场合上,讲述他怎样从一名中共党员、“爱国青年”,转变成为一位民运人士。
    
    2006年,陈闯创在中国科技大学毕业时,被接收为中共党员,他是中共所称的“爱国青年”。而今,在美国留学的陈闯创是中国民主党成员、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理事会候补理事。他为什么会有这样大的转变呢?陈闯创在演讲一开始便说:“一言以蔽之,我这种转变是出于对自由、尤其是对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的追求。”
    
    陈闯创的转变不是从来到美国才开始,而是开始于中科大毕业到人民大学读研究生,那时,他有了第一台个人电脑。他说:“我有了第一台个人电脑,更重要的是我有了一个翻墙软件,就是法轮功朋友开发的‘自由门’,极大的开阔了我的视野。那个时候,一方面我对中共历史上的残酷性有了更多的了解,包括大饥荒、文革、六四以及镇压法轮功,对于现实中的问题、民间的苦难也有了更多的了解,所以在国内的时候我就对当局丧失了信心。2007年我记得我在人民大学和朋友争论,那个朋友知道胡佳事件,当时胡佳已经被抓了,我完全赞同胡佳的做法,他认为胡佳做得很过分,中共抓他是有道理的。我是说我不可能加入这个体制,如果进入那个染缸,我就会变成我自己讨厌的人;他说,不对,还有希望。当然他现在还是体制内的人,我已经出来了。”
    
    由于中共对海内外民主运动的污名化,不是对中共有所认识的人都愿意加入反对运动。但是,陈闯创来到美国留学后,却主动接触和了解海外中国民主运动。他说:“像纪念六四20周年的时候,我那时候在哥大读书,参加了《赵紫阳口述改革历程》新闻发布会,还有吴仁华先生记录天安门屠杀的新书发布会,我和民运人士有了亲身的接触,发现他们并不是像中共所污蔑的那样青面獠牙、道德败坏。总之我对反对派人物无论他们的道德勇气还是认知水平,有了更多的了解。出于对自己的信仰、对反对派人物的敬仰,我最终加入了这个反对运动。我当然认为这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近几年来,中共对反对运动的镇压越来越残酷,这不免使一些人对反对运动的前景感到悲观。不过陈闯创对中国的现状有基本的判断,他说:“第一,民间的反抗一定会持续下去的,因为中共作为一个极权体制,他是全方位的伤害了民众的利益;第二是统治集团内部的分裂,不管是他们内部出于利益的争夺,还是出于民间反对派抗争压力的增加,他们发生分裂是必然的事情。所以我仍然抱有信心,至于这个阶段是五年十年二十年,这我不敢说,但是我觉得坚持下去是可以做得到的。”
    
    其实,中共面临的问题比海内外反对运动面临的多得多,除了政治危机,还有经济的崩溃。陈闯创指出:“虽然中共的经济崩溃不会自动的带来政治对抗,但是中共的经济崩溃为我们的活动继续下去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舞台。我希望我们能像已逝的彭明先生所说的那样,我们民运不要再限于开会、理论研究,还有一些人权行动,我们应该更多的从事政治对抗、政治革命。”
    
    (特约记者CK)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6/12/20161227225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