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薄熙来被迫“卸妆” 咸鱼翻身难于登天
(博讯2013年09月24日发表)

    来源:多维 
    
    薄熙来一审被判无期徒刑后,中国主流舆论场和西方舆论场呈现出截然不同的两种气象。前者力图从薄熙来案的庭审和宣判结果中挖掘出更多的正能量,比如法治与反腐,正义与决心,为的是督促薄熙来这位左派眼中的圣人卸妆,降低其公众形象。后者则试图抓住薄熙来案背后的政治交易和政治审判,吁请借惩治薄熙来而赢得反腐名声、维持岌岌可危的执政合法性的中共核心权力层卸妆。
    
    中国主流舆论场以《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电视台这三驾马车为轴心。审判长的法槌甫一落地,《人民日报》即通过法人微博站稳了立场,以“薄熙来案的警示与启示”第一时间送来微评。晚间的“你好,明天”再来补充,论调与微评并无二致,紧紧围绕法治、反腐展开。“这场史无前例的公开审判,既是成功的法治实践,也是郑重的法治宣言……当下中国,腐败仍然高发,反腐不能停顿,法治不能止步。唯有反腐,才能赢得民心;唯有法治,才能根除腐败。反腐当更有力!法治当更给力!”
    
    要说影响力,还是得以纸质版的《人民日报》为源头。9月23日出版的该报,在头版发表评论员文章《坚持法治反腐,建设廉洁政治》。该文章按照议程设定被22日黄金时段播出的新闻联播预先播报,作为对“薄熙来一审被判无期徒刑”的补充和权威点评。值得一提的是,新闻联播播报薄熙来消息,总共耗时6分54秒,既有现场同期声,有薄熙来被高大法警押解的狼狈场景,也有中国刑法学会会长赵秉志的专业点评。更多的细节,比如王立军坐轮椅出庭作证、身体消瘦的徐明也有了开口说话的机会等,在央视王牌栏目“焦点访谈”中有了进一步的呈现。
    
    有了三驾马车牵头,地方众媒体也开始一边揣摩中央意旨一边知微见着。总体来看,落地于北京的媒体,比如《北京青年报》、《新京报》、《京华时报》等,除了新华社通稿外,还配发了言论性文章,有击节称赞微博直播开创先河的,比如《京华时报》署名舒天烈的评论《微博直播庭审推动司法公开》,《北京青年报》署名樊大彧的评论《以庭审直播规范化推动司法公开制度化》。不消说,此类文章放在薄熙来庭审时亦恰如其分,在宣判时再次老调重弹,间接暴露了针对薄案言论空间的局限性。这也难怪,在中国党管媒体的生态下,媒体人已经深谙此道。《京华时报》另一篇《薄熙来案是一堂法治公开课》,算是人民微评的扩大版。《新京报》的《罪责越大,代价必然越大》规格略高于前者,以社论形式刊出,但内容也是在豆腐两碗、两碗豆腐间来回打转。
    
    
薄熙来被迫“卸妆” 咸鱼翻身难于登天

    
    这也怪不得京媒,就连一向敢言的南方系也开始采取迂回保守战术,只默默地转引通稿。毕竟,定好的基调是让薄熙来这位昔日圣人和精神领袖卸妆,唯有站稳舆论阵地,才能决胜于千里之外。任何可能引起歧义和带来瑕疵的声音,都应该杜绝、根除。
    
    比照于中国主流舆论场同声共振撕开薄熙来的虚伪面纱,西方媒体则试图将目光锁定在另一位圣人身上。《华尔街日报》头版文章《中共新领导层力图降低薄熙来公共形象》,就是对中共倾力完成“圣人卸妆”计划的直接揭发。当然,除了揭发外,该报也督促另一位圣人——习近平卸妆。“通过判处薄熙来无期徒刑,习近平试图向外界证明,在这场因为薄熙来妻子在2011年11月谋杀一位英国商人而引发的党内尖锐政治化斗争中,他才是唯一的胜者。”“习近平希望成为一个强有力的领导人,但他目前还没有完全获得所需的权力。通过对薄熙来案件的处理,习近平在三中全会召开前明确传达了这样一个信息:即他将全力打击对手。”
    
    此预判是带着有色眼镜看中国的结果,还是中共一贯所说的境外敌对势力意图颠覆中国的狼子野心,目前还无法盖棺定论。至少在很多政界人士和分析师看来,事实可能最后会证明,薄熙来丑闻留下的最重要的东西,就是极富个人魅力的铁腕政治的回归,并扭转邓小平1997年去世以来趋于以集体和共识为基础的领导作风。也就是说,薄熙来的政治生涯虽然戛然而止,可能很难再有咸鱼翻身的机会,但他的个人威权治理模式,以及对毛泽东无限度崇拜的社会基础,却并没有就此画上句号。因为习近平正在沿着这条道路继续前进。
    
    《金融时报》则干脆将两位被推至前台的圣人放在一起对照,即一边将薄熙来比作“狼人”,一边把脉习近平。“尽管中共曾是一个随时准备承担巨大风险的革命政党,但当时中共的体制却会提拔那些拥有技术背景、强烈倾向于维护公众秩序、小心谨慎而又安于现状的官员。然而,尽管拥有最有效的淘汰机制,有时候还是会漏过一两位具备狼性的人物。薄熙来就是这种‘狼性’人物,他随时准备利用红色宣传、个人崇拜以及由其支配的安全部门来实现自己的政治野心。”
    
    至于习近平,在众多公审、肮脏的政治投机以及党内的明争暗斗中,都存在一个巨大的问号:习近平在这一切当中持什么立场。按照多维新闻此前的梳理,习近平既不左也不右,而是试图超越于左右,并通过进一步退一步的习氏华尔兹统筹两大阵营。《金融时报》的担忧也与此一脉相承,“习近平基本上仍超脱于这些争斗,在各派之间辗转腾挪,但他要想长期避免做出艰难抉择恐怕不会是一件容易事。”
    
    对薄熙来而言,也有一件不太容易的事,那便是在聆听判决时以怎样的表情示人。从现场视频来看,审判长宣读判决书时,薄熙来一直带着轻蔑的微笑。由此诡异的笑出发,历史学家章立凡开始度量谁会笑到最后。因为薄熙来最后的冷笑,已然向他的支持者表达了另一种信号:他之所以敢冒着重判的风险否认所有控罪,就是不相信自己会坐牢到老死。他的赌注,是押在未来5到10年间中国可能发生的巨变上。
    
    当然,说到圣人卸妆,说到解构精神领袖,恐怕无人能望毛泽东项背。在毛泽东逝世37年后的今天,依然有人为了维护毛泽东形象摩拳擦掌,依然有很多热血青年不知所以然地举着毛泽东巨幅头像、唿喊着“毛主席万岁”的口号进行反日游行。薄熙来希望成为第二个毛泽东,但是他的妆容提前被揭穿,他的唱红打黑、共富、联系群众等一系列刻着毛时代烙印的做法,被证明是一场谋求政治目的、实现个人政治抱负的阴谋。如今,民智已开,圣人何其多?敢问有多少人是带妆赴会,又有多少人是素面朝天?
    
    薄熙来的拥趸们已经偃旗息鼓,所以即便左派意见领袖韩德强喊出了“判决违背了无罪推定原则”,也是应者寥寥。如果薄熙来不服从一审判决结果上诉,也很难出现惊天大逆转。毕竟,妆已卸,真容已露,要想补妆,继续混迹于江湖,着实比登天还难。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3/09/20130924151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