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南方都市报社论: 户籍制度改革需时间表
(博讯2013年12月23日发表)

    原标题:[社论]户籍制度改革需时间表,更需政策跟进
    
     公安部副部长黄明近日就户籍改革接受媒体采访。他表示,公安部正在会同其他部门研究制定《关于加快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目标是到2020年形成以合法稳定住所和合法稳定职业为户口迁移基本条件、以经常居住地登记户口为基本形式,城乡统一、以人为本、科学高效、规范有序的新型户籍制度。
    
    人为限制民众的创造力,人为制造不公平,现行户籍制度被舆论诟病已久是一个事实,这一制度非改不可则更是普遍的共识。关键是改革的方向和启动改革的时机。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中指出,“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逐步把符合条件的农业转移人口转为城镇居民。创新人口管理,加快户籍制度改革,全面放开建制镇和小城市落户限制,有序放开中等城市落户限制,合理确定大城市落户条件,严格控制特大城市人口规模。”随后刚结束的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则明确提出要推进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把促进有能力在城镇稳定就业和生活的常住人口有序实现市民化作为首要任务。这充分说明,作为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引擎,城镇化大局已定,而没有人的市民化,城镇化的质量必然堪忧。可以说,冲破阻碍人们自由迁徙、自由择业并平等享受公共服务的桎梏,现在就是一个最佳时机。
    
    然而世上的事情往往知易行难,现行户籍制度的种种弊端很容易认识,其对经济社会发展的负面影响也很容易洞察,但真要改革却又困难重重。诚如黄明所说,户籍管理制度本身的改革并不复杂,核心的问题一是许多公共服务和社会福利政策与户籍挂钩,而且形成的时间久,涉及的领域多,协调的难度大,二是城乡之间、地区之间、城市之间的差别较大,需要合理引导。
    
    可以认为,只要中国城乡、区域之间发展严重不平衡的格局无法根本改观,中国的户籍改革就不可能一蹴而就。是否客观认识这种困难,将决定户籍制度改革的路径。
    
    在公安部的计划中,农民工的市民化、放开中小城市落户限制将是户籍制度改革的优先事项,这符合改革先易后难的原则;“到2020年形成以合法稳定住所和合法稳定职业为户口迁移基本条件”,则是户籍管理部门首次提出的目标。现代社会里,人们选择自己的居住地完全缘于其个人的意愿,和这一标准相比,公安部提出的目标虽为公民的迁徙仍然附加了条件,但与过去人们的被动接受而且无法选择相比,其进步意义毋庸置疑。
    
    面对公安部的改革计划,对中国户籍制度改革抱有热望的人们也许未必完全满意,但鉴于以往改革的经验和教训,与其期待完美的改革,不如将并不完美的改革立即付之行动。关于户籍制度改革,当下之最要,首先是需要一张明确的时间表,在什么时间内剥离户籍的福利分配功能,中小城镇何时全面取消户籍制度,什么时候将个别大城市之外的其他大中城市户籍制度基本放开,什么时候全面实行以身份证代码为唯一标示的人口登记制度,这些事项都有必要一一确立推进的时间,并向社会公示;其次,户籍制度改革绝不仅仅是身份上的市民化,配套政策需要尽快跟进。
    
    无论是剥离户籍中的利益,还是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推动农民工更好地融入城市,都不是公安一个部门所能决定,在户籍制度改革之外,其他改革的同步推进不可或缺。曾有专家表示,应当在一段时间内给予进城农民城乡兼有的身份,让农民退可回农村、进可入城镇,这一点或成为土地制度改革的有益思路;而从城乡一体化的角度,城乡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的统一是否也应该加紧实施?
    
    中国的改革开放验证了民众的智慧,而这种智慧显然还没有得到全部的释放。户籍制度的改革会为中国社会增添几许活力,历史将作出有力的证明。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3/12/20131223025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