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袁天朝辫和朱文革棍:可曾有基本的常识?
(博讯2015年02月05日发表)

    
    
    袁天朝辫和朱文革棍:可曾有基本的常识?


    
    中国教育部长袁贵仁关于“绝不允许传播西方价值观的教材进入中国课堂”的讲话引各方争议。 (图片来源:新华网)
    
    第一时间从网络看到中国教育部长袁贵仁的“绝不允许传播西方价值观的教材进入中国大学课堂”的“高论”还以为是所谓的“境外敌对势力”的谣言,是讽刺和调侃而已。恕不知这竟不是笑话,真的是袁最近关于高校意识形态工作讲话中的“三不准”中的一个。这引起了网民特别是知识界和高校师生的强烈争论。
    
    “绝,不允许,西方价值,教材”,白纸黑字的,无论官方再怎么解释其内涵,我都觉得这提法很荒唐和幼稚。
    
    贵仁,你看来是辜负了你父母给你的这名了,因为这口号一点也不贵,肤浅,草率,甚至低贱。一点也不仁,狭隘,短视,甚至凶恶。
    
    泱泱大国的教育部长,你可曾有基本的常识?暂且不说科学技术和日常生活中的西方价值观已遍地皆是,只问你一句: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来自何方?第一个共产党组织诞生于何国?你这样一概而论的封杀西方价值,岂不是拿西方马列的矛刺中国特色的盾吗?
    
    即便是杀了“戊戌六君子”,晚年的慈禧还是想对外开放的,无奈迟了。即便是独裁的毛泽东,也还有个“洋为中用”的批评吸收的理念。邓小平都指出了“教育要面向世界”。没想到改革开放都几十年了,居然还有袁贵仁们想闭关锁国。要是如此敌视和害怕西方价值观,干脆回到清朝好了,请贵仁带头留个天朝辫,把西方的大学体制都给废了,开个私塾学堂什么的,培养些只会说“吾皇万岁”和懂点四书五经的秀才状元好了。
    
    可是,这是个全球村互联网时代了啊,自以为不让西方价值教材进入大学,就能让中国的学子们被洗脑,就能继续愚人愚己吗?或许有点吧,但他们总会有觉醒的一天。
    
    中国社科院有个叫朱继东的写了一篇《社会主义大学不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何错之有》,力挺袁,为其辩护和解释,官官相护在中国本也见怪不怪的,但读完该文,让人不寒而栗。文中充斥着文革式语言,什么“拔钉子、害群之马、坚决清除、严惩” 恨不得把有不同意见之人一棍子打死,不仅恐吓,还自以为是站在公平正义的道德高点上。令人作呕。
    
    继东。看来你倒是没辜负你父母给你的名字,你就继续卖力继承毛泽东吧。只是提醒你一条:士可杀不可辱,真正有良知和担当的中国知识分子是不怕吓唬的。谭嗣同在有逃生的情况下毅然选择直面死亡,用鲜血唤醒国人。即便把刘晓波投入监狱,他依然是诺奖得主。
    
    诚然,人类的战争无乎三种:军事的,经济的,文化的。执政的中国共产党能意识到中国也处于文化战争的危险中,并且已经从包括高校意识形态等方面开展反击,也无可厚非。但是如果还依然沿袭着封建思维定势,唯我独尊的天朝心态,并且极端如袁天朝和朱文革般,这场战争注定要失败,大清帝国的历史轮回也将是不可避免的。
    
    袁朱们的所作所为使我联想起那些留着辫子的满清遗老。但若与王国维、辜鸿铭等比,那是高抬了袁朱们,因为毕竟在王辜身上,我们还能闻出中国知识分子的气节和良知,而袁朱只是满身“犬儒”味,至于学识,更不可与大师们同日而语。
    
    有幸的是我不喝中国的地沟油,不幸的是还总操中国的心。如这也算境外敌对势力,也只能认了。不过,自我感觉应该属爱国型敌对。因为从更深层的意义分析,我倒觉得袁天朝和朱文革们才是货真价实的汉奸卖国贼。
    
    来源:BBC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5/02/20150205060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