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宣部禁令泄密:徐才厚之死不是巧合
(博讯2015年03月18日发表)

    
    i
    
    二○一五年三月十六日凌晨,新华社公布中共中央军委前副主席徐才厚「因膀胱癌终末期全身多发转移、多器官功能衰竭医治无效在医院死亡」。当局指徐死亡的时间是三月十五日,正好与中共两会落幕同日,引起外界极多联想。
    
    徐才厚究竟是不是死于这一天?是自然死还是人工死?外界揣测纷纷。这不奇怪,因为从一年前的三月十五日徐被立案调查,外界就传他已病入膏肓,要靠吊盐水和插管维持生命,在此状态下生存了一年,为甚么偏偏是两会结束这一天死了,不是前一天,也不是后一天?
    
    徐才厚真正的死期可能是个谜。因为中共一贯掩盖真相,总是根据政治需要向公众发布消息。陕甘宁边区创始人刘志丹之死、中共开国领导人高岗之死、毛泽东亲密战友和接班人林彪之死等等,当局开始都是振振有词,说得合情合理,但后来历史证明,真相远非如此。这与中共整个历史就是黑社会式黑箱操作符合。
    
    我们从内地网易、新浪、搜狐等门户网站的报道也可见一斑。三月十六日凌晨第一时间,它们都转发了新华社通稿,但同时都关闭了评论功能。也就是说,不让读者揣测议论。第二天海外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披露,原来是中宣部下发报道禁令:徐才厚因膀胱癌死亡一事一律采用新华社通稿,首页不做头条,关闭评论。
    
    这说明中共当局对徐才厚死的消息公布时间安排,是有充份考虑的。香港《南华早报》援引不愿透露姓名的军队高官称,有关徐才厚死亡的消息公布「经过了精心的策划」,因为「现在许多人都感到,为徐案定案很难」。这位高官甚至指,徐才厚「应该死于数天前。但公布他死亡的消息不太可能,因为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抢人大这部重头戏」。
    
    所以对于徐才厚之死有两种说法:一种是他死得不是时候。当天李克强记者会正在进行,按规定徐的死讯要上报中办由中办再请示高层批准,公布需要时间,所以公布时间选在了次日凌晨后。本来,两会期间缅甸军机越境丢弹致使边民死伤新闻已爆棚,徐的死讯更加会沖淡人们对两会的感觉,所以必须把其死讯拖后公布,可见徐连死都死得不是时候,倒霉到甚么程度。
    
    第二种说法也是最流行的说法是,徐才厚之死死得恰到好处。因为他这一死不仅让自己逃脱了军法审判之苦,还令大批涉其案的军队和地方政要如释重负,长舒一口气。尤其是那位亲自将徐从渖阳军区政治部主管拉进总政治部,又拉进中央军委,最后成为军委副主席的大伯乐、前中共总书记,大概闻讯更应抚着蛤蟆肚,放喉歌唱「我的太阳」。
    
    胡锦涛时期虚有军委主席名,甩手让徐和另一位军中大老虎郭伯雄掌军十年,中共军队现职将领绝大部份是由他们两人签字批准任命的,在习近平口口声声要「肃清徐才厚影响」的吆喝声中,在涉案将领如骨牌般倒下的时候,徐大老虎及时地病死了,相信军中不少人也会如释重负。
    
    有人说,徐之死释放了大批司法资源,在军内反腐不断深入背景下,可让军队腾出更多人手加速肃清徐案影响,可让高层聚精会神地围猎下一只老虎。但习近平王岐山可曾想过,他们的打虎与其说是反腐,不如说是正在煽动造反——海外有报道指,军队老虎们不甘就擒,策动中央警衞局造反——不管这一传说是否属实,但已明确透露出一个讯息:那就是习近平的打虎方式和速度,可能成为动摇自己政权的风暴。
    
    古语说得好,苛政猛于虎。比起军队和地方那一大群贪腐的老虎,中共体制本身就是更庞大的恶虎——每年几千亿的军费,几千亿维稳费,几万亿的公帑,严酷的所谓法治和制度,没完没了的道德思想洗礼,却遏止不了贪腐分子此起彼伏,阻挡不了中共这个无产阶级先锋队向全世界最大的贪腐集团方向演变。这就是徐才厚之死,以及中共对徐才厚死讯的处理方式给我们带来的启示。
    
    来源:苹果日报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5/03/20150318083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