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范木根案开庭第二天:全国部署控制庭审言论(11图)
(博讯2015年02月06日发表)

    
    
    2015年2月5日,范木根黑拆血案庭审进行到了第二天。今天庭审现场的警力比第一天更多。仅法院附近公的交车站牌也加了十几个警察。警戒线向外阔沿。原围观公民的占领地,已被警察圈去。因警察不段在抓人,围观的人随之减少。
    
    范木根案开庭第二天:全国部署控制庭审言论(11图)


    
    范木根案开庭第二天:全国部署控制庭审言论(11图)


    
    范木根案开庭第二天:全国部署控制庭审言论(11图)


    
    范木根案开庭第二天:全国部署控制庭审言论(11图)


    夜幕下的苏州庭审现场
    
    两天的庭审,两位辩护人王宇、张俊杰,和两位诉讼代理人的法庭辩护发言,被合议庭多次打段,无理阻止辩护人发言外,法庭的其他安排也非常带有倾向性。就旁听席的110个座位,只给被告方5个旁听名额。而其余的105个旁听席位,被法院安排了占坑式旁听。审理在不平等的条件下进行,公正无从谈起。
    
    另外,苏州及各地声援范木根的维权人士也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压及控制。
    
    苏州知名维权人士戈觉平(网名:奔博)2月4号凌晨4点才从北京回到苏州,早上8点钟刚一出门便被当地派出所堵住抓往派出所,并以“涉嫌煽动、策划非法集会”为由传唤,被羁押在苏州公安局虎丘分局枫桥派出所整整12个小时之多,至晚上8点多才被放回住所。同时,戈觉平的妻子陆国英也被派出所传唤,源于陆国英得到消息逃脱,故没有拿到传唤证。据戈觉平说“陆国英的传换,人没有被抓到,传换证我亲眠看见,罪名和我一样的······”
    
    2月5日,戈觉平住所门口早早的便被十几辆警车、三四十号便衣警察包围,直到傍晚5、6点钟警察才逐渐撤退。
    
    据悉,与戈觉平同一罪名被传唤的苏州本地维权人士还有朱雪英和徐雪明。被控制人员目前知道的有陆正国、周金丹、王婉平等。
    中午,常熟源兴包装厂几十名讨薪员工举牌声援范木根,被警察强行带走后,据说也被拘留了十几人。
    
    记者问,因范木根开庭苏州到底有多少人被控?戈觉平说“具体要等被控制人员自由后见面才能统计。”。
    
    范木根案开庭第二天:全国部署控制庭审言论(11图)


    
    范木根案开庭第二天:全国部署控制庭审言论(11图)


    
    范木根案开庭第二天:全国部署控制庭审言论(11图)


    
    范木根案开庭第二天:全国部署控制庭审言论(11图)


    戈觉平、陆国英夫妇照片
    
    另外,苏州常熟异议人士顾义民自从范木根案开庭被抓失踪,至今渺无音讯下落不明。
    
    大约晚上八点多,南京异议人士江淳发出消息:【派出所在敲门】南京高新园派出所副所长张荣浩,警号:217874 请帮我打这个手机:13851961555 问他是谁?找我干吗?! 江淳: 请帮我打这个手机:13851961555 问他是谁?找我干吗? 我的地址:南京江宁区湖山路永福苑4幢2单元1008 请大家帮写条微博!
    
    记者致电江淳落实情况,他说的确有此事,原因是他全程关注范木根开庭,并不断的转发消息,因此遭到传唤。江淳说“我给他们要传唤证,他们说没有带,我也没有做违法的事情,所以我不怕他们,也不会给他开门。为了让大家知道我这里发生的情况,我必须要把消息扩散出去。”
    
    另外,记者又致电今天中午被南京三名国保带走的王健,电话却处于关机状态。据知情人士说:王健现在被关押在南京市江宁区谷里派出所,他爱人到处问询也得不到任何消息。
    
    今天中午大约9点钟,河南郑州维权人士徐知汉正在家中转发范木根庭审消息,突然被三名国保警察敲门传唤。当时徐知汉在卧室发微博没注意,在外面客厅上网的年仅9岁的儿子听到敲门声便不加防备的开了门,结果警察直扑进门,徐知汉赶快在群里发了个消息便被带往辖区派出所,问询他为什么要转发范木根的事情,徐知汉便开始唇枪舌剑与警察一番辩论,据徐知汉说“他们根本说不过我,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不让我发消息的道理······”。上午十一点多徐知汉被释放。
    
    后来徐知汉有些内疚的说,山东人定居在郑州的异议人士薛明凯也因转发他的微博被传唤了,山东来了四名国保警察,加上郑州的四名警察,八个人到薛明凯家中带走了他。从上午9点一直关押到下午三点才将他放回。
    
    而在苏州现场围观的北京维权人士叶洪霞发出信息说:“各位朋友,非常遗憾地告诉大家,因北京警方几次来电催促我离苏回京,家人又遭警方敲门,无奈之下只得起身返京。怀念和大家相守的日子,愿大家平安,希望范木根案在全国百姓的关注和呼吁下能够还范老英雄公正与自由!”
    
    据有关人士分析说“控制范木根庭审言论,应该是全国统一部署的”。而博讯记者还获悉,2月4日,腾讯微博曾对范木根庭审进行直播,却遭到网信办要求撤下。
    
    范木根案开庭第二天:全国部署控制庭审言论(11图)


    
    范木根案开庭第二天:全国部署控制庭审言论(11图)


    
    范木根案开庭第二天:全国部署控制庭审言论(11图)


    
    傍晚王宇律师传出最新消息:经过二天的庭审以来,合议庭一再的违法,到今天下午4点合议庭在质证的过程中,播放了现场的视频录像,律师在质证过程中发现多处的疑点,从真实性和合法性都是有疑虑的,就此问题二位辩护人和二位诉讼代理人,对这个视频提出科学的鉴定申请,但是经过大概有二个小时的合议庭的协商,最后合议庭就非法的驳回辩护人和诉讼代理人,要求鉴定的这个意见。至此二位辩护人和二位代理人已经退出法庭。现在去苏州市检察院的路上,对苏州市中院合议庭这二天的违法行为进行控告!而6日的庭审将因此停止。
    

控告信

    
    苏州市人民检察院:
    
    2015年2月4日、5日。范木根涉嫌故意伤害一案在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我们作为范木根的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已经出席了二天的审理,我们发现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等有关部门存在以下重大违法行为,具体表现如下:
    
    一.违反公开审理原则
    
    本案是一起具有影响力的案件,许许多多关注此案的公民,从全国各地赶来旁听,这本来是一件好事情,是全国人民积极响应习主席“依法治国”的高度热情,是一次活生生的法治教育课,苏州中院本应选择大审判庭,如果人数众多,法庭无法容纳,那么应该在合理区域设置视频同步播放,尽最大努力满足公开庭审。
    
    但2月4日的清晨,数百警察将解放路管制,将苏州中院大门团团包围,旁听群众无法进入法庭,甚至连法院大门都无法触摸。
    
    以上说的是庭外,而在庭审现场里面,法院仅仅为范木根的亲属好友总共安排5个旁听席位,而很多很多旁听席位留给了一大批人,这些人看起来是来“坐班”当庭审结束,这些人似乎如释重负,有些人嘴巴低声说“哎,终于结束了”我们高度怀疑这些人是法院刻意安排的,安排他们来“霸占”旁听席。
    
     二.不尽责不会证人,导致证人被不明身份的人员殴打且失去人身自由
    
     2月4日上午庭审刚开始范木根的辩护律师向法庭提请包括范永海在内的证人出庭作证,同时申请范木根的亲属好友参加旁听,审判长秦法官答复说“正在安排,范木根的亲属好友可以参加旁听,但是他们自己不愿意参加”。
    
     但真实情况并非秦法官所言,上午的庭审刚结束,我们得知是这样:范木根的长子范永海、次子范永强在和平争取让其亲属好友进入法庭参加旁听时,居然被一伙不明身份的人强行带的沧浪派出所,人身被控制,而且范永强还被这些不明身份的人殴打,双耳甚至一时失聪。直到晚上,他们的人身自由才恢复。
    
     当天中午,我们三位律师得知情况后赶到沧浪派出所,当律师向派出所了解情况时,派出所的工作人员居然说“不知道”针对律师询问“打人抓人是何许人也?” 派出所的工作人员称“不知情”。
     我们不禁要问,这群人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把沧浪派出所变成他们的犯罪场所,并且能让沧浪派出所一声不吭,沉默不语。
    
     三.公然无视“无法证据”,强行推进庭审
    
     在2月5日下午庭审中,针对本案的关键证据----现场视频,辩护律师发现该视频资料存在人为修改的痕迹或者存在一定瑕疵,短时间里,视频出现空白图像,仅有声音没有图像,显然是一份有瑕疵的证据,因此辩护律师当庭申请对该视频资料进行鉴定,法院本应该采取谨慎的方法,听取辩护律师的合理建议,安排鉴定。但是秦审判长采取“囫囵吞枣”的策略,公然无视这份违法证据,强行推进审理。
    
     综上所述,苏州中院的以上违法行为严重违反刑事诉讼法,伤害了“程序正义”我们很难想象这样的庭审能够做出一个公正的判决,因此乘判决还没有作出前,我们向贵院提出控告,敬请纠正!
    
     此致
    
     控告人
    
     二○一五年二月五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5/02/20150206011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