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昆明极渴,巨资引水,人口集中城镇化受疑
(博讯2013年04月13日发表)

    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原标题:昆明极渴
    
    编者按
    

年年缺水年年引,年年引水年年缺。
    
    4年连旱之下,3月1日起,昆明实施减量保时段供水,进入4月,压减量将进一步提高。
    
    更大的危机可能在后面。水文气象部门依水库来水量分析,预测昆明7月中旬将形成供水缺口。这意味着,此间如无有效措施筹集水源,一入7月,昆明或难避免“断水”局面。
    
    放在过去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时段内看,这座西南边陲的高原城市,从未真正摆脱过缺水的命运。
    
    实际上,与昆明缺水类似,中国还有更多城市苦于这样或那样的城市病,比如交通拥堵、空气阴霾。而昆明人显然并不打算无奈地接受。
    
    作为地方党委机关报的《昆明日报》,加入了对昆明缺水危机的反思与批判,并且向公众挑开“新增城市人口,新造用水缺口”这样的命题。
    
    这种反思的声音尽管单薄,却与今春两会上李克强总理的一番城镇化辨析相应。李克强重申,新型城镇化,一定是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他更特别强调,要防止城市病。
    
    “防止城市病”---本期报道正抱以这样的警惕之心,力求抵近一座缺水城市的深处。
    

原标题:昆明水危机
    
    “明明昆明缺雨少水,非要把人往这里集中,说这是城镇化、工业化,然后再跑出去漫山遍野给大家找水喝,说这是‘引水济昆’,是民生工程。”要求匿名的云南某高校水资源专家说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康正、周范才| 昆明、北京报道
    
    3月11日一大早,昆明市政府分管水务的副市长王道兴,带着市里一群水务官员,匆匆赶往百余公里之外的市北深山区。
    

他又出去“找水”了。
    
    此前一天,这位副市长检查辖区引水工程新麦冲隧洞的场面,刚刚在媒体上出现过。
    
    “这次他们是去考察几个泉水点,那里每天有几万方的水量,想把这些水收集到自来水公司,作为主城供水水源。”
    
    3月11日当天,云南省水文水资源局昆明分局高级工程师崔松云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该局参与了此次找水。
    
    事实上,相对于昆明每天95万立方米的正常供水量,这点水源不过杯水车薪,但眼下旱情丝毫不见好转,昆明市政府不得不先抓住这根“救命稻草”。
    
    “现在松华坝、云龙、清水海水库存水,加在一起仅1亿多方,如果继续按每天95万方的量供应,到7月中旬前后就没有了。”崔松云说。
    
    松华坝、云龙、清水海3座水库,是保障昆明供水的主力水库,随着存水日益见底,政府从3月1日起实施了减量供水。此次外出找水,是开源补水的临时举措。
    
    即便为了应急,昆明也要支付昂贵代价。王道兴考察翌日,当地媒体披露,政府拟立即在上述水源点修建引水工程,工程投资达1200万元左右,预计两个月后正式供水。
    
    在昆明,这种千万元级的引水投资,只不过是一剂“药引子”,与之相呼应,当时正在举行的全国两会上,云南团正极力游说,争取北京对一项投资规模近700亿元、号称“能真正解决昆明缺水”的引水工程放行。
    

缺水、减供、找水喝
    
    3月1日起,昆明开始实施减量保时段供水,从原先每天供水约95万立方米,压减10万立方米。进入4月以后,压减量还会进一步提高到15万立方米。
    
    “缺水半年多来,一些小区水上不去,城中心端仕街、庆云街,很多住户都在装加压泵,这让卖泵的发了一笔财。”云南省环境科学研究院工程师范亦农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到处装泵的情形加剧了城里缺水的紧张局势,但目前主城供水仍有保障。
    

现时缺水以主城之外区域为甚。
    
    崔松云说,昆明市政府前些年曾号召每村一个坝塘,每户几个水窖,全市曾建成数十万此类蓄水设施,形成区县乡镇供水的一道安全阀。
    
    “一户人家挖一个面积几平方米的水池,下雨时集水,缺水时再放出来用,农村条件简陋,只能加点生石灰、漂白粉消毒,水质并不好。但现在连这种水都没有了,全靠消防送水车供水。”
    
    危机还在后面。据水文气象部门依水库来水量分析,预测7月中旬昆明将形成供水缺口。这意味着,此间如无有效措施筹集水源,一入7月,昆明或难避免“断水”局面。
    
    短期内,昆明无论要缓解旱情,还是向水库补给水源,都有赖于汛期正常抵临。以往昆明在5月20日前后进入汛期,但崔松云说,即使今年正常入汛,因前期干旱,土壤墒情严重,首轮降雨肯定“填窟窿去了”,形不成地表径流,水库还是没水。
    
    “政府现在非常担心不能正常入汛。”崔说,正是基于这种担心,昆明才果断推出减量供水措施,并开始寻找临时水源,“通过减量和开源,就算汛期不正常,今年供水也基本可以保证。”
    
    在力求寻找清洁水源的同时,因严重污染已于10多年前被叫停饮用的滇池水,再度进入昆明人的视野。
    
    此次,隶属云南省政府某部门研究机构的滇池研究专家告诉本刊记者,虽然政府早就宣布不用滇池水,但实际每天仍有20万到30万立方米的水被抽上来,这部分水经净化后,并入了城市供水管网。
    
    崔松云的说法与此相左。他表示,去年到今年,确有不少专家提出重新启用滇池水,但直到现在并未启用,其中一个原因是滇池水处理成本太高,“1方水得二三十元”。
    
    3月20日,昆明市水务局回复《瞭望东方周刊》:“滇池目前尚未供水,提供主城供水的仍以7库1站为主。”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3/04/20130413195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