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声援占中在囚苏昌兰父逝世 申请奔丧未获覆
(博讯2016年02月20日发表)

    声援占中在囚苏昌兰父逝世 申请奔丧未获覆


    被羁押1年多的佛山维权人士苏昌兰,父亲在广西去世,律师替她申请奔丧。(照片来自维权人士,拍摄日共不详)
    
    声援占中被捕的广东佛山维权人士苏昌兰,被羁押1年多,案件仍未开庭,其父亲周四(18日)去世,律师向法院申请奔丧未有答覆。(海蓝 报道)
    
    苏昌兰年近90岁父亲因病去世,其代表律师吴魁明周五(19)到佛山中级法院申请让苏昌兰奔丧。他表示,法院说要请示领导及国保,未有当场答覆能否奔丧,他不知道会否批准,但他认为可能性不大,正考虑会否告知她父亲过世的消息。
    
    吴魁明说:这个不知道,但是我觉得不大可能,我现在在法院准备写个申请再说。现在的问题就是说,我通知她,她又不能见,不是气得要命,心情更急,一般的做法我们会考虑一下怎么办。
    
    春节前的2月3日,吴魁明曾到南海看守所会见苏昌兰。他指出,会面约1小时,她的身体状况差不多,主要跟她讨论案情,并托律师给亲友带信件。目前案件延长审限3个月,5月到期限,案件拖长对苏昌兰来说比较困难,她身体不好,而看守所条件差。
    
    苏昌兰丈夫陈德权亦指,律师尝试申请奔丧,但由于岳父在广西去世,与佛山不同城巿,批准的机会很微。其妻身体很差,关押期间曾经住院,如果当局没让她奔丧,暂时不告知此事。
    
    陈德权说:我估妻子承受不了,不能去告诉她也没用,等见到她才告诉她,见不了便算。
    
    记者曾致电佛山中级法院,电话没人接听。
    
    苏昌兰另一代表律师刘晓原在推特指,“让苏昌兰见老父一面,这是最基本的人道主义,这让我想起同涉嫌煽颠罪名的天理(但不同案)。经过家属申请,在警察押送下,天理匆匆向父亲作了尸体告别。
    
    苏昌兰2月3日的信件指,“因为煽颠罪我被关在南海看守所已经15个月,但对大家的思念未间断。这期间被提审十几次,每次进出仓都被搜查检查身体,被用代号命名,被剥夺通信权,被看守所多次没收自己写的案件材料及日记。
    
    苏昌兰于2014年年10月27日被警方带走,她疑因在网上群组及微信,转发香港占中运动讯息,留言含有鼓吹成份,被警方刑拘。同年12月3日,苏昌兰被当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批捕,检察院二度将案件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去年11月13日检察院对案件提起公诉。
    
    来源:RFA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6/02/20160220043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