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95年为朱令测铊中毒教授,为何震惊不已
(博讯2013年05月22日发表)

    来源;东方时空 
    
      当年清华大学才女朱令被投铊毒案,当时在中国一流的医院协和医院却无法确诊。2007年,央视东方时空播报的“朱令十二年”披露,首次给朱令做铊中毒检测陈震阳教授震惊不已——朱令体内的铊毒是正常量的上万倍!“一个人的致死剂量只有一克,一克就足以致人于死地了!陈震阳还检测出朱令两次惊人大剂量的中铊毒,全北京市只有朱令这一个病例。朱令被恶意投毒案至今近20年,案件未破,凶手仍逍遥法外。
    
    
    
    

  协和医院找不到病因 无对证治疗
    
    
    
      朱令,1973年出生。1992年考入清华大学化学系。在人才济济的清华大学,活泼、美丽、健康的朱令曾被喻为最完美的女生。朱令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此外,她还有很多业余爱好,会弹钢琴和古琴,演奏水平都很高,是清华大学校乐队的主力。她还是国家二级游泳运动员。
    
    
    
      然而从1994年11月24日起,朱令开始出现奇怪的中毒症状,肚子疼,腰疼、全身疼痛难忍。在北京同仁医院治疗近一个月;病因无法确诊,秀发开始脱落。
    
    
    
      1994年12月11日,清华大学在北京音乐厅举办汇报演出。作为校乐队的骨干,朱令参加大多数节目,并且古琴独奏“广陵散”。
    
    
    
    i
    
    
      然而难忍的疼痛将朱令击倒,她没能参加乐队的庆功宴。由于症状不断加重,朱令住进北京协和医院。但这座中国一流的医院却始终没有找到朱令的病因,找不到有效的治疗方法。
    
    
    
      住院期间,医院为朱令做了气管切开术,手术中她产生昏迷。被送进重症监护室(ICU)。1995年3月,朱令开始深度昏迷两个多月。
    
    
    
      朱令的母亲表示,当时怀疑朱令中毒的人挺多的。2007年,央视东方时空播出的《朱令十二年》揭开了当年为朱令确诊铊中毒的专家是谁。
    
    
    
      当时朱令的病情急剧恶化,各器官出现衰竭,生命正处于死亡的边缘。很多朱令母亲的朋友同事去看她“最后一面”。前来的一位朱令母亲的同事告知,在“北京市劳动卫生职业病防治研究所”工作的陈震阳教授,能够为朱令进行铊中毒检测。
    
    
    
      1995年4月27日,朱令的舅妈找到陈震阳教授。
    
    
    

  检测结果惊人:朱令体内铊量是正常人的万倍
    
    
    
      陈震阳是有毒物质鉴定专家,他曾经在德国着名的毒物实验室做过多年的访问学者。而铊中毒研究,是陈震阳教授的重点课题之一。
    
    
    
      陈震阳在受访时说,在给朱令做检测时,“一做仪器指针就打到头了,好像天平啪一下就到头了。”
    
    
    
      检测结果显示,朱令体内铊的量是正常人的上万倍,“量大得不得了!我们从来没见过,见到我都吓一跳!”陈震阳惊叹道。
    
    
    
      当日下午,陈震阳教授再一次做了检测,晚上出了检测报告——朱令铊中毒确信无疑。
    
    
    
      确诊铊中毒后,朱令才得到了对症解毒治疗。治疗后,经陈震阳教授再次检测,朱令体内的铊含量已降到正常值以下。
    
    
    
      但铊中毒的后遗症问题,陈震阳教授说,他们实在无能为力。铊毒摧毁了朱令的整个神经细胞系统。由于中毒时间长,剂量大,朱令的大脑、神经系统以及消化都受损严重,而且很多损害是无法修复的。
    
    
    
      如今的朱令,100%伤残、全身瘫痪、双目近乎失明、大脑迟钝、100公斤的体重和基本语言能力丧失。
    
    
    

  专家检测发现朱令有两次中毒高峰 系他杀
    
    
    
      据报导,一向治学严谨的陈震阳教授继续对朱令的各种标本做进一步分析。他又有了新的发现:根据检测结果,他认定朱令的中毒次数是两次。
    
    
    
      两次惊人大剂量的中毒,没有接触源,全北京市只有朱令这一个病例。根据这些事实,陈震阳教授认为,可以基本排除误食、误接触的可能。剩下的可能性只有自杀和他杀。
    
    
    
      “很少有人用铊来自杀的,那太笨了,铊中毒是慢性的,疼痛的症状人人都受不了,是一种没办法想像的疼痛,跳楼都比铊中毒痛快。”
    
    
    
      他说,铊中毒的特点是很隐蔽,铊无色无味,不知不觉,投毒几天后才发病。
    
    
    
      “一个人的致死剂量只有一克,一克就足以致人于死地了!如果不是自杀那就是投毒!那就太悲惨了!”
    
    
    
      1999年陈震阳教授退休了。他说,在工作岗位上他曾开具过数以万计的工作报告,但每当想起为朱令填写的那张铊中毒阳性化验单时,他都会感到心情沉重。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3/05/20130522193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