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谷丽萍外逃,中共被迫急抓令计划
(博讯2015年01月02日发表)

    
    谷丽萍外逃,中共被迫急抓令计划


    令计划 DR
    
    作者 索菲
    
    中纪委宣布对中央中央统战部长令计划“涉嫌严重违纪”进行调查的两日后,令计划的妻子谷丽萍在青岛落网,外界以为是令计划遭调查,连带让谷丽萍被逮捕,《中国密报》则披露,其实是谷丽萍潜逃才引发了中纪委提前宣布对令的调查。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到明镜集团总编辑助理、美国印第安纳州大学大众传播硕士柯宇倩女士给大家介绍《中国密报》第29期的内容。
    
    法广:中纪委对令家已进行了长时间的调查,但直到12月22日才正式宣布调查令计划,到底原因为何呢?
    
    柯宇倩:原因与令计划的妻子谷丽萍有关。根据《中国密报》获知的消息,令计划被官方宣布调查前,办桉人员虽然对他进行了严密的监视,但令计划仍保有一定的行动和对外联繫的自由。12月19日凌晨,警察突袭了北大博雅酒店,当时谷丽萍正在酒店中与北大方正的CEO李友开会,谷丽萍闻讯后逃离现场。当局担心令计划会突然自杀、出逃,因此提前宣布调查令计划,他的有限自由被取消。
    
    法广:谷丽萍当时为什麽会在北大博雅酒店?
    
    柯宇倩:谷丽萍明知自己受到严密监视,却还要跑到酒店,是为了跟李友商讨攸关生死的问题——销毁“西山会”证据的事。
    
    法广:请您介绍介绍“西山会”到底是个什麽样的组织?
    
    柯宇倩:它主要由进入中委和候补中委的山西籍官员组成,官员外,只有个别获得认可的山西籍商人,才能获得埋单资格。消息人士告诉《中国密报》,“西山会”在令计划的整个篡权阴谋中,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它集令计划的大本营、活动基地、中坚力量及后备队等等功能于一身,多位中国商人排着队来资助“西山会”,其中的主要资助者就是李友。主管“西山会”的,是谷丽萍。
    
    法广:令计划和薄熙来是两位备受瞩目的落马高官,可以说他们的妻子在丈夫的垮台中都起到了“引爆”作用,请您谈谈谷丽萍与谷开来有哪些相同之处?
    
    柯宇倩:谷丽萍与谷开来确实有很多共同点,她们都姓谷,都学法律专业,而且都出自北大、都患有抑鬱症,她们还都有相同的爱好,那就是钱。
    
    她们对丈夫的命运影响很大,还都跟“死亡”有关。试想,谷开来若不是涉嫌毒杀英国商人海伍德,被王立军踢爆,薄熙来是否会全盘皆输、被关进秦城监狱,还真不好说;谷丽萍若不是大量受贿敛财,儿子令谷出了法拉利车祸身亡,自己又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现身又潜逃,中央是否对令计划会採取断然措施,也不得而知。何频与黄闻光2013年曾出版《中国权贵的死亡游戏》,这个书名点出“死亡游戏”,透露出中国政治的诡异与残酷。
    
    法广:这两位中共前高官妻子有什么不同之处呢?
    
    柯宇倩:谷丽萍显然更技高一筹,她不像谷开来那样通过很多金主明目张胆地在商业领域捞钱,而是通过公益社会组织这个中国的灰色地带,低调地发家致富。2003年11月,在令计划担任中办主任后不久,谷丽萍出面召集团中央、中国青联、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等七家机构,联合创办“中国青年创业国际计划”,她自任副理事长、总干事。成立当天,就收到全国各大企业数亿元的“献金”,随后在各大城市成立分部,经营房地産。
    
    法广:《中国密报》关于令计划披露了什么内情?
    
    柯宇倩:《中国密报》披露了令计划飞黄腾达的背后,与薄一波等元老的关係。他的父亲令狐野当过中共陝甘宁边区医院医务科长,与山西籍的高官薄一波熟识,这层人脉关係,在令计划20出头就调到团中央工作,起到了作用。香港有媒体曾说令计划之所以从团中央调到中共中央办公厅,是因爲中办的李学谦想回团中央工作,于是二人对调。但《中国密报》指出,内情不是这么简单,中共的人事制度也不允许两个干部一商量就彼此交换职位。令计划能到中办,与父亲好友薄一波的照应有很大关係。而他当上胡锦涛的“大内总管”,实际上就占据了“共青团派”的枢纽,令计划于是以此为资本,与太子党薄熙来、政法沙皇周永康、军头徐才厚等人勾结,阴谋篡权。
    
    法广:令计划的下场将会怎样呢?
    
    柯宇倩:各种消息来源印证,中共已将周永康、令计划、薄熙来、徐才厚定性为党内帮派、朋党集团,政治局专门开会进行了批判,官方媒体讲得更明白,用了“同盟”、“朋党”之词。但正如明镜集团总裁何频所说,当局不会公佈令计划所谓的“新四人帮”罪,因为可能产生严重的政治后果,而是从刑事上来找令计划的死穴——这个很容易找到,因为腐败问题几乎每一个官员身上都有。《中国密报》则指出,令计划的下场,恐怕比薄熙来的严重得多。
    
    来源:法广中文网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5/01/20150102011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