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视频:陕西国土局官员遭儿媳举报有数十套房产后被双规
(博讯2016年09月30日发表)

    
    
    华商报榆林讯(记者 高羽珑)以夫妻名义生活并育有一个孩子,因矛盾闹起“离婚”,男方父母知晓后,以二人未领结婚证为由,劝女方净身出户。女方向榆林、府谷两级纪委举报“公公”贪污腐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9月27日,华商报记者从府谷县了解到,被举报后的府谷县国土局副局长张少军目前被双规。
    
      举报者称
    
      “公公”仅住房就有20余套
    
      9月26日,一篇名为《府谷国土局副局长遭儿媳公开举报被双规》的帖子在微信、论坛里疯传。这篇网帖介绍,帖子中的儿媳王某,系府谷县国土局副局长张少军的“儿媳”。2013年3月,王某与张少军之子张某举办了婚礼,但一直未领结婚证。婚后王某怀孕数月,发现张某出轨,多次沟通未果,张某父母以二人并未领取结婚证为由,劝其净身出户。为达到撵走王某的目的,张少军等人使用了各种办法。网帖称,张某仗着父亲手中的权力,出手大方,平时身上卡内现金余额近百万元。由于遭遇恐吓,王某今年4月向榆林、府谷两级纪委举报张少军贪污腐败,不择手段弄权敛财。王某称张少军仅住房就有20余套,目前已被落实的有7套房和2处商铺。
    
      9月27日上午,华商报记者电话联系到王某,她说,虽然她和张某未领结婚证,但事发时,她已怀孕数月,现在担心孩子受到伤害,已搬至西安居住。
    
      榆林市检察院:案件正办理
    
      网帖称,张少军除拥价值千万元的房产外,还有几千万的民间放贷及巨额存款,但多数在其妻子薛某、儿子张某以及女儿名下,仅女儿名下就有百万元,张某名下有一辆奥迪轿车。而且,张少军利用职权多次为家人、亲戚谋利。曾有人给张少军行贿送了8万美元和一些欧元,供其出国旅游使用。此外,张少军及其家人频繁出入高档场所。装房子仅一个马桶就花费一万多元,电视墙花费6万余元,家中曾有一抽屉金条。
    
      从王某提供的照片,华商报记者看到,张少军的房产分别位于府谷、榆林、西安,其中府谷有4套,西安有3套房产和一处商铺,榆林也有一处房产。王某还提供了每套房子的小区名称及门牌号。王某表示,除房产外,她还有其他证据,但需等纪检、检察院介入调查后提供,除相关证据外,她还可提供证人。
    
      9月27日下午,府谷县纪委书记李胜元表示,张少军一案由榆林市检察院反贪局负责侦查办理,目前张少军已被双规。榆林市检察院一位负责人表示,由于案件正在办理,相关情况不便透露。
    
    以下是举报内容:
中省各大媒体:

    
     我叫王慧莹,是府谷县土地局副局长张少军明媒正娶的儿媳妇。我之前已经向榆林市检察院和纪检委公开实名举报了张少军贪污腐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等违法乱纪行为,截止2016年9月24日,张少军已被双规近一月有余。但问题是,我的实名举报已过半年,至今进展不大,我们怀疑榆林市纪检委与榆林市检察院主要领导有被张少军家属收买之嫌,因为张少军家属在府谷到处称:张少军很快就会出来,榆林办案部门的主要领导早就被咱用硬疙瘩(我们当地方言,即指人民币等硬货)买通了!”
    
     我现在公开向各大媒体公布举报部分详细内容,希望媒体记者公开曝光并监督纪检、监察机关将这一典型的“小官巨贪”腐败分子绳之以法。
    
     雁过拔毛小官巨贪
    
     给大家讲个真实地故事;张少军的儿子即我的丈夫张佳敏小时即1994年时想到府谷新成立的第三小学上学,当时校长没给张少军面子,张少军便怀恨在心。1995年三小开始修建职工家属房,张少军故意设卡指使下属不给办理职工集资建房的土地手续。这一卡竟长达16年,在府谷传的尽人皆知。当时学校使用各种手段公关都不见效,直到与我家结了亲(我母亲是三小教师),碍于我母亲的面子才给三完小办理了土地手续,事后给我母亲送了个空头人情称:“亲家,因为你在那有房,要不然就让他们好好等着吧!”张的歹毒可见一斑。
    
     张少军就是用类似这种卑劣手段,以权谋私。张给同事批个地基至少也要2000元;给房地产开发商批地皮不是要房子,就是动辄几十万甚至上百万。至于煤矿、明盘、工业园区、及驻府企业的用地索贿,就更不用说了。
    
     再给大家讲两个真实地故事:府谷前石畔村开发河滨苑小区时,府谷正是房地产开发高潮期,当时河滨苑的房子平均每平米卖到12000元,张不给办理土地手续,迫使村委会给张少军送了169平米的C户型房子(即楼盘楼王)。2014年春天,我的婆婆薛静当着我爸我妈和我的面夸道:“张少军刚被提拔为正科干部不久,因他分管矿管方面的事,由于瑞丰煤矿塌方受牵连,张少军上跳下蹿,到处打点,通过拉关系,走后门才免去刑事责任。只是由正科级调为副科级,但工资待遇未降”。薛静同时夸耀:在榆林飞往西安的飞机上我碰到瑞丰煤矿的老板,抱怨因为他们张少军受降职处分,巧言索贿,后来那个老板给他家送了贰拾万元人民币表示道歉。
    
     我和张佳敏,按当地习俗举办了订婚、结婚的一切活动,是明媒正娶的媳妇,张少军总是哄我,你们先不要办结婚证,便于将来生二胎。2013年3月21日,张佳敏和我在府谷县滨苑大酒店举办了隆重盛大的婚礼庆典,有400多人前来参加婚礼。酒席从3月20日下午一直到3月21日晚结束。收受礼金肆拾叁万余元。结婚所用40来万烟酒饭菜,都是酒店老板与他人送的。
    
     纵容儿子包养小三酒店捉奸恼羞成怒
    
     张少军的儿子叫张佳敏,从小被娇生惯养,张少军大把大把给钱,有时一给就是好几万,平时身上卡内现金总有百八十万,有时公然当我们的面纵容儿子干坏事,公然称“不吃喝嫖赌博,还叫男人?” [博讯综合报道]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6/09/20160930222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