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张六毛家人及律师探视六毛遗体,疑似遍体伤痕
(博讯2015年11月16日发表)

    
    
     博讯报道(11月16日),在广州第三看守所突然死亡的张六毛先生的亲属及覃臣寿律师,今天进入广州市公安局法医解剖检验中心检视遗体。据覃臣寿律师在探视后发布的信息,张六毛疑似遍体伤痕,生前疑受过虐待。
    
    覃臣寿发布的信息称,“探视张六毛遗体后看到的体表问题综合:右脚脚踝处有脚镣深痕;左脚小腿有两条十多厘米长明显淤青的(创伤性?)疤痕,有胶布贴过的痕迹,左小腿腿毛被刮。腹部全部淤青;肛门便血;左手手背明显红肿,没有看到针点;胸部明显几块血痕,有长方形,有弧形;右手臂有创伤性伤痕(?);十个手指淤青,十个脚趾苍白;枕部有明显痕沟,枕头处都是血;脖子后背显红色;嘴巴张开很大,口腔、嘴唇有血迹、血疤(大出血?);右肘内侧下方2厘米处有大块肿块,旁有深窝;左脚小腿有黄色条状,显出淤青;右耳下方有创口?淤血?”
    
    覃臣寿称,要跟入所前的体表检查表进行对比,才知道一些陈旧性伤痕是什么时候造成的。
    
    当局不允许家属及律师携带手机及其他摄录器材进入检验中心。

附:七毛见六毛第12天殡仪馆内见哥哥

七毛见六毛第12天,他们答应我们家属去殡仪馆辨认遗体,由他们的工作人员拍照和摄录后复制给我们。

十点我们到达殡仪馆的法医楼前,他们要求我们交出身上的手机等,我和律师表示反对,因为之前的协议中他们答应是可以拍照摄录的,一位石姓法医表示反对,我要求其出示工作证之类,他告诉我,他的警号是013759,广州市监管支队的张队长协调后,表示他们会遵守协议拍照摄录后给我们一份复制的视频材料。中断了争执,准备进内室。

怀着悲痛的心情,我们进入到了内间,他们推出了一个平车,我哥哥平躺在上面,哥哥闭着眼睛,嘴巴大张着,里面只有几颗牙齿,似乎在向苍天呼喊。我们在遗体上看到很多疑点。我们要求拍照下来,石姓法医官断然拒绝,说没有这个义务,在内室在我哥哥的遗体旁,石姓法医官叫我们滚出去,说这是他的地盘,我们没有资格在这里,让我们能这样看已经是破例了。说我没有良心,言外之意,能让我细细的检查哥哥的遗体已是恩外开恩,而我们不识好歹还要找磋,还要留下永久性的视频资料。我们指出哥哥的脚踝上有狼牙铐留下的犬齿印,问他是不是上了手铐脚镣的,石法医不屑的说,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哥哥是个很温和的人,央视中那个监管民警梁海平和武警医院的姚杰雄医生也都异口同声的有说我哥哥很温和,一个没有暴力的,身犯重病的病人,是什么原因值得用这么紧的镣铐?竟然在十多天后齿印还没有消,还有更多的疑点,石法医借口都是专业知识,都是正常情况,或是抢救时的留下的伤痕。为了留下有用的身躯在外面和他们斗争,不让他们找借口用新的刑九条抓我入监牢,所以我会去图书馆进一步查对法医的相关知识,把他们的谎言一步步揭穿,揭开这位石姓法医官的良心。看他如何昧着良心帮着其他人员掩盖罪行。

我已经授权律师向省高检提交刑事控告书,控告相关工作人员的罪行。

而从医院拿到的病历中,以及上次去姚杰雄的盘问中,高度怀疑姚杰雄在这个事件中占有从犯的罪行,不排除下一步向检察院控告武警医院医生姚杰雄杀人罪。同时我也签下了授权申请书,如果他们以什么罪,或寻衅滋事,或刑九条抓我,我也会欣然前去。
    
    -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5/11/20151116205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