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习近平外交布局露出端倪:农村包围城市
(博讯2013年06月02日发表)

    
    来源:多维
    
      当地时间5月31日晚7时许,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抵达西班牙港皮亚科国际机场,开始对特立尼达和多巴哥进行国事访问。这是中国最高领导人首次对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以及英语加勒比国家进行国事访问。
    
      习近平以中国国家主席身份的首次外访,是对坦桑尼亚、南非、刚果共和国三个非洲第三世界国家进行的访问。时隔两个月后的第二次外访,又选择了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哥斯达黎加、墨西哥三个拉美第三世界国家,而且习近平还将在首站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与安提瓜和巴布达、巴巴多斯、巴哈马、多米尼克、格林纳达、圭亚那、苏里南、牙买加等加勒比国家领导人举行双边会晤。这些国家均是“拉美及加勒比国家共同体”这个完全由发展中国家组成的美洲地区组织成员国。
      
     事实上,不仅习近平的两次出访,分别选择了非洲和拉美。而且,在博鳌亚洲论坛期间,非洲和拉美也是主角。接近中共高层的消息人士透露,不断加强同其他第三世界国家的团结与合作,一直是中国对外政策的一个基本立足点。对于习近平本人来说,受毛泽东“三分世界”战略思想影响,有很深的第三世界国家情节。更为重要的一点是,习近平正在尝试一种新的战略。解放战争时期毛泽东用来对付国民党军队所采取的农村包围城市战略,如今被习近平用于国际领域,通过“边缘”国家的联盟,从而削弱霸权国家的力量。
    
      拉美已不再是美国的后院
    
      拉丁美洲历来是第三世界的组成部分,是反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的重要力量。在近年的拉美政治发展进程中,左翼政治力量不断发展壮大。在20世纪90年代,拉美国家遵照“华盛顿共识”的要求,普遍实行新自由主义改革。但改革不仅没有解决拉美社会固有的矛盾,还带来了许多新问题,加剧了社会分化和社会矛盾,激起社会各阶层的强烈不满。在饱尝了新自由主义的苦果之后,拉美一些国家左翼政府纷纷上台执政。在2006年大选之中,拉美地区的左翼政治力量又有进一步的发展,左翼执政的国家又有所增加。智利、巴西、委内瑞拉、玻利维亚等国家的中左翼政党成功地巩固了执政地位,厄瓜多尔、尼加拉瓜的左翼力量也在大选中取胜。
    
      几个特别的印记是,2005年,拉美国家在巴西主导下,首次举行“南-南”对话高峰会,这次是拉美和阿拉伯国家间34国的对话。美国要求担任观察员,但被巴西拒绝。左翼的时任巴西总统卢拉 (Luiz Inacio Lula da Silva) 主张区域结盟,反对美国式的全球化,以南方世界的合作反贫穷和生态伦理等为重点,意图在第三世界逐步型塑出新的价值与发展策略。卢拉的作用,被认为是第三世界左翼政治运动的再出发。
    
      之后的一个事情是,美洲最重要的国际区域组织——美洲国家组织秘书长换人,美国推出墨西哥外长德韦斯(José Antonio Meade Kuribre?a),而拉美其他国家则共同推智利左翼领袖因苏尔萨 (Jose Miguel Insulza),最后因苏尔萨胜出。这也是60年来,美国第一次无法掌握住这个重要的区域组织。当拉美国家已拥有本身能自主掌握的国际组织,美国对拉美国家的颐指气使,甚至像当年一样入侵格林纳达及巴拿马,甚至任意策动政变的机会也就更少了。
    
      拉美左翼以古巴卡斯特罗(Fidel Castro)-委内瑞拉査韦斯(Hugo Chávez)-巴西卢拉所构成的“左三角”为最核心的主导力量,高举反美旗帜。在2005年5月,古巴和委内瑞拉公开宣布成立军事同盟,为美国可能的入侵做准备。
    
      2011年12月2日在委内瑞拉举行的第三次拉美及加勒比国家首脑会议上,拉美及加勒比国家共同体宣告成立,这被称为是“没有华盛顿的美洲国家组织”。
    
      早有舆论指出,拉丁美洲已不再是美国的后院,美国已几乎彻底失去了拉美。据美国《迈阿密先驱报》报道,上个月美国国务卿克里(JohnForbesKerry) 把拉美称做“美国后院”,令许多人愤怒。4月17日,克里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说,“西半球是我们的后院,对我们至关重要”。这导致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Evo Morales)5月1日宣布,驱逐美国国际开发署在玻利维亚的人员。
    
      中国注重与第三世界国家交往
    
      中国一直都很注重与第三世界国家的交往。70年代,毛泽东明确提出三个世界划分的战略思想,这一战略思想改变了以意识形态划分力量集团的观念,代之而用的是“霸权主义和反对霸权主义”,这使中国进一步团结广大第三世界国家,反对霸权主义、强权政治。虽然在新中国成立后相当长一段时期内,中国同拉美国家的关系曾受到美国对华政策的严重影响,但中国坚决支持古巴人民、巴拿马人民和多米尼加人民维护国家主权、反对外来侵略和干涉的爱国斗争。
    
      1960年中国同古巴建交,古巴成为为首个与中国建交的加勒比海联盟成员国。在70年代,同墨西哥、阿根廷、巴西等12国建交,中拉关系进一步加强。1971年许多拉美国家在第26届联大支持恢复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而中国在200海里海洋权和拉美无核化等问题上也给予了拉美国家以同情和支持。
    
      事实上,拉美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起才接受了中国的主动外交。30多年来,中国和拉美国家高层往来频繁。50余位拉美国家总统、总理到华访问。中国领导人江泽民、李鹏、乔石、朱镕基、李瑞环、胡锦涛等此前都先后访问拉美。中国与拉美地区多边组织及机构的关系进一步密切,政治磋商和对话加强。1990年后,中国同拉美最有代表性的地区政治磋商机构——里约集团保持着外长级对话关系。1994年,中国成为拉美一体化协会观察员国。1997年5 月,加勒比开发银行正式接纳中国为该行成员国。同年10月,南美一体化重要组织-南方共同市场代表团访华,同中国进行了首次对话。
    
      据中共消息人士透露,通常主席或总理对非洲的访问是每年最先确定下来的工作安排之一。中国每两年或三年就会对拉美进行一此高层访问,未来这种访问有可能更加频繁。
    
      拉美反感美国粗暴
    
      事实上,就在习近平启程访问拉美的同一天,结束拉美三国访问的美国副总统拜登(Joseph Biden)才将离开巴西。美国媒体称此为两国领导人“背靠背式”的前后脚访问。而从拉美关系的反映来看,则更加期待习近平的到访。
    
      据《悉尼先驱晨报》报道,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总理比塞萨尔(Kamla persad-bissesar)在见过拜登后,用“坦率,但有时太粗暴(Brutal)”描述那场会谈。《特立尼达快报》则报道称,加勒比海共同体国家代表28日匆匆接受邀请,到特立尼达和多巴哥首都西班牙港跟拜登会晤,并出席贸易投资框架协议签署仪式。总有人要问,这协议到底有什么好处?不就是和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处高官每年开一次会吗?奥巴马政府并没有取消加勒比商品进入美国的不公平障碍。
    
      清华大学中美研究中心研究员陶文钊认为,在大部分国家由左派执政的情况下,拉美国家“去美国化”倾向越来越明显。拉美国家在追求对外关系多元化和更强的独立性。拉美国家对美国的一些粗暴做法非常反感,这也给中国提了个醒。中国应该在平等、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发展与拉美国家的关系,拉近与拉美国家的距离。
    
      中国的经济实力加剧了美国担忧,中国在拉美和的投资与贸易的增长更是让美国吃味。就以此番习近平的首站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来说,在2007年时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总理官邸、外事中心等重要的政府设施,都均交由中国的建筑公司来建设。
    
    本文来源:多维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3/06/20130602062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