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环球时报》又开始造谣了/伊利夏提
(博讯2013年07月03日发表)

博讯按:发表本文只起到传递信息作用,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立场。

昨天,以撒谎、编造新闻,抬轿子、叼盘子著称的《环球时报》发表了一篇题为“叙利亚参战‘东突’分子正在潜回新疆搞恐怖”为题的长篇文章。文章主题是将最近发生于东突厥斯坦各类维吾尔人反抗中共暴政事件悉数全部归于这些所谓的“在叙利亚受训‘东突’分子”。

文章看起来是似乎非常成功地将在东突厥斯坦引起事端的罪魁祸首、世界最大黑社会、恐怖集团——中共给解脱了?
   
然而遗憾的是,这篇文章的逻辑混乱使得认真搓摩的人一眼就看穿《环球时报》在进行拙劣的编造诬蔑行为。我确信,对《环球时报》这类报道不仅国外没有几个人相信;即便是在中国智力稍微正常的人,也没有几个相信!
    
尽管《环球时报》这位特派妓者邱永峥费了很大力气,东拉西扯拼凑了一些查无此人的所谓‘专家’‘学者’的看法,但都不得要领。
    
邱大妓者从头至尾,没有能拿出一个直接可证实‘东突厥斯坦教育与互助协会’和恐怖主义有任何联系的证据。当然邱妓者也没有忘了《环球时报》唯一可以拿得出手的‘中国制造’反恐‘砖家’李伟来助阵;李伟也不负众望、以其一贯的‘因为是恐怖分子,所以是恐怖分子’逻辑,帮《环球时报》摇旗呐喊,荒谬地凭空指控‘东突厥斯坦教育与互助协会’为恐怖组织!?
    
这位邱大妓者为了强力兜售、贩卖其共产党主子的私活,让其共党主子爽快,还死拉硬拽、炮制出了一个无人知道是谁的维吾尔人‘炮灰’买买提∙艾力!
    
我说这位买买提∙艾力是‘炮灰’。因为,首先没有人知道这人是否真的存在;二,就算这位买买提∙艾力真的存在,也难保他不是共产党、《环球时报》找的托儿(炮灰、特务)!
    
我不仅了解坐落于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东突厥斯坦教育与互助协会’,而且和该协会主席伊达耶图拉∙乌古斯汗(Hedaytulla Oghuzhan)及其他很多成员非常熟悉;我也参加过他们组织的一些活动,和他们有过很多交流。
    
‘东突厥斯坦教育与互助协会’是一个在土耳其正式注册成立的非营利维吾尔流亡组织。他们主要从事流亡维吾尔人文化、信仰、教育互助合作工作;特别注重流亡维吾尔人后代教育工作;附带从事一些帮助新近流落土耳其维吾尔人各类安置事物。
    
该组织每年定期举办一些政治活动、维吾尔同胞聚会等,邀请世界各地政治、文化名人讲解世界形势,研讨维吾尔人出路;同时出版文化、宗教书籍,期刊、杂志。
   
该组织总部设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成员散布土耳其、欧洲、澳大利亚等国。
    
我也参加过几次改协会组织的维吾尔人问题研讨会、以及该协会组织的抗议中共迫害维吾尔人游行。我从来也没有问过他们我是否算他们的成员;他们也从来没有要求我成为他们的会员;每次该协会有活动也都不忘邀请我,我能去就去;一直是来去自由!
    
该组织成员是参加活动即成为会员,不来参加就算推出;来去自由;不需申请、不需填表。
    
今早,当我打电话问该组织主席伊达耶图拉∙乌古斯汗是否认识买买提∙艾力时;伊达耶图拉先是一阵大笑,然后告诉我:“首先,我不知道这位买买提∙艾力是谁?其次,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加入我们组织的?谁介绍他加入的?我们更不知道是谁派他去叙利亚参加‘圣战’的?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因什么原因回东突厥斯坦的?”
    
伊达耶图拉接着不无幽默地对我说:“伊利夏提兄,你汉语好,如果有机会问一问那位汉人记者他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发展这位买买提∙艾力加入我们组织的?如果他愿意也可以领着这位买买提∙艾力来我们协会调查、采访、‘认亲’,看我们是否认识这位买买提∙艾力!我们的大门对一切善意来访者都是敞开的!”
    
我去过‘东突厥斯坦教育与互助协会’在伊斯坦布尔的办公室。大门确实是敞开的,任何人可以进来参观、访问;里面有大量的维吾尔文文化、宗教书籍,可以随意借阅;里面有会议室供协会成员开会、探讨问题之用,还有教室、礼拜室等。
    
因为‘东突厥斯坦教育与互助协会’近年来的努力,他们在对土耳其、阿拉伯、伊斯兰世界各界宣讲维吾尔人在中共压迫下遭受迫害、苦难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绩,在土耳其、阿拉伯伊斯兰世界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在一定程度上使中共在阿拉伯伊斯兰世界对维吾尔人一面之词的恐怖主义指控受到了质疑;一些阿拉伯伊斯兰国家民众开始逐步了解维吾尔人的处境,并开始同情维吾尔人在中共恐怖暴政下的悲惨命运。
    
‘东突厥斯坦教育与互助协会’在对阿拉伯、伊斯兰世界宣讲维吾尔人遭受中共迫害方面填补了国外维吾尔独立运动的一个巨大缺口!而正是这点使中共无法释怀、坐立不安。
    
自去年开始《环球时报》作为中共看家狗,在其中共主子授意下,开始了对‘东突厥斯坦教育与合作协会’的污名化、泼粪运动,极尽所能编造、捏造事实将该组织与恐怖主义挂钩,以便施压土耳其政府关闭该组织。
    
《环球时报》邱大妓者故意混淆概念,将‘东突厥斯坦教育与互助协会’和根本不存在的所谓‘东伊运’一会儿交叉罗列、一会儿并列使用;目的很明显,将‘东突厥斯坦教育与互助协会’和带有伊斯兰名称的虚拟组织‘东伊运’(全称: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等同化,达到其将‘东突厥斯坦教育与互助协会’妖魔化、丑化目的,以便于将该组织贴上‘恐怖组织’标签,以达到釜底抽薪、彻底摧毁该组织之目的。
    
至于邱大妓者所谓‘洗脑’‘换脑’流程等纯粹是无稽之谈!土耳其是一个民主国家,每一个人享有充分的自由;接受何种思想,何种教育;完全取决于个人,没有人能够强迫一个人接受特定思想教育,更何况一个寄人篱下的维吾尔流亡组织,何来权力强迫他人接受‘洗脑’‘换脑’教育?
    
最令人可笑的是:邱大妓者笔下的这位买买提∙艾力被‘东突厥斯坦教育与互助协会’发展入会,进行‘洗脑’‘换脑’教育,却被所谓的‘东伊运’发展为会员?邱大妓者自己都搞不清哪个是哪个组织了!?
    
显然,邱大妓者受共党毒害太深,所以在分析国外维吾尔人流亡组织时,也很自然地按照黑帮恐怖组织共产党的入党程序来进行比照分析;但邱大妓者不知道的是在一个民主国家是不能按照黑帮行规来组织非政府非营利组织的!
    
遗憾了,邱大妓者又逼我伊利夏提班门弄斧,教他如何写新闻报道了;无奈,胡锡进的手下,吹牛、撒谎水平也不高啊!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13/7/03)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3/07/20130703081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