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大陆2015凈网运动启动 网络管制被正当化
(博讯2015年01月23日发表)

    
    文:卿子衿
    
    2015凈网运动已进入状态,网信办一次性关闭了133个微信公众号。中国当局推出网络安全审查制度正在被合法化。
    
    2015凈网运动已启动
    
    据19号官媒报道,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宣布关闭「这不是历史」(微信号:zhebushilishi)等133个微信公众号,给出的理由是「传播歪曲党史国史信息」。国家网信办有关负责人称「接到了网民举报」,微信平台中一批公众号以「揭秘」、「真相」为噱头,打着「你不知道的历史」、「这才是历史」、「我知道的历史」等旗号,捏造事实,歪曲历史,混淆视听,大肆传播歪曲党史国史等违法和不良信息。查看微信可见,在「举报」功能中有一个选项就是「政治」。
    
    去年国信办颁布的《实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简称「微信十条」)明确规定,实时通信工具用户应当承诺遵守法律法规、社会主义制度、国家利益、公民合法权益、公共秩序、社会道德风尚和信息真实性等「七条底线」。其中第七条备受瞩目:「新闻单位、新闻网站开设的公众账号可以发布、转载时政类新闻,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资质的非新闻单位开设的公众账号可以转载时政类新闻。其他公众账号未经批准不得发布、转载时政类新闻」。这里提到的「时政新闻」也包括评论和经济新闻,也就是说,只有被体制认可的机构才有谈政治的权限。
    
    报道称,这133个微信公众号「传播歪曲党史国史信息的违法违规行为,突破底线,违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严重扰乱网络传播秩序,执法部门理应依法予以严厉处置」。明显是指政治原因,同时也透露当局对腾讯公司在政治方面的自我审查 「效果」不满意。
    
    无法逐一查证被关闭微信公众账号所发布的消息的真实性,但当局声称「正确」的历史早已失去公信力。大批历史研究学者、以及在各种政治运动中受害的人士,一直批评中国依照意识形态写历史的方式,其中对近代史,尤其是1949年后的历史质疑最多。中央研究院院士、普林斯顿大学教授余英时曾表示:中国大陆从1949年到现在没有历史,有的都是假历史,是为了政治宣传而造出来的伪历史。要揭穿伪历史,只有将来学术完全自由以后,数据开放,根据原始数据说话才可以。
    
    美国密歇根大学教授费维恺教授认为:50与60年代的中国史学研究从研究「实际发生了什么事」变成「证明应该发生什么」(阶级观点),历史沦为政治活动。对于中国通史的历史修正主义,目的是以马克思主义来解释中国历史,历史在很大程度上成为「政治工具」。
    
    腾讯「雷霆行动」协助管控
    
    腾讯公司曾在去年4月发布《微信公众平台运营规范》公告,其中第四条「遵守当地法律监管」中写着:微信公众账号用户及运营者应避免因使用本服务而使腾讯卷入政治和公共事件,否则腾讯有权暂停或终止对你的服务。被视为警告「莫谈国事」的自我审查。腾讯公司在本月20号发布的《2014年雷霆行动网络黑色产业链年度报告》中显示,截至2014年12月,腾讯协助侦破网络欺诈案件200余起,打击违规公众账号8.5万个。但这「八万五千」个公众号都是涉嫌「诈骗」吗?骗了什么?没有详细说明。
    
    公开数据显示,目前微信公众平台上有超过580万个公众账号,这就使微信这一原本被单纯定位为社交工具的应用开始承载了一部分媒体的功能,这大概不是腾讯公司的预期。社交才是腾讯最为倚重的根本,对于腾讯来说,相比社交,媒体效应的价值不大,更重要的是,其潜在的「危险」在党管媒体、严控言论的中国大陆是较大的。自媒体的大量涌现,对体制的宣传垄断意识形态管控形成巨大挑战,一直是当局倍加警惕的部分。凈网运动声称「维护网络安全」,但其打击对象的范围和重点来判断,却也显示出执政者面对上述挑战的不安全感。
    
    似乎还不止公众号,个人账号在通过墙内平台传播普世价值相关思想时也存在一定「危险性」。据近日自由亚洲报道,广州民营企业家、民主人士梁祝强的家属公布警方出具的相关文书,表明梁祝强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批准逮捕,至今已被关押40天。有网友透露,梁祝强长期在QQ等社交平台发布宣扬宪政追求民主的文章。
    
    网络管制被正当化
    
    据官媒新华网报道,1月18号,中国智能终端安全产业联盟在张江高科技园区成立。中央网信办有关负责人在此间透露,其组织起草的「中国网络安全审查办法」,将于下月提交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第二次会议审议。报道认为「这意味着,中国即将推出网络安全审查制度,维护个人与国家信息安全」。评论认为,此举是中国政府将扼杀网民言论自由的监控管制公开化、合法化的标志。
    
    该报道援引工信部数据预测,今年中国信息安全产业规模将达到约700亿元水平。并称,此次「中兴通讯、腾讯、阿里云等产学研主体,发起成立中国智能终端安全产业联盟,将促进智能终端安全的国标建立,推进相关行业规范发展,在国际网络安全新格局构建中形成更多中国话语权」。意为欲将中国式管制模式和中国当局意识形态向全球输送。
    
    该「审查制度」中标注的「审查范围」是:关系国家安全和公共利益的系统使用的重要技术产品和服务;审查重点包括「可控性」,在管理方法中注明的是「对不符合安全要求的产品和服务将不得在中国境内使用」,这是否意味着翻墙软件将被正当化审查?是否意味着翻墙软件必须经由当局指定的部门开发已确保其「可控」才能在大陆使用?翻墙的意义就在于脱离政府的言论管控,而在政府控制之下「翻墙」究竟还有什么意义?此外,使用境外开发的翻墙软件的用户将面临什么,是否会被治罪?该「制度」中没做相关说明。
    
    曾经有观点认为,当局的网络审查是在经济利益与政治风险之间的权衡。但从目前的形势判断,当局的砝码更倾向于「意识形态维稳」,打压和管制愈加凸显。而网络管制对商务、学术等与经济相关的影响可以通过开辟特许渠道予以满足,如在政府可控范围内翻墙。
    
    该「审查制度」中还列举了「美国进行网络安全审查」的内容,以期为中国网络管制提供正当性。据美国之音中文网报道,去年3月,在华盛顿举行的美国第十届网络政策大会上,与会的美国网络专家学者对中国网络自由现状提出了尖锐的批评和建议。其中与会者美国非盈利组织科技自由的主席贝林•索卡(Berin Szoka)表示:对于中国面临的网络自由现状,美国可以起到更积极的作用。「首先,美国应该以身作则。目前美国关于加强网络监管的打算最糟糕的一点,就是使得其他国家有了使网络审查和管制正当化的借口。其次,美国应该提供更多突破封锁技术的工具,但现在对于这些技术的出口还有很多限制。」
    
    在去年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面对中国当局热捧的互联网经贸,美国总统奥巴马响应称:「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个人集权的速度超出了其历届前任,在相关人权领域打压异见人士、染指民族主义导致邻国不安等也具有危险的一面」。
    
    来源:泡泡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5/01/20150123092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