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茅于轼:养老金愁的是分配不公
(博讯2014年10月30日发表)

    茅于轼更多文章请看茅于轼专栏
    
     凤凰博报:几年前,我们外界就开始呼吁养老金的并轨制,但是到目前为止仍然是遥遥无期。那两位老师觉得,并轨最终的突破口应该在哪儿?
    
    曹保印:我们并轨也好,突破口也好,都是表面文章,最重要的东西在下边,所有的操作是在下边操作的,是官员在操作,是他们在制定规则。
    
    那么养老金这种并轨制,其实关键就在于怎样让制定并轨政策本身整个过程透明起来,让公众充分参与讨论,一旦公众充分参与讨论的时候,公众就有了发言权。也就是按照原来温家宝还在做总理的时候说的,百姓有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其中就有一个知情权。
    
    当老百姓这几个权利实现了,再加上最高检的检察长曹建明也曾经说过,除了那四权以外,他认为还得要增加批评权和建议权。那么如果说这六种权利都能够确保百姓享有的话,所有的并轨政策由他们来做的话,其实很快就可以出来。
    
    茅于轼:养老金要愁的不是钱,而是分配不公
    
    凤凰博报:之前茅老师也曾经说过,养老金的争论其实是个伪命题,就是伪问题,收入分配的公平性才是真正的问题,是吗?
    
    茅于轼:对,因为一般人认为,养老金有缺口,那就需要补充这个缺口,现在少花点,以备将来老了之后来花,也就是说要增加储蓄,这个想法就完全错了。
    
    我们国家的问题就是储蓄太高了,消费太少,所以把养老金问题看成一个缺口,它的解决办法就是增加投入,那就是减少消费,增加储蓄,这跟宏观结构调整正好是相反的。这个说法完全是错误的,而且你要懂得一个道理,就是将来老年人的所有消费,吃的、穿的、服务、医疗等全都是当代人提供的,你现在增加储蓄,怎么能够使将来的人生活得到保障呢?
    
    不是说现在我把粮食储在米缸里头,20年之后给他来吃,不是的,而是要想办法利用我现在的投入,能够在20年以后产生效果。
    
    这是个专门的问题,我写过这方面的文章,就是讲,你现在的物质财富怎么转移到将来消费,因为将来老年人的所有消费不管是物质的还是服务的,全都是当代人提供的,老年人去看病,那个护士是当代人,不是老了之后才给他去治病。
    
    所以,你的问题是怎么使现在的财富变成将来可利用的财富,比如说你现在把环境破坏了,这跟储蓄没关系,但是破坏了环境,将来子孙后代就要修复这个环境,那就会增加将来社会的负担,这就是一种反储蓄的行为。所以,讲到经济学的问题,是一个物质财富的代际转换问题,这个问题是很专门的问题。现在你不用愁将来养老金够不够,如果是要将来能够公平分配,这问题是根本就不存在的。政府有足够的GDP,政府有足够的税收,什么问题都能对付得了。手里有钱怕什么?就怕到时候还是分配不公平,有权有势的人分配得多,那养老金问题当然就出来了。归根结底将来要有足够的GDP、足够的税收、公平的分配,这样问题就全解决了,用不着想现在养老金够不够的问题,完全不需要,整个想法错了,所以说是伪问题。
    
    凤凰博报:想法是错的,我们要怎么样去改变这种现状呢?
    
    茅于轼:现在我们不需要对养老金有任何的担忧,它是个伪问题,你现在的储蓄是否能够有效地变成将来的财富,这才是我们需要担忧的,你不能搞一些形象工程,把储蓄都浪费掉了。我现在存的钱将来根本就不能用,这个当然跟养老金没有关系,不要搞形象工程、政绩工程,投资多,有效益,投资投赔了,这个钱就完了,将来就不能用了。
    
    你投资一定要投好的机会、好的项目,现在你缴了很多养老金,今后这个养老金用得好不好都是个问题,所以不用在乎养老金的缺口,这完全是个错误的提法,所以我都叫它伪问题。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4/10/20141030045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