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被强行结扎妇女患后遗症上访无果
(博讯2013年01月10日发表)

    
    自由亚洲电台2013-01-10报导
    
    安徽滁州巿一名妇女被强行节育,造成后遗症,她向各级政府上访数年不被受理。目前她逃至北京上访,到中纪委告当局贪污节育奖金。另外,广西梧州一妇女被强制结扎导致腹部肿胀。(海蓝报道)
    
    章广镇雅窝村农民江新英周四(10日)表示,她到北京上访已二十多天,国务院信访局不让她登记,并指由安徽省信访办负责,但省部门已终结她的信访个案。其后她到中纪委反映地方政府违法及贪腐,把节育奖金及补贴私吞,中纪委受理此事。她在9年前被强行节育,导致她的神经官能损坏,经常疼痛及抽筋,不能睡眠,亦没法工作。医生替她做过鉴定,她以”神经症”的鉴定要求赔偿,镇政府没理会并打压。
    
    江新英:他们就是为做节育手术赚钱,比如说现在就欠我,做一个手术要奖你多少钱,那些钱都给他们贪掉了,包括误工费和一些补贴,一般做节育手术都有补助奖励,都被贪掉。
    
    江新英指,她要求当局归还节育奖金,另外赔偿她因节育致残,她生了两名女孩,按农村计生政策没有超生,应获节育奖金。她又指,自去年6月,镇政府派人到她家控制人身自由,大约廿多人,每次由五人作24小时轮流看管,阻止上访,为免影响小孩,她逃跑到北京上访。11月初被安徽截访人员送回家乡,关在山上一处地方,上月中旬,她再度逃跑到北京,目前没法回家。
    
    记者曾致电滁州章广镇政府,官员拒絶回应。而镇计生办电话録意指,自去年4月起,主动进行节育,可获二千元奖励。
    
    49岁的江新英在网上呼吁关注事件,她指,2004年4月章广镇乡长李胜利、计生主任陈斌到江苏她打工的工地,以解决口粮田骗她回家乡。11月14日,将她全家强行绑至计生办,未做检查的情况下,强行做节育手术,造成腰痛及周身串痛,失去工作能力,她原患有高血压及心律不正常。
    
    其后她向镇、区及巿政府反映问题不受理,她再向省政府上访。申诉期间,经南京大学医院附属院2005年6月诊断为“焦虑症”,合肥巿精神病医院2007年9月鉴定为“神经症”,按照计划生育手术并发症相关规定应定为“并发症二等”,地方政府把事情变轻,鉴定为“并发症四等”。2011年安徽省政府终结其信访,将她拒之门外。
    
    另外,广西梧州藤县天平镇何月莲被镇计生办强行结扎造成后遗症。何月莲向本台表示,周四她到县政府找官员追讨二千元赔偿,这是处长答应的“丧失工作能力赔偿”,被他们关在秘书室数小时,因为省领导来检查,为免她被领导发现,其后才送她回家。另外,当地强行结扎不少受害者,她所认识的镇上妇女有二人死于该项手术,而她则腹部肿胀如怀孕八个月,并失去工作能力。近日,她被邀请到上海参加东方卫视録制关于强制结扎节目,于周一播出,但广西将节目屏蔽,她的亲朋无一人看到节目。
    
    何月莲指,她属于农村户口,可生两胎不是超生户,也不打算生第三胎。但她生完第二胎后,镇计生办强行抓她到医院做手术,他们透露为达成结扎人数。她在手术时没有麻醉被切断输卵管,她痛至晕倒,其后腹部肿大,过了一段时间,她到南宁一医院做去积水手术。她做结扎手术的半年,身体很疼痛,半夜痛醒。做完去积水手术,身体的疼痛没有好转。
    
    何月莲又指,她为此事多年上访,当局经常阻挠上访及网上申诉,她希望当局一次性赔偿三十万,解决她的生活,但他们说计生法里没有这样赔偿。她说:他们上面有指标来说,要他们完成多少结扎人数及“上子官环”人数,还有罚款数量,后来那些人数没有完成,因为指标完成,他们可以提升官职。
    
    记者曾致电太平镇计生办,一名官员否认强行结扎为完成指标。
    记者:为何要强制何月莲节育导致她有后遗症?
    计生办:因为这个是经过医院检查。
    记者:她生两胎是合法的,为何要节育?
    计生办:这个我不了解太多。
    记者:你们是否要凑人头?
    计生办:没有这回事。
    
    何月莲在网帖指,镇及县计生局人员一直威吓她,说她上访是非法的,如不听再被抓回来,她会判重刑。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3/01/20130110232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