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3年大饥荒"一份沉重的死亡名单
(博讯2013年12月17日发表)

     (参与2013年12月16日讯) 2013年初冬,在天全县始阳镇胡庆生老师家里初次与68岁的胡老师见面,第一印象是:乐观、开朗、健谈。
    
    胡老师热情地带我们到他的书房,书房虽简陋,但书架上书桌上放满了各种书籍,整个空间几乎被书籍占完。此外,书桌上还有许多笛子、洞箫。胡老师随手拿起一支笛子开始演奏起来,乐曲名字叫《江河水》,低沉幽婉、如泣如诉。同去的杜治中老师赞叹道:“你这个超低音的G大调的笛子拿气得很哦,一般人是吹不了的。”
    
3年大饥荒一份沉重的死亡名单

    胡老师开始介绍他们这里人民公社时期的情况。始阳镇兴中村五八年成立人民公社时,他家属于始阳人民公社劳动管理区第六食堂。当时准军事化管理,又叫第六连,相当于现在兴中村的五、六、七三个生产队。成立人民公社时胡老师十四岁,他说那时他完全懂事了。当时很关心有好多人吃饭,管理区公布的名单是512个人。但是到六二年,他们全管理区逝去85人,其中饿死的就有82人,按这个比例算下来,饿死的人的比例为16%。
    
    胡老师说,开始食堂都还有粮吃。五九年下半年后食堂里吃的东西越来越清,人影子都照得见,一天一两粮食都没得,中途还有几天断炊了,没得吃的,连谷壳子都弄来吃,饿死的人太多了。有的社员掏农药浸了的玉米种吃,被毒死。天全还有两兄弟饿来没得办法去偷别人的玉米被人砍了脚的。
    
    胡老师讲,他印象最深的是六一年下半年,当时是最困难、最困难、最没得吃的时候。他家对门的陈姓邻居解放前是做烟卖的,两口子很本份,和胡老师家关系也很好。当时丈夫没满六十岁,大小共四个儿子,一个媳妇,没得吃的,媳妇饿来实在不象话,都进了肿病医院。生活实在过不起走了,胡老师说,他整一把刀,天天磨,天天磨。一天晚上,很冷,胡老师在睡梦中被很大的哭闹声吵醒,起来看时,是这个邻居把他爱人杀死了,还拿着刀大喊:“你们不准过来!你们不准过来!”没人敢靠近他,他跑过河到他一个徒弟家去了。徒弟家在乡下,乡下土地多,要稍微好点,两师徒感情好,整了一顿饱饭给他吃。回来的时候,坐船过河,他在船上喊:“永别了!”一头栽到水里淹死了。
    
    胡老师认为:随着岁月流逝,“三年大饥荒”离我们越来越远。幸存者们或作古,或高龄,又因种种原因而少有著述,因此社会对该事件的记忆愈来愈淡漠。然而,“前事不忘,后世之师”,作为该事件的亲历者和幸存者,有责任把我所经历的苦难如实地记录下来并告诉后人。
    
    于是他收集了那三年该管理区死者的姓名,统计出了“天全县始阳人民公社劳动管区第六食堂”(或称劳动管区第六连)即现在始阳镇兴中村5、6、7三个村民组死亡人员名单。
    
    我把它抄录于后:
    
    廖山氏(廖有云之母,时年不足50,1960年春上山割草饿死在山上)
    
    廖水华(廖有云之胞兄)及其女儿(佚其名,死时年仅3岁)
    
    王山氏(王永吉之生母)
    
    邱兴杨(邱玉春之父)
    
    王国英(邱玉春之嫂)
    
    梦 梦(音,王国英之女)
    
    田宋氏(田素珍、田素林之伯母,人称“扁三娘”)
    
    张文荣之叔祖母
    
    高成武之母(佚其姓氏,高启智、高启仁之祖母,此老妪一生笃行善事,虔诚拜佛)
    
    黄张氏(张孝云之姑母,人称其“闷三姑娘”)
    
    刘品亨夫妇(刘嘉珍之父,妻高仕英乃续弦,刘嘉珍之继母)
    
    胡开文及其侄(佚其名,胡开武之子,因耳背,人称“聋子”)
    
    胡开贵(号曼生,胡开学之胞弟,胡“老砍” 之父)
    
    杨淑羣(胡开学之续弦,民国时期芦山县长杨方书之胞妹)
    
    李树芳(李凤荣、李凤梧之父)
    
    李树芬(李树芳之胞兄,李凤华之父)
    
    李小牛(李树芬之幼子,死年未及7岁)
    
    打更匠老李(外地人,建政前徙入始阳,清道夫兼打更,时寄居高天德家)
    
    官溪头阿伯(佚其姓名,时人以此呼之)
    
    古妙六 (人称候阿娘有一养子,名王正全, 后在夲乡荡村安家)
    
    高国珍(李进怀之发妻,李长春之生母)
    
    汪 云(汪天文之父)
    
    爱娃儿(汪 云之幼子,死时未及5岁)
    
    陈秉洁(高文辉之妻,高美燕、高小燕之母)
    
    韩召惠(又名韩沛棠,曾任民国区分部书记一度被劳改)
    
    韩召惠家帮工(胡姓,佚其名,人称胡阿伯)
    
    张淑娴(韩忠鑫之妻,韩沛全之母)
    
    赵韩氏(无后裔,当时居于髙文贵家)
    
    高文荣夫妻(高文贵之胞兄,人称“老夲份”)
    
    赵炳先夫妻(妻陶氏,赵登荣、赵登华之父母)
    
    高联方夫妻(其妻候氏,高崇儒、高崇光之父母)
    
    高美珍(高崇儒、高崇光之胞姐,小名“珍兰”)
    
    黄 河(黄 平之子,小名“水清”, 死年未逋8岁)
    
    高学海(高登云、高凌云之父)
    
    *高氏(佚其夫家姓氏,高学海之胞妹,死时年近耄耋)
    
    高学华(高显云、高祥云之父,“闷屁” 之祖父)
    
    高高氏(高学深之妻,高青云、高孝云之母)
    
    刘文斗夫妻(妻贾氏,刘殿华、刘殿富、刘殿贵之生父母)
    
    刘家五姑娘(刘文斗之胞姐、夲镇新村5组段启惠之外祖母)
    
    徐和志之岳母(佚其姓氏,夫家胡姓,胡开甲之母)
    
    高学清 (无后裔,其妻亢氏后为生产队五保户)
    
    杨宗德 (小名孟春,杨银匠之子,60年管区安排上山背煤炭,饿死途中)
    
    胡肇元 (胡之润之父)
    
    芦兴顺(云阳县人,政权更迭前来始阳,居于心街子口摆小摊维生。)
    
    卢成基(黄宣仁之父)
    
    吕高氏(吕祥顺之妻,吕文皋之生母,因怠惰人称“地浪子”)
    
    黄张氏(黄学荣之祖母)
    
    魏怀兴(人称“魏锡匠”, 魏洪云之父)
    
    彭怀安(彭兴顺之子,彭冬全之父,时年30余岁)
    
    罗山氏(罗祥雷、罗祥雪之母)
    
    罗李氏(罗祥明之妻,罗八达之母)
    
    程绍珍(罗祥伦之妻,罗文清、罗文远之生母)
    
    李*氏(佚其姓氏,李春方之母)
    
    胡光前夫妇(其妻高文香,育有二女,据传长女在彭县,次女在拉萨)
    
    刘殿武(刘洪生之父)
    
    杨银春(杨王氏之夫,无后裔,善“挂鱼”)
    
    高秀英(高国启之妾,有二女,长女素华嫁安乐乡毛坪山,次女由其姑妈带至陜西)
    
    廖聋子(佚其名,耳背,人称“聋子”,曾卖“钵钵鸡”)
    
    胡罗氏 (笔者堂叔母,胡贵元之母)
    
    廖廷莲(廖有梁、廖季能之胞姐)
    
    李光荣(李明全、李明贵之父)
    
    汪树萱(裁缝,汪天福之父)
    
    张占魁(张正清之父)
    
    全 香(李明珍之女,全福之胞姐,时年未满15岁)
    
    宋玉莲(高庆忠之养母,人称“宋家二姑娘”)
    
    孙全兴(人称“孙染匠”,可能是邛崃一带人,政权更迭前来始阳)
    
    曹兰英(笔者族兄胡明礼之续弦,胡光祺之继母)
    
    胡孝忠(笔者族兄,其亲属大部于政权更迭前相继定居香港,致60年代初,不时有营养品诸如炼乳之类通过邮政寄回,然多被当局没收,并冠以“投机倒把”罪名将其收押,1962云初病瘐于天全县公安局看守所)
    
    段谢氏(段崇皋之妻,段启文、段启武之母,段克昌、段美昌之祖母)
    
    胡清芬(笔者堂姐,死时24岁。其舅父黄镤民国时期曾任荥经县长)
    
    史张氏(史国光之妻,史全珍、史全清之生母)
    
    高瑞轩(曾任始阳联合诊所医生,高永全之父)
    
    杨明英(杨忠仁、杨忠义、杨忠康之父)
    
    解婕春 (无后裔,人称“李阿娘”,当时居于杨明英家)
    
    上列共计死亡82人
    
    胡老师的这份名单尽量列出死者更多的相关信息,除了死者的姓名,年龄,还有健在亲属姓名,还尽量有一些个人信息。由于年代久远,很多信息不全,有的甚至连名字都无从知晓,只能用乳名、绰号或打更匠老李、官溪头阿伯以及刘家五姑娘等来表示。无非想极力证明他们确确实实曾经来过这个世界,又无声无息地死去,在人世间没留任何痕迹。由于胡老师的努力,这个曾经的生命才被提起,被记录,尽管只是大饥荒中很小的一部份。
    
    胡老师说:“当时,雅安地区的重灾区并非天全,而是荥经和芦山。天全的重灾区不是始阳而是永盛、大寨、永兴......而始阳人民公社劳动管理区第六食堂通过挨家挨户统计,在大饥荒中的死亡率已达16%。根据以上事实,可驳斥那些新老极左所谓‘全川没有饿死一个人,全国死亡不足100万人’的谬论。”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3/12/20131217112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