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广东中山一副局长被妻女举报:常家暴 在外有小三
(博讯2015年03月19日发表)

    
    广东中山一副局长被妻女举报:常家暴 在外有小三


    杨女士出示自称被丈夫打后留下的伤痕。 (视频截图)
    广东中山一副局长被妻女举报:常家暴 在外有小三


    在接受记者采访的过程中,小仪不时为母亲擦拭眼泪。 新快报记者/摄
    广东中山一副局长被妻女举报:常家暴 在外有小三


    因被反锁,欧某一度进不了自家门。(视频截图)
    
    ●涉事官员表示不想回应,只想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纪检部门称已介入调查
    
    在别人眼里,她是让人羡慕的“官太太”;在家里,她说是丈夫的“高级工人”。自称结婚26年来长期遭受丈夫辱骂和拳打脚踢,且丈夫在外还与别的女人鬼混。“原本以为女儿结婚后两人紧张关系会缓解,没想到女儿结婚一个月后,我再一次遭到他的暴打······”3月14日,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时,杨女士话到伤心处泣不成声。
    
    日前,中山的杨女士如是向新快报记者投诉了其任职中山市南区某局副局长的丈夫欧先生。而欧先生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称,此事只想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不想多回应。对于杨女士反映的问题,纪检部门称已介入调查,如若属实会依党纪处理。
    
    ■新快报记者
    
    1 杨女士:因生女儿遭男方不待见
    
    杨女士住在中山市南区某高尚住宅小区。3月14日,新快报记者来到她住宅大门时,杨女士打开防盗门的神情显得有些惶恐,双眼透过防盗门往外扫了几眼后,才打开第二道房门让记者进来,随后关上两道房门并反锁。
    
    杨女士的独生女儿小仪去年12月结婚,因平日要上班,只有周末和下班闲暇偶尔过来陪陪母亲。当日,她一早来到母亲家,与母亲一起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这是一个多居室新装修的房子,进门正对是个大阳台。茶几上摆放一盆鸿运当头盆栽,沙发背后的墙上挂有一大幅十字绣,“家和”两字格外显眼。客厅靠阳台一角落安装有监视器,杨女士说是自己近期安装的。
    
    刚坐下,杨女士便拿出一份《一个五十二岁女人的自白书(情况说明)》给记者看,这份“自白书”长达12页,近2万字的篇幅。“自白书”第一页第一段表述:“1988年,我们结了婚······结婚的第二个月,我怀孕了,于是我的厄运就开始了。”
    
    “因为我生的是女儿,不是儿子,欧某一家人都不待见我。”在杨女士的自白书中有这样的表述:“1989年我的女儿出生时,在我生产的过程中无人陪伴无人在外等候,产后20个小时一个人忍着饥饿和疲惫躺在床上等,可是一直没有人送来任何食物······”
    
    2 “自白书”8次提到被打
    
    杨女士介绍,女儿几个月大的时候,因与丈夫生活上的小事闹矛盾,自己回娘家“避难”。但丈夫认为杨女士回娘家“打小报告”,晚上便跑来娘家抢还在襁褓中的女儿,并出手开始打杨女士,被杨女士哥哥、父亲阻拦。“如今父母都已去世,哥哥在香港生活,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说到伤心处,杨女士又哭起来。
    
    据杨女士说,之后遭打便是家常便饭了,新快报记者从“自白书”中看到,记录杨女士被打的地方就有八处之多。记录比较详细的有两次,一次为2010年8月11日20时,一次为2015年1月19日早上8时。记者注意到这两次都有报案,并有警方回执。另外,杨女士还出据了中山市南区医院、中山市人民医院的病历单和疾病诊断书及疾病证明书。
    
    随后杨女士还向记者提供了几次被家暴的照片,以及几段丈夫欲砸门进屋的视频,画面显示小区保安也阻止不了。这些资料中有房门被砸,门口钢化玻璃满地、地上血迹斑斑的照片;有杨女士自称被打留下的伤痕照片;有女儿小仪视频拍摄时被欧先生阻拦拍打掉手机的视频记录等。其中2015年2月25日那次保安上来没有阻止,最后报警。
    
    3月14日,新快报记者几经周折找到了2月25日欧先生与杨女士纠纷中的两个当事保安,他们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当时他们不仅阻止不了,还遭到当事人责难。“没办法,他是业主,我们是打工的。”视频中欧先生说:“这是我的房子,我把门劈开又如何。报警能耐我什么何,这点报警算什么。”随后就撕门上的对联,打开防盗门试着开第二道房门,见女儿小仪手机拍摄,就一巴掌过来,小仪手机落地。
    
    3 男方微信与其他女子互称“老公老婆”?
    
    “婚外情”是杨女士到纪委实名举报的另一个内容,关于这一点,记者从“自白书”中看到了三个女人的名字,以及欧先生与她们关系的文字记录。
    
    “以前我有两次现场捉奸,有一次还跟女儿在K房看到不堪入目的事,当时女儿才5岁。我都忍让过来了,事后欧某也向我承诺不在外面乱来,可去年12月我不经意看到他的微信,他与一名女子打得火热,一口一个老婆、宝贝,他连我都不叫老婆,却叫别人老婆······”
    
    杨女士说,2014年12月2日即女儿完婚的第二天早晨,因自己的手机出现问题无法开机,欧先生便借其手机给杨女士打电话约女儿女婿晚上一起吃饭。通完电话后,杨女士鬼使神差般触到了他的手机屏,打开了丈夫的微信,微信记录显示,他跟一名微信名为“小芳芳”的人打得火热,相互称呼“老公老婆”。
    
    “他们之间无话不谈,甚至连我女儿结婚过大礼、礼金、礼饼、酒席等细节都交代得非常详细,那个女人还说‘婚礼把我安排在角落里因为我见不得人’、‘为什么我都没饼吃······’‘亲下吧’等话。”杨女士说。
    
    随后,杨女士向记者提供了这些微信截屏“证据”,记者从这些截屏里看到了诸如杨女士所言的微信内容,微信截屏显示几乎每天都有几次聊天甚至有时在凌晨。
    
    4 “自己太软弱,导致欧某变本加厉”
    
    杨女士说,自己文化程度并不高,婚后努力经营服装生意也赚了一些钱,因丈夫沉迷股市投资等,赚到的钱基本被掏空了。因自己生第一个孩子坐月子落下的病根,自己很长一段时间身体不太好,自己做生意也是强忍疾病坚持下来的。
    
    杨女士说,女儿也总劝她离婚,但自己总抱有幻想。“苦心经营的家庭,经历了这么多数不清说不完的苦难,就这么把这个家庭拱手让人,我不甘心也丢不起这个面子。”杨女士说,自己就是太软弱、太迁就他了,才导致欧某变本加厉。“26年来,两人矛盾不断,反反复复,自己的一辈子就这样给毁了。 如今,想结束这段婚姻,走出苦难生活,于是想把自己的遭遇说出来。”杨女士说。
    
    3月17日下午5时30许,杨女士告诉新快报记者,说当日下午已向中山市纪委实名举报了欧先生。
    
    “一度厌恶男人,或许就是因为家境造成的”
    
    女儿小仪一口一个“他”,不提“爸爸”两字
    
    在新快报记者与杨女士的交流过程中,小仪时常打断母亲的话,并予以纠正和引导。“你就是常常抱有幻想,性格懦弱才被吃定的,你要离开他,这个世界离开谁都能够活下来,你都忍20多年了,最终怎样?”
    
    小仪一口一个“他”,从不提“爸爸”两个字。杨女士说,2010年8月那次家暴后,女儿就再也不叫欧先生爸爸了,可自己在南区妇联的调解下,还是原谅了他。据小仪说,自己2008年考上大学后,每年学费都是母亲筹集的,有一次欧先生居然把女儿的学费拿去炒股了。“大学后两年,我就自己开始边学习边打工挣学费,妈妈太不容易了,我要给她分担些负担”。
    
    小仪告诉新快报记者,因为欧先生她曾经一度排斥过男人。“我很要强,自己大学期间挣学费拿奖学金就证明,自己能行。曾经有同学说我像个男孩子,将来嫁不出去,说实话我也一度厌恶过男人,而这些或许就是自己家境造成的。”小仪说。
    
    据杨女士说,女儿已用积蓄为她买了养老保险,以后自己生活有保障了,但总觉得对不起女儿。
    
    对话欧先生:
    
    家庭问题通过家庭去解决 哪怕通过诉讼方式也可以
    
    家暴?作风有问题?对于杨女士和女儿小仪反映的情况,新快报记者3月14日联系了欧先生,采访被婉拒。3月16日下午5时20分左右,经过多次努力,新快报记者终于拨通了欧先生的电话。
    
    新快报:对杨女士的“自白书”你怎么看?
    
    欧先生:想通过法律渠道诉讼,没必要回应,回应再怎么样都没意思了。是怎么样自己心里清楚,我没有女方那么(不知)廉耻。她的做法是小事放大,鸡毛蒜皮的事都要闹一场。我处理(问题)的方式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她的做法跟我是相反的。
    
    新快报:对于杨女士提及的婚外情,并提供了一些证据,你怎么看?
    
    欧先生:我现在不回应你的问题,对于证据那要通过法律途径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家里的问题。
    
    新快报:20多年了,杨女士说给了你很多机会?
    
    欧先生:她给我什么机会?三天两次报警。动不动就报警对我什么好处?我只能搬出来。我21日(2015年1月21日)搬出来,搬出来后她把里面的门锁换了,一直不让我回去。门都不让我进,我自己供的房子,没有这个道理的。第二个,她电话把我列入黑名单,她给我什么机会啊?
    
    新快报:杨女士反映结婚20多年来,你常打骂她?
    
    欧先生:你不要扯到这些问题,这些问题我不想回应。这些问题是家庭问题,通过家庭去解决,两夫妻解决不了的问题,还有一个地方可以解决,哪怕通过法律渠道、诉讼的方式也可以。
    
    部门说法
    
    中山市南区妇联负责人:男方一度想和好被女方拒绝
    
    3月16日,中山市南区妇联主席康细祥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2009年调岗至妇联工作,一共两次参与调解杨女士与欧先生的家庭问题。其中一次是2010年,当时是他们主动找欧先生与杨女士了解情况的,这次他们和解了。另一次就是2015年1月这次。
    
    据康细祥介绍,2015年1月28日上午,欧某的妻子杨某与其女儿欧某仪来区妇联办公室反映家庭矛盾问题,表示要离婚,要维权,咨询离婚办理、财产分割等相关法规问题,并递交了“自白书(情况说明)”一份。当场调解进行了近两个小时,妇联对来访当事人杨某、欧某仪提出的问题进行了解答、解释。
    
    当天下午4时,妇联约欧某谈话调解,欧某表示想与妻子和好。2月3日上午,杨某致电妇联咨询,妇联将欧某想和好的意愿告知了杨某,但被杨某拒绝。
    
    经了解,杨某反映的2015年1月19日、21日的家庭暴力,南区公安分局已于2015年2月11日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做出了不予行政处罚决定。
    
    据介绍,欧某与杨某夫妻家庭矛盾问题,多年来时有发生,经做工作,其家庭矛盾曾有所缓和。
    
    当事人工作单位、中山市南区某局负责人:八小时工作时间内欧先生没什么异常
    
    3月16日,欧先生供职的中山市南区某局相关负责人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杨女士反映的问题自己不是很清楚,说这是欧先生的家庭生活,应该是妇联管,他们只管八小时之内的事。但八小时工作时间内,欧先生没什么异常,工作作风没发现什么问题。
    
    纪检部门
    
    正在调查, 如属实会依党纪处分
    
    3月16日上午,新快报记者联系了中山市南区纪工委书记林炳军。对于杨女士反映欧先生的作风问题,林炳军说:“监察室基本上都了解过了的,我们现在还在调查,如果属实肯定要处理。”“他们过年前就向监察室反映了情况,监察室年前开始介入调查,有个结论,已口头答复他们。”
    
    昨日下午,新快报记者联系上了中山市纪委副书记、监察局局长、预防腐败局局长蔡宏。就杨女士举报的情况,蔡宏因在开会不方便接听电话,随后用短信回复了记者的问题:“昨天下午(杨女士)到市纪委举报,现正在调查。”“调查过程欧某工作正常,如属实肯定会依党纪作出处分处理。”
    
    来源:新快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5/03/20150319200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